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2013年05期 > 正文
民间写史的新境界——评贾志刚《说春秋》系列
点击数:497    更新时间:2014-12-12 11:46:39    

桫椤

《原来这才是春秋》于2008年在天涯论坛“煮酒论史”栏目开贴,很快就引起了网民的热捧。虽在情理之中,但也颇有意外。说在情理之中,是因为作者论史写文的功力所在;说颇有意外,则是在“快餐阅读”的网络环境下,为什么严肃的史学题材也会被关注。贴子后来以《说春秋》为名,出了七部书,卖的也非常火。从网文到实体书获得的赞誉,再一次说明了历史的书写与阅读,在网络时代的必要性。《说春秋》走了一条从网文到实体书的完整道路——同样是阅读,网络时代的阅读,包括对网文的阅读,也包括对印刷文字的阅读,与网络之前很不一样。碎片化,形象化,浅显化(或者叫做轻质化),是网络时代阅读的典型特征。但是《说春秋》似乎并不太符合这些特征,它不是支离破碎的,而是系统的;它不是形象的,仍旧是长篇的文字形式。

在汉语语境里,“历史”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词语,严肃到了与国家命运联系在一起,成为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代中央政府设立修史的机构,专门负责整理、记录历史。而且,我们的传统是文史不分家,优秀的历史作品也同样是优秀的文学作品,《史记》、《汉书》、《三国志》这些历史著作都有高超的文学价值。中华民族悠久的文明史,靠的就是一部部历史著作记录下了的,没有历史著作,我们就失去了民族的根,就失去了民族的源头。所以对历史的重视,代表着我们对传统的重视,对血脉的重视。对历史的书写,理想的状态是“客观记录”,但是。这种绝对客观的历史又是不存在的,历史是意识形态、国家意志的反映,是有历史性和阶级性的。《说春秋》最大的特征,在于作者对历史的“时代性”和“专有性”的理解,体现为作者依据时代对历史做出的重新解构。

首先,《说春秋》是网络时代对历史的新演义。关于历史,有两句话说明它的时代性,一句叫做“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另一句是克罗齐的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姑且不论这两句话是否公正,但的确说明了历史的主要作用,就是要在今天加以利用,能够为今天的生活提供借鉴。《说春秋》在这一点上表现的十分突出。它有大量的与现实生活相关联的话语,或对现实形成强烈的讽刺。可以举几个例子来说明:

第一册第二十二章《周公主义》,讲周公在中华文化肇始时的重要地位,作者谈到了后世对中华文化的遗忘。作者讲,陕西周原、山东曲阜都有周公庙,但是香火却不旺盛,即便有人拜谒,也是求签算命的,“周公解梦”嘛,都以为周公会算命。到周公庙里去拜谒,不是拜谒文化,而是求算命。作者说,我们实在对祖宗太怠慢了。随即,以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韩国人抢我们的文化品牌做例子,来反衬我们对文化的轻慢,对我们把端午节当成“粽子节”、把中秋节当成“月饼节”这样亵渎文化的事,真是莫大的讽刺。第四部第154章《廉政风暴》,谈到楚国的腐败问题,楚国发动三次“廉政风暴”,楚王的决心是很大的,先杀了国防部副部长,又杀了总理,可是即便如此,楚国的腐败问题还是很严重的。在此,作者写了一句话:“看来,反腐需要一个制度,单靠领导人砍人是不够的。”这句话非常有《资治通鉴》的味道了。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作者的写作意图很明显,即秉持着中国传统治史的方法,以史鉴今,古为今用。也正是这种与当下生活结合的非常紧密的写作方法,激发了网民的阅读兴趣。网络对现实的监督作用很强烈,这部历史题材的作品也恰恰为网络的监督功能提供了某种严肃的历史依据,自然会受到热捧。

说这部书是网络时代对历史的新演义,还在于在写作过程中,作者引入了很多流行语的元素,让这部作品非常贴近读者,贴近网民。这也是这部作品在叙述形式上的最大特色。这些语言上的流行元素,可以分为这样几类:一类是网络流行语,比如这样的句子:“经常讲历史,是有利于社会和谐的”,“你要不行你吱一声啊,哥几个帮你把小鬼子办了不就行了”,“王叔陈生心头暗自高兴,心说你姓单的真是没大脑,竟然没有看出我的妙计来”,“人们只是叫他‘犀利哥’”等等,都是网络流行语;二是影视流行语取自于影视幽默节目的话语,比如“这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忽悠之一,声子的忽悠水平堪称炉火纯青”(第四册P261),“子路啊,你记住,我告诉你:爱忽悠的人,不靠谱”(第七册141页);第三类是社会生活流行语,当下生活的流行语言被作者大量引入作品,比如“犀利哥”,比如“子路是典型的富二代”,“俗话说死要面子活受罪”,“孙武出场了,礼炮二十一响”等等。

除了引入流行语的元素,作品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口语化的叙述方式,特别是在对话描写上面。这样的叙述方式,让作品具备了贴近生活现实,容易理解而又风趣幽默的特征,虽然在内容上和文本上的严肃性存在,但这种语言特征让作品有了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的阅读时代流行的条件。

其次,《说春秋》的历史叙事建立在民间治史的基础上,是用文学的方法解读历史。前边谈到,中国传统的历史的书写一直是官府的事情,民间修史没有机会建立起自己强大的传统来。所以,我们看到的历史,就是帝王的家谱,是帝王将相的功劳簿。《说春秋》从网络开始发帖,它的作者不是专业的历史研究者,作者的写作立场不代表任何意识形态,不代表官方,只是作者个人的视角。作品的民间性、私人性成为能够为网民和读者接纳的重要条件。因为在这部作品中,我们看到的不再是像公文那样枯燥的,只有骨头没有血肉的历史,我们看到的是站在民间的立场上,对历史进行的活生生的,细节的,立体化的,丰满的,富有弹性的,生活化的重新阐释。在作品中,关于人物之间的对话,关于人物的行为动作,甚至关于天下大势的陈述,作者都写出了自己的观点。这些带有感情色彩的观点,是作者私人的意见,但这并不妨碍读者和网民接受。作者所依据的历史著作的底本,是孔子编定的《春秋》,想必也有《左传》和其他的历史典籍,以及后人的研究成果。这也使得作品虽是通俗的历史著作,但又不乏历史的准确性。

作者的这种写作方法,也只有在网络时代,在开放的时代,在轻质阅读的时代才可以有,才可能成功。从影视剧“戏说历史”开始,到电视上的“百家讲坛”,再到当红的网络历史著作,包括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也包括这部《说春秋》,我们看到,历史,正在从高高的书架上走下来,走到人民大众中来,走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来。受制于社会整体的文化水平和阅读理解水平,历史以这样一种方式普及,或许是一个阶段的现象。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