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作家动态 > 正文
文学:让我爱恨交加
点击数:667    更新时间:2015-4-21 17:31:46    

李清明

 

编者按:今年413日,广东作家李清明在河南信阳参加了由《散文选刊》组织的第五届2014年度华文最佳散文与“新经验散文奖”颁奖活动,他撰写的长篇散文《买马村记》获一等奖。组委会在给李清明的颁奖词中写道:一边满怀爱意地回顾故乡的历史,一边坦诚故乡令人不忘的黯淡现实,在个人记忆和体验中既传达着深入骨髓的疼惜,也深度呈现出对中国乡村的现状和难题的省察与思考,忧思深切,情感赤诚,文字质朴,细节绵密,堪称写实散文的典范佳作。为些,我们刊登李清明题为《文学:让我爱恨交加》的获奖感言,以飨读者。

 

 

 

图为: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先生给李清明颁奖时合影

 

 

图为:李清明在发表获奖感言

 

  

图为:奖牌照片 

 

我是十年前开始学写散文的,在散文写作的态度上,我一直坚持“在场”和“写实”,强调自己在书写过程中内心和身体都在现场,拒绝道听途说,无病呻吟;力争“求真相、寻真理、道真情、说真话”,写出生活和心灵的真实感和原生态,言之有物、言之有情。力争先感动自己,再去感动别人,先温暖自己,再去温暖别人。

在我老家洞庭湖水乡一直流传着几句有关做人做事的老话,叫“还师傅的原神”、“看看老班子怎么说的”……关于散文的书写,众多前辈老师们实际早就已经道明说白了,我们只须用心领会,用心照办即可。比如,关于散文的用情,季羡林先生曾说:“我认为,散文的精髓在于‘真情’二字”;也有老师说:“好文不过近人情”;关于书写,沈从文先生曾强调:“要贴着人物去写”;关于语言,许多老师们更是一开头便说:“写散文就是写语言”,“高僧只说平常话”,“两个人在一起,不可能都是用格言警句交谈的”等等……我就像一个勤奋的农民,在无数老师和前辈的指引关注下,先在十年前的春天里满怀辛苦地播种和耕耘,时至今日方收获上了三五斗五谷杂粮,仅此而矣。

今天在坐的许多评委和国内经典散文期刊的主编们均是引领我走上文学之路的老师和前辈,其中《美文》、《散文》、《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更是刊发我散文习作的主要园地,我爱你们,也恨你们!爱你们,是因为你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与厚爱;恨你们,是因为你们不小心把我引向了文学的这条不归之路!此时此刻,我真可谓悲欣交集,爱恨交加,百味杂陈。十年了,我常常在许多云淡风清的白天,抑或月明星稀的夜晚中挣扎和犹疑,是去花前月下把酒临风,K歌吟唱,小赌怡情,还是回到书房拈须苦想,点灯熬油?此种情形,自从我十多年前小富即安,把生意当成副业,把休闲读书当成主业后,这个无比硕大的问号几乎每天每夜都在考验和考问着我!持续的痛苦还在于,因沾上文学的“毒瘾”,它还让你想丢也丢不下,想玩也玩不开心……还是梁启超先生伟大,生前他便说,唯有麻将可以忘记读书,唯有读书可以忘记麻将。依我个人的体会,喝酒也好、赌博也好、唱歌沐足也好,当时是愉悦的,过后却是空虚;而写作是艰辛的、痛苦的,而过后却是愉悦的、充实的。

为此,我曾感言,文学是我的饭堂、课堂、教堂。饭堂,是因为我年轻时爱好文学,后从事新闻写作,把“草鞋”换成了“皮鞋”;课堂,是因为通过文学,逼迫我读了无数的文学经典,学到了许多的知识;教堂,是因为久而久之,我把文学当成了自己的信仰和宗教。谢谢评委老师,谢谢《散文选刊》,让我还在独走文学之路尚处犹疑犹豫之时,给我颁发的“新经验散文奖”,又让我多了一份对文学的坚定、坚持与坚守!

也非常谢谢格非、王必胜、舒婷、于坚、罗秋子、张锐锋、任林举、张莉、艾平、凸凹等诸多的老师和前辈们,今日能跟你们一起站在这个领奖台上,是你们让这个奖增加了份量,也让我获得了一份难得的虚荣与鼓励!

 

二○一五年四月十三日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