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讨 > 文学·现场 > 正文
“文学·现场“第30场:微时代的微诗
点击数:626    更新时间:2016-1-20 11:16:16    



 

 

熊国华  侯立兵  祁丽岩

一、微时代的文学传播

熊国华:欢迎各位来到《文学·现场》,我们今天的话题是探索微时代的微诗。王国维说 “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也就是说,不同的时代会产生不同的具有代表性的文学。除了社会因素之外,不同时代的书写工具、传播方式和当时的科学技术,对文学生产会起到相当大的影响作用。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勃兴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现代社会的信息传播、生活方式也发生很多新的变化。比如一个手机拿在手里,通讯、阅读、写作、银行、购物、影视、游戏、饮食、旅行、摄影,都可“一手搞定”,连很多老年人都加入了“刷屏族”“低头族”。我们好像进入了一个“微时代”:微博、微信、微文化、微产业、微创新、微电影、微课程等等,诗歌也进入“微诗”的时代。

我这里有个统计数据先跟大家汇报,2015年2月3日,中国互联网络中心在北京发布了第35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4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到了6.49亿,手机网民达到5.57亿,利用手机阅读文学作品的比率为40.6%。网民普遍认为,诗歌、小说适合在手机里利用碎片时间阅读,包括吃饭、坐车、聊天的时候都可以阅读。关于微信的用户,官方没有公布具体的数字,但根据第三方的观察,用户总数已经超过6亿。像余秀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点击率应当也有几千万了。可见,手机微信的传播速度和点击率是十分惊人的。

祁丽岩刚才谈到一个数字,5.57亿,刚好我有个学生做了一个调查报告,调查腾讯微信的使用数字,据说经过多方面的调查,发现实际的数字远远超出5.57亿,基本上接近10亿。刚才说到余秀华,我们发现今天获取重要新闻的途径,有的已经不是传统的电视、报纸,或者电脑网络,而更多的是通过手机,尤其是微信。刚才熊教授讲微时代,的确,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环境,诗歌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任何时代都会产生相应的诗歌。而我们今天的时代是什么时代呢?是网络时代、信息时代,这个时代的节奏非常快,也非常浮躁,比如时间的碎片化、灵感的碎片化,我们很难坐下来酝酿一首长诗,但是在碎片化的时间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碎片化的灵感创作比较精短的微诗。拿我自己来讲,我的很多微诗都是在校车上、地铁上,或者洗头发时利用零零碎碎的时间创作的。

侯立兵刚才祁老师讲的我们可以归结一下,微信平台,连同熊老师创办的微诗群,它不仅是一个便利的阅读平台,也是一个创作平台。人们利用一些闲暇时间阅读、创作,更在这个平台上互动。因为是一个创作平台,很多人自己书写,同时自己发表,改变了以前一定要到杂志上才能发表,一定要有一个物质的载体才能发表的传统,自书写,自发表、自媒体,微诗可以自娱自乐。

熊国华:关于什么是“微诗”,学界众说纷纭,比较模糊。一般意义上的微诗,可以指所有“微型”的短诗、小诗,也可以专指在“微信”上发表的诗歌。即使在微信平台发表的“微诗”,也有广义和狭义的两种。广义的微诗,指在微信上发表的所有诗歌,不论长短;狭义的微诗,指在微信上发表的篇幅短小的诗歌。至于短到什么程度,有30行以内,25行以内,20行以内,14行以内,10行以内,9行以内,6行以内等说法。我认为所谓“微诗”,指4行以内,配图发表在微信上的诗歌。我的理由有三点:第一,微诗主要是配图发在朋友圈,文字超过6行就会被隐蔽,必须点击“全文”才能显示。4行诗加上一行标题,再加上作者的姓名(或者用一个符号把标题和正文隔开),正好6行,不用点击“全文”就可以看到全部文字,符合现代刷屏的阅读速度。第二,从诗歌的传播和接受来看,中国流传最广的诗歌是短小精炼的唐诗宋词,尤其是4行的绝句。第三,以4行为标准的现代诗,可以与同样为4行的古代绝句相对接,便于唱和背诵。

我们极力倡导4行以内的微诗的写作。为了解决单篇微诗容量较小的问题,我们探索采用组诗的形式来写,每首诗4行,可以独立成章,组合起来又形成一个整体。我们的实验比较成功,写出了一批好作品,并且在微诗群达成共识,也得到很多专家和读者的认同。

 

二、最火爆的国际性微诗群

1.国际华文微诗群的成立

祁丽岩熊教授所创立的国际华文微诗群,我觉得最符合微时代的节奏,像我们自己创作,真要写一个很长的东西,现在很难抽出大块儿的时间。而微诗群把我们零散的思考,对生活或者对某一话题的感悟比较集中地、迅速地,用微诗的形式反映出来。如果没有微信的平台,诗歌不可能像现在这么活跃,这么广泛地被传播。

熊国华:国际华文微诗群是2014年12月3日在广州成立的,开头几天我们才一二十个人,对于微诗群能不能发展起来,心里没有一点底。当时我们开玩笑,说跟上帝来个约定:如果9天之内(12月3日至12日),我们在微诗群上发表的微诗(4行以内的新诗)超过100首,我们就宣布成立一个新的诗歌流派——微诗派,所写之诗称为“微诗体”。后来远远出乎我们的意料,9天之内微诗群发表原创微诗888首,国内外的群员达到100人。

祁丽岩这个数字和速度,在我参加的所有微信诗歌群当中,从来没有听说过!

熊国华:截至2015年4月13日,国际华文微诗群的人数已经发展到268个,群员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德国、捷克、瑞士、比利时、日本、新加坡、泰国、缅甸、越南及中国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区的有42人,来自北上广深和全国各地的有226人。年龄最大的78岁,是杨光志老师。年龄最小的20岁,是广东财经大学大二学生张嘉通。

祁丽岩应该还有更小的,有的诗友的孩子也参与进来,才几岁。

熊国华:现在微诗群的发展已经进入常态,平均每天发表原创微诗100多首,三个月发表的诗歌超过一万首。2015年2月6日发表原创诗歌246首,这是最多的一天。写得最快最多的诗人,是湖南常德市的诗人瑶溪,他入群的第52天,创作微诗2300多首,平均每天40多首,最多的一天写了70多首。他写诗速度之快不亚于前贤,而且诗的质量也不错,被评为我们微诗群的十大诗人之一,这种火山爆发式的创作,只有在微诗群才能出现,形成一个强大的气场,被专家们称之为“瑶溪现象”。

国际华文微诗群从成立之初,就受到《南方日报》《南方农村报》《清远日报》《常德日报》《常德晚报》《中学生报》,《世界汉诗》《桃花源》杂志,人人文学网、美国文心网等海内外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泰国《中华日报》开辟“国际华文微诗选专辑”,美国《美中时报》开辟“微诗园地”,《中学生报》每周一期“国际华文微诗群公益专版”;人人文学网的“华文微诗”,美国文心网的“微诗群同题诗”、“微诗方阵”、“关于微诗与评论”等专栏,与国际华文微诗群公众号GJHWWSQ,同步展出微诗群创作的同题诗、微诗作品和微诗评论。我选编的《国际华文微诗选粹》,最近也由银河出版社出版。媒体的关注和发表园地的稳定,对群员的微诗创作起到很大促进鼓舞作用。

 

2.同题诗与互相唱和

熊国华:同题诗写作与互相唱和,是国际华文微诗群的一大特点。轮值坛主定期开坛讲诗,发出一个主题,几十人、上百人写同题诗,而且互相酬唱,具有很强的娱乐性,承接了中国古代诗歌互相唱和的优良传统。   

侯立兵结合微诗群的创作来看,诗人之间的相互唱和,极大地促进了诗歌创作的热情。如果说得远一点,唱和在古代诗歌创作当中很早就有了,唐宋元明清一直都没有中断。大家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唐代的那些诗人,白居易、刘禹锡,这些被贬谪的诗人相互之间经常会有唱和。比如柳宗元与刘禹锡,一个贬到柳州,一个贬到连州,两个人一同出发,在要分开的时候,他们用诗歌相互之间酬答,相互激励。刘禹锡和白居易之间也有唱和。到宋代以后,像宋代早期编《册府元龟》的主编杨亿这群文人,在编书的时候相互之间酬答,最后搜集起来成为一本诗集《西昆酬唱集》。当然这本诗集后来的评价不是很高,认为里面的内容不是很充实,比较空洞,但是这种传统代表了中国古人一种创作的方式。在宋代的时候,苏东坡的所谓“苏门四学士”,相互之间唱和,极大地促进了他们的友谊,也丰富了文学创作。苏东坡跟他的弟弟苏辙两个人经常也用诗词互相酬和,比如《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创作起因之一就是怀念他的弟弟,序言中说“兼怀子由”,是赠送给苏辙的一首词。

此种传统一直延续到明清及近代,没有中断。唱和是一个很好的传统,不能简单地视之为一种文墨游戏,其实是一种交际,实现诗歌的交际功能,增强友谊;它不是关门写作,而是开放式的,这非常关键。如果没有开放式的写作场景,没有群场的效应,诗人的灵感也很难迸发出来。

从我们的创作体验当中也有这样的感觉,创作欲望需要适当刺激,大家来了一首诗,你要回一首诗,这样你的灵感往往会被激发出来。还有同题创作,虽然古代也有,但是我们微诗群里可以说把它发挥到了极致。同题创作限定了场景,限定了题目,让大家在一个场里实现竞争,大家相互赶超,会把题目写得非常好。即便是一些日常话题,也可以写出新意。当时熊老师抛出的诗题,像出生证、结婚证、蔬菜瓜果等,这些题目非常平淡,诗人互相激发,在平凡中写出不平凡的作品,另辟蹊径,效果非常好。

唱和点燃诗情,如果没有唱和的话,我们诗群肯定没有这么活跃。唱和还可以延伸一个话题,我们这个群里最突出的一点,不仅新诗可以唱和,而且新诗和传统诗词也可以相互唱和,打通了古今。这让写旧体诗的诗人也进来与新诗的诗人展开对话,而且这当中还会产生一些奇妙的效果。在唱和的过程中,和诗在一定程度上还可以超越原诗,往往达到想不到的结果。

祁丽岩唱和其实有竞争在里面,比如你先写出来了,有一定的高度,我就有一种想法要努力赶上或超越,要不然和诗与原诗水平差距太大的话,自己也不甘心。说到和诗特别有体会,我的古典诗词写了三年,今年有两首词被广州一个著名作曲家傅邦先生看中谱了曲,他看中的这两首词,我回想起来非常有意思,都是我唱和上海诗人了凡先生的,一首是《汉宫春》,一首是《满江红》。有一种观点,说唱和是一种游戏,会影响质量,没有好作品,我不同意这种观点。

侯立兵如果处理好的话它可以超越游戏,出现精品。举一个例子,刘禹锡唱和白居易,刘禹锡在巴山楚水之间贬谪二十多年以后,有一天在扬州遇见了好友白居易。席间,白居易由于怜悯刘禹锡的不幸遭遇,就写了一首表达同情的七律《醉赠刘二十八诗君》,当中有这样的句子:“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这诗句的意思大概是同情、怜悯刘禹锡的遭遇,命运坎坷,同情他,深度地怜悯。刘禹锡在席间给他回赠一首,大家都非常熟悉,里面有两个名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这首诗最后一下就把他的情绪由低沉哀婉的低谷一下子昂扬上来,上升到一个高峰。在坎坷的命运中走向豪放,走向超脱,自己不甘沉沦,体现刘禹锡诗豪的品质。刘禹锡从执着到超越、从苦难到旷达,以“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诗豪情怀,把白居易对他的怜悯转化成正能量,非常好。

熊国华:唱和感觉有点水涨船高,你写了一首诗抛砖引玉,他一定要跟你差不多,或者另辟蹊径,甚至比你写得还好一点,他才好意思拿出来。这样就把标准提高了,大家好像跳高比赛一样,标杆越跳越高。

侯立兵我们微诗群是一个场,有场的效应。这个场虽然是虚拟的,但是每一个人的交流是真实的,大家就在一个场里创作,所以有一种竞技,有一种比赛在当中。

祁丽岩说起场,我觉得熊教授的过人之处,在于创办了微诗群,构建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像一个广场一样,是开放的,不仅横跨国内外,更兼容古今,一开始就把古典诗词也纳入进来,吸引了一些古典诗词爱好者加入,壮大了微诗群的力量。所以说熊教授思维很开放,微诗虽然微小,但是做得很大,一个平台面向国际,然后还面向古今。 

侯立兵刚才讲微诗定义在4行以内,讲到4行诗很自然地就把古代的五言绝句和七言绝句纳入了,便于唱和。平台具有兼容性,不厚古薄今,也不厚今薄古。还有一个好处,从文学的内在来看的话,现代人用现代的语言写微诗,与古代人或者我们今人写传统诗词有一个东西是相通的,既然是微,篇幅不能太长,就要求我们字斟句酌,惜墨如金,这一点不管是现代微诗,还是古代绝句,在文字的锤炼、高度的凝练方面是相同的。五言绝句只有20个字,一个字都不能浪费,要写好现代微诗,这点要求是相同的。

祁丽岩我们目前社会环境存在一个问题,古典诗词对我们今天的大众来说接受还是有一定的障碍。熊教授的微诗群,把现代诗与古代的绝句融合在一起,就像一座桥梁,吸纳了古典最精华的形式,然后和现代的语言接轨,使二者相互补充,共同发展。

      

 3.诗可以群的国际性实践

熊国华:孔子说诗可以“兴、观、群、怨”,其中“诗可以群”就是说写诗具有互相感染互相提高的作用,实现“群居相切磋”。我们这个微诗群跟古代的诗歌群体和流派不一样,我们借助现代高科技平台,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轮值坛主在晚上10点把主题发出来,世界各地的诗人同一时间在微信群上开始写同题诗,十几分钟就出了一二十首。同题诗的一个好处,就是能激发大家的思维,你看一下人家怎么写,怎么构思,用什么手法表现,从什么角度写,互相激发灵感,加上互相唱和,切磋诗艺。每个人都好像跳进了一条诗歌的河流,被汹涌澎湃的河流推动着奔向大海。

祁丽岩说到这点也是微信特别的地方,它如果想找人,用符号@埃特你,然后一下子就找到你。你这段时间可能很忙,不想写诗,结果有几个人在找你,然后你又进入诗的漩涡中,诗情又来了,群场效应特别明显。还有一点,同题诗很有挑战性,而且这种挑战性能提高创作者的创作水平。

侯立兵同题创作有一点类似于今天考试的作文,都是给同一道题目,规定的时间,把它写出来。

祁丽岩命题作文不能老套,不能人云亦云。挑战性是什么呢?前面人家发出来了,你构思的方面人家写出来了,你要重新构思。

侯立兵读者像阅卷老师,都审美疲劳了,你要另辟蹊径才能获得高分。微信同题创作,还节约了成本,古代要进行同题创作,要付出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要在一起才行,要么是皇帝召集,要么是朋友一起聚会,像兰亭雅集,大家必须赶过来,而我们是利用虚拟平台,可以很方便地开展。

祁丽岩创作成本和交际成本都降低了,我们在微诗群认识了很多国内外的诗友,大家感情交流的同时又切磋了诗艺,提高了水平。

熊国华:在微诗群,我们每个人都受到诗歌的洗礼,净化了灵魂,提高了诗艺,获得了友情,找到了精神家园。

   

三、微诗的创作和理论探索

1.微诗创作的特点

熊国华:谈到微诗的创作,我感觉还是离不开微诗4行以内的这个文体特征。微诗的形式短小,一定要有原创性,才能够吸引读者。在写作的时候,来不及做很多铺垫,往往直接切入事物的核心,揭示事物本身所隐藏的意义,让读者在第一时间产生印象。所以微诗的语言一定要非常精炼,要高度浓缩,好像从千万吨矿石里提炼出来的铀一样,在阅读的瞬间产生一种核变效应,以其微小的内核产生巨大的能量和张力,冲击读者的心灵。

微诗在微信上传播,不能写得太晦涩、太难懂,否则别人就不看了。但微诗又是诗歌,而且是非常精炼优美的诗歌,要坚守诗歌的纯粹品质,又不能写得太直白、太口水化。从我个人的美学追求来说,微诗的语言策略介于两者之间,既明朗优美又要有言外之意,既生动形象又不乏隐喻象征,也就是说,既让读者在阅读时能基本接受,又留下想象的空间,至于懂到什么程度,要看读者的文学修养和个人悟性。

侯立兵要一看就懂,但不全懂,还要慢慢琢磨。如果一下全部看懂了,那就没味道了。

祁丽岩说到语言,清代有一个诗论家,叫吴乔,他曾经有个比喻,把写文章比喻成做饭,作诗比喻为酿酒,酿酒的过程我们知道,实际上是说诗是一种浓缩的精华,而4行微诗比一般的诗还要浓缩,是浓缩的浓缩,所以在语言上精炼性是绝对首屈一指,在4行内要表达很多东西。我们在写的时候,不能说因为它4行我们就被局限了,4行的诗完全可以表达比较宏大的东西,比如说熊教授有一首诗《孙中山铜像》就写得特别好,“用剪断的辫子做一根/黑色手杖/敲醒沉睡的大地”,三句诗浓缩了孙中山的一生,概括了一个时代。

可见微诗在非常精炼的形式之下,可以包含比较多的内容。能够读懂,懂了之后能够品出一些东西,有一些余味,就像画画说的留白,要留一点给读者反思,但是又不能弄得晦涩,也就是一个度的问题。说到这个就想起诗歌语言陌生化的问题,俄国的陌生化理论,无论是微诗还是其他的诗,在语言上、在美感上都要追求一种陌生化的语言,一种陌生化的感觉。口水诗白得像开水,看了之后就知道什么意思,脑子里没有延伸。而这种陌生化的语言,非常富有美感,拉长了审美过程。但不能拉得太长,跟纸质的媒介应有所区别,纸质的媒体可以慢慢琢磨,微信不行,要有一个度,审美的时间,可以延长,但就手机微信这个平台来讲,应该有所控制,不然,眼睛脖子都受不了。

侯立兵我有一个体会,不能搞得太深奥,不能用偏僻的典故。一首诗不能靠加注解才能让大家懂,让中等文化程度以上的人基本读懂,但是又还有很多余味,值得慢慢品,这就是好诗。

祁丽岩我记得在微群曾经有一次不记得是谁写的诗,大家没读懂,他开始解释,用了上百字解释,加了注解,后来有个诗人说,诗不能靠解释,尤其在微信平台,看完四句诗,你很难有耐心再看比诗长好几倍的解释。

侯立兵这不适合传播。回过来看古代的名篇,一般来说都不晦涩,不需要靠很多注解,如果注解太多的诗,一定流传不广。像王之涣《登鹳雀楼》,小学生都能够理解它大概的意思,但是你往深挖,意韵还有很多。否则的话,不能流传。

祁丽岩我的创作观,古典诗词也好、现代诗也好,始终坚持通俗,我不会用一些深奥的典故,这是我自己这三年以来一直坚持的。我网上的粉丝很有意思,有十几岁的孩子,也有年龄七八十岁的,而且七八十岁的还不少。其中有一个70多岁的老人家跟我说,弄影的诗词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非常通俗,能看懂,不用查很多书,但看完之后又有韵味,这个就比较容易接受。有的诗中很多生涩的典故,那种诗我读的时候也觉得很累,为了读这首诗我要查很多东西。我觉得我们微诗的优势是吸收了古代绝句的凝练,又比绝句更通俗、更现代,所以很适合在今天的语境中传播。

 

2.微诗与时代生活

熊国华:微诗打通了古今,打通了中外,还有一大特点就是拉近诗歌与生活的距离。我看了我们微诗群出的主题,大多是跟生活相关的,一年四季,节气节日,冬至、圣诞、元旦、春节、元宵、惊蜇、清明、母亲节、植树节;再就是写故乡、村庄、友情、亲情、爱情这些东西,能够激起大家的情绪,也容易产生共鸣。我们也有美学追求,有积极向上的正能量,像春天的河流、穿越夏天、年轻的奔跑、远方、告别武器,等等;也有一些主题,像灵魂、生命的本源、我是谁,等等,是比较形而上的,探寻生命存在的意义;还有一些写自然山水、风俗民情、雾霾,关注人类生态坏境的主题。这些都与我们的现实生活关系密切,写的人有激情,读者也会受到一些感染。微诗之所以受到欢迎,在于接生活地气,时代风气和大自然的灵气。

祁丽岩拉近空间距离,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

侯立兵中国古代的文人,生活是很诗意化的,诗歌与生活保持着密切关系。我们的微诗也要拉近与生活的距离,而且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现代人在一种过度物质化的年代,都承担很大的精神压力,在这种环境之下微诗会起到灵魂的按摩师的作用。如今手机里的APP,很多人要么是推爆炸性的新闻,要么是推怎么赚钱,怎么炒股,都是让大家觉得非常紧张刺激的东西。如果微诗能够给大家绷紧的神经放松一下,减减压,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事情。

祁丽岩在这么浮躁的社会,我们寻找一个诗意的家园。

熊国华:现在经济条件好了,很多人出去旅游,有的人退休了比较休闲,到处拍照,拍了以后发在微信上要有一点文字。我有个朋友以前不写诗,后来找我要微诗,要加入微诗群,我说你干吗?他说我这么好的图要配几句诗上去。

祁丽岩有摄影和画家朋友,让我们配了好多诗。

侯立兵这个配诗也是中国传统的题图诗,给照片题一首微诗,非常好。

熊国华:在某种意义上,微诗继承了中国古代律诗绝句的优良传统,具有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微诗来源于社会生活,来源于现代人的心灵诉求,借助微信平台迅速传播,加上短小精炼,图文并茂,瞬间阅读,即时互动,符合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和审美趣味,从而受到大众的喜爱。我个人认为,微诗有可能成为21世纪诗歌的一种新潮流。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