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2016年01期 > 正文
走向诗歌的优雅——代序《流年像个孩子》
点击数:244    更新时间:2016-2-24 17:58:15    

雪 克

 

印象中的蔡小敏,是一位言行得体、善良、阳光的女老师。她的一位学生告诉我:大学时代她是读数学的,却能把古典诗词讲得激情澎湃,活色生香。这个我信。她的诗歌作品,我在报刊上、微信上断断续续读过,现在集中阅读,突然感到一个诗歌尤物的身影,在我面前一节节形成,最后立体地、惊艳地站立了起来,而雕刻这个尤物的人,正是蔡小敏。

这吻合她的气质。

优雅,是她有别于他人的最大特点,无论是为人或是写诗。文友们偶尔聚会,她是座中风景。话从来不多,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看男人们喝酒,听女人们聊时装。说起诗歌,她总是说我写不好,而如果有人批评她的某个作品时,她会显得一脸的虔诚,优雅地聆听。也许正是这种虚怀若谷,让人更觉得她的优雅是从骨子里流淌出来的,不是为了应付社交场合的。

这种女人写出来的诗,没有理由不迷人。

在蔡小敏的诗写中,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关键字眼:蓝。我发觉她对蓝有一种特殊的偏好。 “经年之后/我对自已说/忧伤不一定来自于大海/朝着一个方向奔跑/就能够成为凝固的蓝/”《本能》;“黑暗与光明交汇的一刻/不同的眼睛/为什么呈现纯粹而统一的蓝/”《是否可以称之为伤》;“那个绿,已褪去了蓝/剩下一片昏黄夹在相册/”《春风又绿江南岸》。蓝代表什么?值得这样矢志追求而又要求其“凝固”“纯粹”或“统一”? 蓝是介乎冷暖之间的一种颜色,澄明而偏于和暖,代表希望与生机。如果一定要解读小敏的“蓝色情结”,我想,作为女人,她追求“安静、平缓”的生活状态;而同样作为女人,她更希望自己活得有点妖。我们可不可以再作更深层次的理解:追逐蓝色梦想的女人,她淡泊名利,不坠红尘,喜欢某些精神的高蹈,从不放弃优雅的修炼?如果是,小敏的诗呈现出来的境界,已经具备了“蓝色妖姬”的一些品质。而这,并不是所有的写诗的女人都可以达到的高度,虽然有点另类,但很炫目。我特别欣赏她的《开花的岛》:

遇见一群人,从明天而来

寻找某个昨天

安放冷掉的今天

 

没有人告诉我

分辨夜里的月光和白发

它们滑落的速度,掷地有声

 

荆棘丛里的小雀,闻讯起飞

直接奔向自己的约定

沉沉睡去的世界里,我在描画

一座开花的荒岛

没有晦涩的语言、奇特的意象,但这分明就是“蓝情结”的升华,理想中的桃花源。小敏很清醒地选择避世——远离喧嚣,也深知一切必须依靠自己的“描画”!读这样的诗歌,我更坚信:缪斯是属于蔡小敏这类灵气飞扬的人的,或者说,蔡小敏是应该写诗的。难怪文学评论家、韩山师院的黄景忠教授几年前就断言:蔡小敏具备成为一个好诗人的潜质。我补充一点:蔡小敏诗质的蜕变,只是近一年半载的事。被誉为中国玉兰诗第一人的诗人、中国诗歌学会的常务副秘书长大卫评价蔡小敏和她的诗:“很美,她是属于诗歌的。”

当然,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诗歌再小众,也必须担当起大众的职责,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一日千里、风云变幻的大时代,诗歌不仅仅是闺房里的香水与素帕。作为女性诗人,蔡小敏在诗歌里还经常使用另外两个关键词:肋骨,锈蚀。对此,她又似乎有超乎常人的理解与感悟。

平躺,放松,呼吸/肋骨保持弧度/吻合着时间的齿轮”;“这是我退化的一根肋骨/与蝴蝶的翅膀相似/带着远古的伤痕”;“一次漫长的祈祷/伴随肋骨抽离的疼痛/;”在《被遗忘的古筝》里她写道:就在时光断裂处/锈蚀还在一天天发生/;在《立冬》里:我又陷入那架纺车摇落的/旧时光/天空出现锈蚀的迹象/。肋骨不是人体的重要器官,但对蔡小敏来说,却是那样的敏感,也许,小敏被肋骨硌痛了;而锈蚀,又让她时时警惕着。罗兰·巴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伤节奏。一个人对生命的体验,往往出于自身的际遇,而这些际遇又使体验更深切更疼痛。我知道,命运对蔡小敏并不公平。我想说的是,命运又对谁公平过呢?我们在生活中踽踽前行,无知也好,有觉也罢,又有多少人能躲得过无妄之灾?重要的,是自我救赎,浴火重生。这一点,小敏显然做到了,并以此构成了她诗写的背景:悲悯与善良。在一首诗里,她甚至有点豁达了:最后我带走了自己/留下书页上一棵开花的树//我们站在生死之外/开始谈论轨迹、界限和哲学/

意大利“行为艺术之母”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说:“欢乐并不能教会我们什么,然而,痛楚、苦难和障碍却能转化我们,使我们变得更好、更强大。”是的,当上帝关闭一扇门时,我们只能把希望转向窗,我们可以流泪,但我们更应该微笑,为朋友,为亲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感谢诗歌,让蔡小敏那份绝不放弃的、在疼痛中保持的优雅,显得更难能可贵、更挺拔多姿!

蔡小敏喜欢把自己说成一个“小女人”,她的信念清澈而又天真:做一个好看的女子,并且相信海誓山盟。这样的人适合写诗,至于她能写到什么程度,我不想妄下结论,在这里,就用她刚写的一首题为《锁》的诗作结吧:

请集结所有

物理的,化学的,生理的,心理的

最好是文学的铁

打造一把识别唇印的锁

从此我把三千里江山,一百位诗人

据为己有

从此,我富甲天下

如果你要,请找准角度

迅速盗走我的吻痕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