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讨 > 文学·现场 > 正文
“文学 ·现场”第31场:每三年翻十倍:是什么让网络文学如此“值钱”
点击数:495    更新时间:2016-2-24 18:01:28    



 

第31期   阿菩  红娘子  丛林狼

 

网文时代,作者面对的是彻底不同的读者

阿菩:大家好,今天很荣幸邀请到两位嘉宾:

第一位是红娘子,她是我们广东资格很老的一位网络作家,主要成就在悬疑小说、女性小说和婚恋小说这三个领域,早在2005年之前——我还没接触网络文学时,她就已经相当活跃。

另外一位是如今网文圈的“当红炸子鸡”,网络军事文学的扛把子——丛林狼,丛林狼的年纪和我相仿,但进军网文的时间却比较晚,大概是在我淡出起点网之后才开始发力,但从2013年到现在,丛林狼已经连续三年占据创世军事板块前三名的位置,创下了网络军事文学在3G时代的订阅奇迹。

坐在这里的三位——包括我在内——大家都是网文圈里的老作者了,从活跃期来讲,我们三个恰好分布在过去十五年的早、中、近三个时间段。现在我们且作一个回顾。红娘子,你的资格最老,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进入网络文学的?

红娘子:我进入网络文学的时候是2000年。当时最红的网站是榕树下。我在刚开始写作的时候,榕树下正当红,安妮宝贝、宁财神、李寻欢等都是从榕树下出来的。在那个时候他们是比较红的,算是代表性人物。

在我们开始写作的时候,都还没有网文VIP这种概念,那时候所谓的网文,其实就是将传统写作搬到论坛,圈内也还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网文概念。到了最近这10年,这种网络文学的自觉才算完成。

榕树下没有网络收费,也没有现在这种VIP的订阅,作者唯一可以换到钱的方法,就是作者的文章被传统的杂志或者出版社看中,然后他们帮作者出版,由此拿到稿费,所以当时是一批纯粹的写作者。

阿菩:如果是榕树下的时代,读者和现在网络文学的主流读者应该有所不同。因为在那个时候就接触网络的,或者是自己有电脑,或者是大学生——这两个在当时是主流,他们的经济地位与文化水平决定了他们的审美趣味。现在网络文学的读者群(尤其是智能手机普及以后的移动阅读时代),除了大学生(包括当年的大学生、现在变成了白领)之外,还多了两个阅读主力——农民工和中学生,这两个群体当时还没有进入网文阅读中来。因此我的感觉是当时在榕树下看小说、看文学之类作品的读者,比现在来讲,知识水平和审美趣味要偏高端一点点。

红娘子:当时网络还没有普及,一般是在高校,或者是大城市才有。而网民中喜欢文学的人才会主动去接触,可以说都是文学爱好者。不像现在很多小孩子看网络文学成长的,他们这一批有许多是被网文慢慢培植起来的,我们那一代不存在看网络文学长大的网文原生读者,大家都是先看实体文学,然后发现有了网络就到网上去看。

 

网络文学的发展脉络

阿菩:现在谈起网络文学,言必称的网站是起点。但起点在网文圈并不是最老资格的,不但比榕树下晚出,而且崛起比幻剑书盟也稍晚。它的势头,在2004年之前也是不如幻剑的,有相当一段时间,幻剑才是网文圈的老大,但是后来幻剑的决策出现了一些失误,而起点又成功创建了VIP阅读制度,这使得起点很快占据主导地位。

如果我们把榕树下作为网络文学的重要起点,随着其发展、分化,到大概2002年左右是幻剑书盟称霸,再以后是起点利用VIP制度异军崛起。当时的网络文学界,榕树下已经彻底边缘化,除了日渐没落的幻剑和日益展现称霸气质的起点之外,还有五家比较重要的文学网站,比如现在已经死掉的天鹰,又比如以盗版起家后来洗白的逐浪等等。

大概2002-2005年期间,网络文学界呈现出类似“战国七雄”的局面,发展到2005年左右,起点已经对整个网文行业造成一种垄断的威胁了。于是就诞生了一个组织叫“六站联盟”,是由幻剑、天鹰、逐浪等六个网站联合起来对抗起点,这很像战国七雄的时候,六国联盟来对抗秦国一样,结果和历史上一样,那六个网站没落的没落,死掉的死掉,被收编的被收编,最后就起点活了下来,而且活跃至今,被腾讯收购成立阅文集团后更是独领风骚,你们两个是不是也经历过这段时期?

 丛林狼我经历过幻剑,幻剑当年也是非常牛掰的,但由于它本身经营管理的问题,在幻剑从事写作的作者,相当一部分都出走了,不少出走以后来到起点,成了大神,包括血红,他们都是从幻剑出来的。

起点战胜六站,跟它的领导团体本身对这个行业的了解,以及对作家的支持有很大的关系,尤其是VIP制的创立,这一点在整个文学界,不仅仅是网络文学,都是唯一的,独创的。

红娘子VIP很重要的

丛林狼正是因为VIP制,才有我们网络文学,可以讲没有VIP制就没有网络文学。当时大家在写网文的时候,一个月的收入,最早的时候可能只有一两千块钱。但是在当时来说,有一两千块钱是很高的收入了,所以成就很多人坚持下来。坚持下来以后他们就慢慢成大神了,这个是跟VIP有关系,如果没有VIP制,不可能有今天。

阿菩:VIP制度导致了新老霸主的交替,当时霸权从老霸主幻剑交到新霸主起点手里,他们交替的过程中,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血红、六道和无语中的出走,我记得当年他们几个本来是在幻剑创作的,但是幻剑的编辑觉得他们这些人太恶俗了,或者是说编辑们觉得他们的价值观不对,所以相当是把他们排挤走了。

丛林狼因为幻剑的那帮人,还在用传统的眼光来看网络文学。

阿菩:所以这一帮人就跑起点去了。当时以血红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作者被幻剑排挤出来,起点欢天喜地地接手,从此开创了一个血红时代——他的《邪风曲》等小说,是那个时代网文的人气顶峰。

 

收入每三年翻十倍的几何速度

阿菩:起点VIP制度的第一个月冠军,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流浪的蛤蟆,当时他第一次拿到月薪大概1000块的时候,已经高兴得要命。但不到三年,作者中就有人开始一个月拿到一万,当时大家就几乎是跳起来欢呼了:我们有月薪一万了。

红娘子翻番速度是几何倍数的。

阿菩:大概每三年是翻十倍。再过三年,就是一个月十万——也就是2006/2007年左右,出现了一批年薪百万的网文作者。又过三四年,便出现了年薪千万级别的作者。

丛林狼现在我们这帮“新人”,得感谢你们的这一帮“老人”,是你们奠定这个基础,如果没有你们这一帮人坚持下来,很难说网络文学能否发展到今天,必须有一帮人在坚持。

红娘子在老作者里面,我们刚开始是因为爱好,因为喜欢,把人气聚拢了,培养了网络阅读的习惯,然后VIP制度奠定了用户群。

丛林狼你们打通了作家和市场的关系。

红娘子对,让忠心的用户越来越多,让市场越来越大,然后才有现在这样的繁荣景色。我觉得是经过了所有网络作者的努力,才有这样的局面。这个真的很重要,不管是现在已经退隐江湖的,还是继续在努力的,不管是大神,还是所谓的小作者,都是由于他们的努力,这个市场才愈发兴旺。

阿菩:从VIP角度来讲,我觉得有几个节点,第一个节点,就是起点VIP的制度的建立。这是让网络文学可以不依赖出版,直接通过电子订阅来产生经济收入。第二个飞跃,大概是2008年左右,那就是3G网络的普及带来的体量大爆发。第三个飞跃就是近两年出现的网络文学IP热。

丛林狼2008年网络文学扩展到3G平台,的确是个划时代的里程碑。

阿菩:你是那个受益者。

丛林狼我赶上好时候了。

红娘子我觉得3G跟智能手机的推广对网文的发展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就谈不上现在阅读软件的发达,更谈不上消费了。是整个社会环境促使网文繁荣。

丛林狼社会的发展,技术的更新,反推无线行业的发展。也导致了网络文学今天的繁荣。没有科技的进步,大家都坐在办公室,拿着电脑看网络文学,这是不现实的。

阿菩:现在可以利用碎片化的时间看,各种各样的网文都可以看。

丛林狼随时随地看。

阿菩:特别是手机运用之后,充值就简单了,只要有一个手机,随时转过去,钱就到了。在2005—2008年的时候,很多人看盗版,还不一定说不想花那么点钱,是因为充值麻烦。他们买正版比买盗版麻烦10倍。所以他烦了,就干脆看盗版算了。有良心的读者,他看完盗版之后,再去充值,再给作者买小说。但这毕竟是少数。

丛林狼回过头来说网络文学,以前,确实像你们这一代,经历了最艰难的时期。我们现在这个时期,整个行业发生的变化,包括市场,以前我们的网络作家有多少?一两千算多了,现在是几百万网络作家在从事这个行业了。以前的读者也没多少,零零星星,一个月10万点击量已经令作者非常高兴。到现在一天的点击量都是过10万,现在有差不多3亿读者了。看网络文学的人都有1亿多。这个量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当然这个量还不断增长,每一年都在变化,以每年三四千万的人数在增加,我估计再过两年市场会更好。

红娘子我觉得90后,我们所谓的手机原生读者,他从一开始就接触网文VIP阅读,他比较能接受,也很喜欢这种群体化的互动,因为在跟自己喜欢的作者和自己喜欢的朋友群体化。我觉得网络作者到这个时候不仅仅是一个作者,有可能是明星,可能是一个偶像,有大量的粉丝,粉丝的消费能力是很强的。第二,粉丝会带动别人进入这个团体,形成新的粉丝。这种滚雪球式的增长会越来越高。

   

网络文学已是主流

阿菩:你们觉得在未来,网络文学有没有可能变成主流?

红娘子我觉得它已经成为一个趋势,第一流的人才在往那边发展,大部分的资源都在往那边聚拢。现在我们当红的一些网络小说,都被改编成电视剧,而且预计在将来的几年,我们的屏幕都会被这种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占领。

丛林狼在我看来,已经成为主流了。在电视剧这一块已经成为主流了,在电影这一块也正在成为主流,你现在看目前所有的电影,拍片的那些内容,几乎都是网文改编的。

红娘子现在没有人敢小看网文在传播上和经济利益上巨大的成功。

丛林狼从经济效益来说,这是传统文学无法取代的,从社会效益来说,网络文学涵盖面广,粉丝量巨大。社会影响是最高的。从文学事业发展的角度来说,网络文学开创了一种新的写法,一种新的流派,补充了主流文学的短板,甚至是不足。

阿菩:它至少是主流之一,我问过中国作协视野很开阔的一位老师,我说传统文学这一块,80后或者90后,你能找出一个在公众领域全国知名的作家吗?他想了很久,说不出来,在80后以后的非网文作家,有很大名气的,拥有很多的读者,几乎都很难找。

红娘子主流是什么,被接受度是最高的,就是主流,我们现在网络文学已经成为娱乐的主流,我们看到,大家打开电视就是《花千骨》,就是《甄传》,打开游戏就是《斗破苍穹》,去打开手机,排行在前面的,全都是网络小说。如果主流不是这样子时时刻刻占据读者的世界,那什么叫主流了?

阿菩:像七八十年代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主流是诗人,他们掌握了话语权,比如海子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这些诗歌出租车司机都知道,无论哪个阶层的人都能脱口而出,这就是网络的话语。能够网红,才能够在生活中被实际应用。

红娘子这个跟我们越来越网络化的生活有关,我们大量的时间被网络占据了,网络语言被下载在现实中也是很正常的。

 

影视制片人为什么偏好网络文学

阿菩:影视公司为什么喜欢改编网文作品?

红娘子从质量而言,网文在吸引性、观赏性上是符合当代年轻人或者当代读者的审美观的,因为要经过一个市场的验证,如果说网文本身不够吸引,就会被淘汰。在这么大量的作品里面,吸引性是很重要的。其次就是这种VIP的应用,本身有很庞大的粉丝,然后去挖掘,形成这种周边产品,比重新做一个新的、完全没有人知道的要快得多,要容易得多,影视制作人也看得到,所以这种发展是必然的。

丛林狼我非常认同这个观点,网络文学比之传统文学,在影视改编上最大的优势是网络文学的故事性。

阿菩:传统文学更多是强调文学性。

丛林狼传统文学强调文学性,要进文学史。但是网络文学更多是故事性,和读者产生精神上的共鸣,在共鸣的过程当中,故事的本身就非常具有吸引力,当把这个故事转变成影视的时候,必然就会吸引别人。因为最大的魅力就在于故事性。

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区别,在影视改编方面主要在于想象性。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在想象性的表达上,呈现两种不同的方式。网络文学构架一个属于自己的独有的世界,这个背景涉及他们对世界的看法,这可能跟传统文学是有区别的,比如说前一段时间很火的《大圣归来》。这种其实就是一个背景的设定,把整个社会背景都完全剥离了传统文学的范畴,用全新的世界背景的设定,来编排故事情节,这种故事性反而更具有吸引力。我觉得这也是影视编剧喜欢拿网络文学改编的一个典型的意义。第二就是刚才红娘子说的VIP本身的人气,我觉得这两个是最核心的,一个是故事性,一个是人气。

阿菩:前一段时间刚好看到上海很出名的一个学者,他在讲现在通俗文学,包括了网络文学的事情,他提出了两个概念,一个是传播一个是传承,他说网文都太注重传播而不注重传承,所以觉得将来10年20年,这些东西都留不下来,因为没有传承性。反过来说,以前传统的实体出版的这些作者,太过注重传承性了,一个东西还没有写,就想着这个东西要流芳百世,这个东西要得到一个什么奖,这个东西要传多少年。但是现在有多少人会看这个东西,倒是放在第二位的,甚至有可能不怎么考虑,不考虑读者能不能接受你的表述方法。

红娘子我觉得网络小说现在的争论,像是当年金庸小说的争论。几十年过去了,金庸小说还在被改编为电视和电影,也不见得10年之后就不传承了,而且还能预见到,以后还会有人翻拍,还会有人在改,这还是在传承中国侠义,故事性永远是老百姓最喜欢的。故事讲得好,10年并不是一个大问题。不说别的了,最近在改编的《琅邪榜》,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花千骨》也是很多年前的,现在才开始热。

阿菩:可见部分网络文学作品,也有长久存在的价值。

红娘子对待新生的事物,如果旁观者足够宽容,它的发展会有自己的规律。不要给它名词的限制。它自己有一个发展的周期,有一个生长的过程。但是有一点必须要承认,科技在进步,传播在进步,越来越多的新生事物将呈现观众的面前。

阿菩:在蔡伦发明纸之后,我们就不能要求人家再去阅读竹简。网络兴盛起来之后,也不能要求人家不能看网络,要看实体书。

红娘子我觉得科学发展会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有越来越先进的设备去让我们更加舒适地阅读,更加方便地阅读,科技是以人为本的。

阿菩:我记得有一个作者说网文90%都是糟粕、渣子。但是这个东西套在传统文学上也是如此,传统文学出版了那么多书,其中90%是渣子、糟粕,只有小部分的精华最后能够留下来。

丛林狼这个要动态来看,任何领域,在婴儿成长期的时候,必然会有一些不科学的东西,包括传统文学也是这样,也会经历这个问题。当成长到一定阶段以后,不和谐的东西,不好的东西,必然会消失,剩下来都是好的东西。

红娘子我们政府和网站也在大力引导网文往正能量上走,去掉一些不好的、对青少年成长不利的因子,弘扬正能量。

 

一旦停下,就被淘汰

阿菩:现在包括起点的大神在内,许多大神级别的作者,他们的读者也分流得很厉害,许多读者的鉴赏能力提上去了,说实在的,至今为止,我们网络作者中间,至今无人达到金庸那个高度,但是其中前50名的综合水平,我敢说,远远超过武侠时代前50名武侠作者的水平,因为我们的眼界比他们更开阔,甚至我们的思维,比他们深邃。

红娘子这个也是时代给予我们的,现在能够发展成这样,跟整个大环境,跟整个科技,跟整个时代,跟90后的成长甚至00后的成长,都有很多关系。我觉得科技给予网文平台,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网文就谈不上这种大发展。

 丛林狼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接受的信息越多,鉴别能力就越高。我说一个现在困惑的现象,大家都知道这现象是什么,很多曾经的大神,他们开了新书本,然后这些新书,相当一部分都扑了,也就是说没有成绩了,这本书就死了,这说明什么?说明读者鉴别能力和欣赏能力在提高。

如果我们作者不更新自己的知识库,没有创新的东西,很容易就被市场淘汰,网络文学市场化程度越高,将来沉淀下来作品的质量就越好,读者就是最好的裁判。

红娘子网络会迫使你进步。你不停更新自己的世界观,更新自己的知识库,去挑战新的东西,去尝试,这样才有可能在市场里面稳下来,或者是存活下去。如果这样做,网文质量会越来越高。

丛林狼几千万部小说里面,我们说的前50部,那前50部是多少个万分之一里面杀出来的,而且都是经过市场的检验,经过时代、时间检验,而且现代读者鉴赏之后沉淀下来的。

阿菩:如果要成为经典,还有一个环节,这个环节到现在为止,没有网文作者去做,那就是修改。有些网文非常好,其动人之处,其实并不在《西游记》和金庸古龙的小说之下,但是至今还没有一个网文作者去修改自己的作品。这个是很难的。我20年前看古龙的小说,他的小说有一篇序,其中一句话给我印象很深刻,他说他很羡慕金庸的小说能去改,当时我不理解这句话,为什么?那你自己也可以去改,你为什么不改。

因为金庸的小说,有那种经得起修改的那种内在的素质,而古龙自己的小说,可能都没有这种素质。他有几本小说不停地改,但是改了之后也是那个样,例如《大清英雄传》,改了之后也没有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但是金庸的几部小说,改一次就向前推进一步,因为好几个版本我都看了。到现在为止好像我们的网络小说并未达到经得起修改、并提高到更高层次的创作高度。

红娘子我觉得还是市场在推着我们在走,你停笔去修改的过程,还不如再开一本新书。

阿菩:从经济收益上来讲。

红娘子对,后者更加适合我们。还有很多人可能怕停下来就被遗忘了。

阿菩:市场像一条鞭子一样,在抽着你不能停留,一直往前走。

红娘子还有一个原因,我们还没有一种比较宽容的环境,因为竞争非常残酷,只能往前跑,不停地走,不敢停下来,停不下来。我觉得刚刚丛林狼说得很对,十几年的时间,相当于一个孩子在高速成长的时候,他们不停下来是很正常的。但是随着他成年了,开始放缓脚步,那些作者也开始进入成熟期,他们不再依靠网络收益了,他们肯定也会停下来。

阿菩:有更好的需求了。

红娘子其实金庸在封笔之前,他也没有修改。

丛林狼我们不敢停下来去修改,因为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时代,对网络文学的需求是不一样的。今年流行这个风格,明年是另外一个风格,后年可能是另外一个风格,如果你跟不上,你的作品会被淘汰,大浪淘沙。

阿菩:据我所知的所有大神,哪怕你是超级大神,甚至是至高神,最顶点的那个至高神,他每天都要研究现在的读者喜欢什么口味的,他都不敢停下来。

丛林狼因为你一旦停下来就意味着被淘汰,像小孩子从刚出生,慢慢爬,慢慢牵着走路,到现在他学会自己走路了。如果他这个时候就开始回头,那怎么成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他必须走到那一步以后,功成名就以后,他才回过来看。

  

网文经典能否诞生

阿菩:具我所知几个领域的,包括玄幻、仙侠、历史,这些板块的至高神,或者是曾经的至高神,其实他们都有停下脚步的想法,至少他们达到那个高度之后,就不完全是为了赚钱,还有一种希望把自己作品经典化的冲动。

丛林狼这个肯定有的。

阿菩:因为大部分人毕竟都希望能够在文学史上留下一笔。虽然现在网络作家开口闭口都说,什么赚钱写什么。但是内心深处,只要达到了某个高度,他自然而然得往那个方向走。

丛林狼时间上的问题,网络文学从早期电子阅读、电子收费,到现在的版权收益,很多达到一定高度的大神已经都注重电子订阅了。哪怕是免费的都可以,他们以后有足够的版权在手。他把这些版权开发出去以后就够了。这个时候,这些人,反而会停下来,开始反思了,我说这帮人,他们已经有这种意向了,已经在反思自己的东西了。

红娘子我相信等婴儿成长到中年的时候,网络文学就会回头,我相信到时候会有一套中国经典的网络文学丛书推出。

阿菩:你是说从重视传播,转向重视传承。

丛林狼先有传播,然后才有传承。

红娘子对,因为我们每个人的情怀都不一样,如果你的童年是由网络文学陪伴,这将来就是你的情怀,就是你的传承。

丛林狼我们举一个简单例子,比如说《平凡的世界》这种写作手法,跟我们网络文学都市文写作手法差不多。

阿菩:《平凡的世界》在当年文学界受到的评价也不高,当时的评论界觉得路遥的写法太陈旧了,上不了大雅之台。

丛林狼但这本书写的,就是通过自己奋斗、逆袭、最后上位。我们网络文学都市文里面就是这个写法,当时也是先有传播,我们都看过。

现在我们很多人在反思,开始想把它传承下去。这个例子也足以说明了,网络文学必将会传承,经典作品也一定会出现,只是我觉得还没有到那个阶段。

红娘子但是我相信,一定会有那一天。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