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新书架 > 正文
长篇非虚构《我们的村庄》出版发行
点击数:224    更新时间:2016-4-25 10:18:16    

近日,深圳市作家凌春杰的长篇非虚构《我们的村庄》由作家社出版发行,正式进驻各大实体书店和网上商城发售。《我们的村庄》是中国作协、广东省委宣传部、深圳市文联三级创作扶持重点作品。《我们的村庄》以村庄和城市为着笔点,建立农业传统村庄的人文底蕴,在村庄的历史更迭和民族融合所带来的心灵触碰中,把“我们”的村庄置于历史的向度中予以观察反省并重申,挖掘时代进程中个体对生命的体味和思考,展示一个民族在时代变革中的文化传承、灵魂坚守和精神创造,塑造一个民族在社会转型与民族融合中的精神符号。该书出版前,中国作协曾组织作者到鲁迅文学院进行改稿。

作者从纯虚构和非虚构的角度入手,建立深远的时空关系,在真实、虚构及介于纯虚构和非虚构之间的梦幻中变换游走,从不维度把两代人、两个时代、两个地方予以接通,观照村庄和城市在时代变迁中如何背书自己的历史,挖掘时代进程中个体对生命的体味和思考,观察并反省“我们”的命运,重申村庄与城市在现代历史进程中的交互作用。所谓“我们的村庄”,不仅是中国最后一代传统意义上的农民的挽歌,也不仅仅是日渐消亡的传统村庄在山石的褶皱之间留给历史的结晶和遗存,更是中国当代在城市发展到特定阶段后走向和谐与富强的希望,因而是包含了城市市民的“我们的村庄”。作者在叙事、说明和析理三个维度跳跃切换自如,具备大散文的艺术品质和丰厚的内涵,具有鲜明艺术个性特点。

中国作协副主席、作家张抗抗认为,《我们的村庄》以忧郁的文学气质,独特的文体构思,沉稳的语言风格,宏阔的时空跳转,细腻的情感描述、丰沛的家国情怀,书写鄂西山村过去和现实的生命样态,揭示出当代人与村庄被忽略的历史关联,指涉人类的心灵世界。《南方文坛》主编、文学评论家张燕玲认为,《我们的村庄》展开的是一对父子对城与乡血脉的追寻,叙述烟火气息四起,浪漫情调四溢,颇具艺术质地。烟火生于细致实在的生活细节,浪漫则来自深情而专注的精神寻根,是城市与村庄间的血脉和文化的相应相冲,是乡村文明的未来意义,是叙述永不变质的理想与浪漫的底色,耐人寻味。

正如作者在后记中所写:我们注定要有阳光空气和水,注定在大气层覆盖的磁场之下,也注定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为我们所追求,却不一定为我们所有。在梦想和实现之间,永远差了那么悲剧性的一拍,一个个具体的“我”,则要承载并度过这悲剧性的时刻。村庄之所以得到建构,是源于人的群体性,群居成为人性发展的客观需要和现实可能,人际从一个熟识的状态进入到社交中心,那个社会结构最小的单元,成为城市中我们的村庄。而日渐空虚的村庄,不过以精神的方式悬浮起来,悬浮在游子的心头,也悬浮在城市市民的长假之梦。

该书作者凌春杰系土家族人,中国作协会员,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出版有《爹的河卡》《深海钓》《花屋场》等多部,多次获得各种文学奖,有作品被翻译成英、蒙、哈、藏、维、朝语种文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