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讨 > 文学·现场 > 正文
“文学现场“第34期 :玄幻——另类的武侠
点击数:380    更新时间:2016-5-23 16:36:02    

 



  阿菩  丛林狼  火树嘎嘎

 

阿菩: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我省非常出名的网络小说作者,在玄幻这一块应该是我省顶尖的一个人物——火树嘎嘎。火树嘎嘎原名尹欢,现在是自由撰稿人,在网上是一位知名的玄幻作家,是丹武流的开创者,引领了丹武流的风潮。现在已经出版的作品有《丹符乾坤》,主要是在台湾那边有比较大的影响力。火树嘎嘎在2011年才进入到网络文学写作,第一本一炮打响,现在总订阅量有上千万。首先我们回顾一下,因为到现在为止很多普通的读者,他们可能都已经忘了,甚至90后都记不住玄幻是怎么发展的,我们回顾一下网络文学玄幻这一块的起源是怎么样的?远古的起源,东方可能就追溯到《西游记》和《封神演义》。西方可能就是他们的史诗,还有西方的神话,当然我们这边也有神话。到了近代影响比较大的应该是《魔戒》系列,但这些都太远了,它不是我们直接的祖先,我们直接的祖先,圈里比较承认的应该是黄易,你看黄易的书吗?

火树嘎嘎:也有看过。

阿菩:因为我记得血红他们那批人,说到玄幻,他们为什么会写?有一批最早的网络写手为什么会写网络文学?就是因为看黄易的小说,当时黄易的小说主要是出版,出版了之后大陆这边没有,就有网上的盗版,那个网站叫做黄金书屋。大概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一个很慢的网站,那边出来之后,这边网上就有人放上去。那个网站当时流量很大,很慢,慢到什么程度呢?大概打开一个网页要1分钟,当时上网不是现在的宽带,是拨号上网来看这本小说,大家看得入迷,看得入迷之后有些人等不及,看得不过瘾,干脆就自己写了。

火树嘎嘎:很多网络作家都是这样开始的,他们自己看得不够尽兴就自己写。

阿菩:老狼,你有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

丛林狼:我应该说没那么早,但是从事这个行业原因都差不多,也是看别人的书,看着看着不爽就自己写,然后就入行了。我想整个网络文学界,相当一部分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入行的,后面有些人是看着别人出名了跟风的,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因为兴趣,因为看得不过瘾而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大部分都成功了,这可能也是跟兴趣有关,因为兴趣写作嘛。

阿菩:如果从源头上来讲我们可以看黄易,黄易原本是武侠,从民国的旧武侠到后来的新武侠,就是港台的新武侠,我们可以看出它是有五个代表人物的,第一个就是梁羽生,第二个是金庸,第三个是古龙。从金庸、古龙这里又分出了两条线,一条线是沿着古龙那条线继续走,走到死胡同的温瑞安,当然温瑞安他的贡献很大,但是我们现在看到他所开拓的那条线没有发展出来,就是没有很强大的生命力。但是金庸这条线,发展到后来是黄易。黄易不完全是金庸那条线,但比如说《大唐双龙传》,还是看得出是金庸那条线继续发展的。除此之外,他开始引入一些超越武侠的东西,就是破碎虚空,所以这个东西后来成为一个网络文学玄幻这个门类。台湾那边开始有一批玄幻的作者崛起了,像最早的罗森,然后才是我们大陆这边的血红,他们进行东方玄幻跟西方玄幻这样的一个创作。

 

东、西方玄幻与异界大陆

到现在来说,玄幻当年只是一个门类,现在已经发展成出很多分支,东方玄幻,还有什么?

火树嘎嘎:西方玄幻、远古玄幻,还有异界大陆。

丛林狼:异界大陆就是西幻吧?

火树嘎嘎:不是,异界大陆是一个完全架空的,基本上自己设定的一个异世界,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阿菩:主要是这四块吗?

火树嘎嘎:最主要是这四块。

阿菩:那这四块是怎么分的?比如说东方玄幻,西方玄幻,远古神话跟异界大陆是怎么分的?

火树嘎嘎:是这样的,东方玄幻一般就是我们东方这边的,中国化的,它一般从武侠发展起来的,高武,比武侠高级一点,武侠一剑砍出一个石头,高武就是一掌可以打出一座山,武力上高了一点。

丛林狼:到最后一拳辟出一个星球?

火树嘎嘎:是的,最后又发展了,这个就是东方的。还有家族性的,东方家族,就好像一个结构;还有西方玄幻,好像《魔戒》这种,最主要是写魔法。

阿菩:法师、念咒语、卷轴、魔宠这些东西。

火树嘎嘎:到了远古神话,一般是来源于我们古代的神话,一般这个主题是以我们人族和其他魔族斗争的,以前女娲、盘古时期的那些东西,基本上就是属于远古神话的。

阿菩:远古神话,如果是写到女娲,它们跟仙侠又有什么区别呢?

火树嘎嘎:修炼体系不一样嘛。

丛林狼:我问你一句,像这种远古的话分不分东西方?

火树嘎嘎:远古也有,但是西方不细分,因为一写到西方,不可能不出来西方的神,我们远古的话就只有我们中国的神。

阿菩:可能远古神话,比如说主角可能练的就是中国的一些仙法,打到后来有一些西方的神就串进来了,因为去到那个层次他可能写着写着,像北欧的奥丁、宙斯可能他们就串进来了。

火树嘎嘎:辰东的《神墓》就有这种设定。

阿菩:那异界大陆呢?

火树嘎嘎:异界大陆里面是包罗万象的,怎么写都可以,就好像现在比较红的《儒道至圣》就是异界大陆,你自己可以构建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面,我说读书人最厉害就是读书人最厉害。

阿菩:其实可能异界大陆比较杂糅一点,像远古神话可能还是偏东方化,但是东方玄幻跟西方玄幻似乎非常泾渭分明。

 

写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

阿菩:火树嘎嘎你本人为什么会选择玄幻呢?

火树嘎嘎:我自己喜欢,而且玄幻小说可以满足你现实做不到的事情,自己构建的一个世界,比较有成就感,相对都市文来说是一个新的世界嘛,一个全新的世界。从设定开始,把这个世界构建出来,还有环境,修炼体系,感觉比较有成就感。

丛林狼:因兴趣和成就感的创作才是容易成功的。

阿菩:你是这样吗?

火树嘎嘎:而且比较自由。

阿菩:玄幻比较自由,不像我们写历史的,什么东西都要考据,历史要是不考据的话读者会有很大的意见。

火树嘎嘎:玄幻就是我们自己说的算。

阿菩:老狼你未来考不考虑写玄幻?

丛林狼:玄幻发展是最早的一批,也是门槛最低的一批,同时又是最难写的一批,不是每一个人写玄幻能成功的。网络作家,写玄幻人数是最大的,市场最大的,但是能成功就那么几个,这里面是有原因的,除了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以外,还有你自己的想象,有了丰富的想象力以外更多还是要有天赋,因为天赋就决定了你在这个类型里面,能够创造出与别人与众不同的东西,否则就很难封神,我们可以举例子,中原五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如果我们抛开中原五白不说,说第二个梯队,我们举一个例子,比如说血红,他的创作里面有一个最核心的东西,就是文化,比如说早期的《巫颂》成名了,后面那几本书都很难超越《巫颂》,最近他开了一本新书叫《巫神纪》,他把巫文化融入进去以后,再发挥他的无限想象,但是它有一个文化背景,就是巫文化,这个巫文化是最有神秘性和吸引力的,特别是在东方,对这些80后、90后来说,他们知道这个事,但是对这个事是半知半解的,不是完全理解,所以他就带着好奇心和探索的心看这本书,就陷进去了,就掉进坑里面了,所以我觉得血红他能成功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的天赋体现在他对巫文化的驾驭,如果没有这个东西,他很难成功。我们再回过头来说土豆,天蚕土豆他能成功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他讲故事的能力是其他人难以超越的,他的故事性,他的文笔,文字驾驭能力,文字的叙述可能不如其他人,但是他讲故事能力是其他人很难超越的,在我看来是这样的。而且他讲的故事是非常吻合年轻一代的审美观,这也是他的天赋,那么多人写玄幻,能讲故事的,同时又能够吻合这种市场的有几个?所以他就冒出来了,我觉得写玄幻能够冒出来的还是要天赋,我的天赋不在于玄幻,所以我估计我写不了玄幻。

阿菩:玄幻真的是需要天赋的,有些东西,比如说历史的东西你可以通过一些努力,当然所有文学都需要天赋,但是历史还可能努力进行一些很严密的考究,玄幻完全就是靠脑子在想。还有你刚才讲的《巫颂》,血红的书《巫颂》口碑是最好的,但是他的人气不是最高的,血红的小说可能是老读者比较多。

 

面对低幼读者必须有社会责任感

阿菩:嘎嘎,你心目中知不知道自己的读者是什么样的,有没有自觉,比如说有些人一开始写,无论他写什么,自己写完之后贴上去,也不管读者怎么样,你有没有明确:我的读者是什么样的人?我要怎么样去满足他们的需求?

火树嘎嘎:应该也有吧,玄幻类的一般都有一个主要的群体,就是青少年群体。我的读者就是最年轻的,10岁开始。当初我不知道的,我说你这么年轻看我的小说怎么可能,看得懂吗?后来他拍了个照给我,说这是我们四年级的作业。

阿菩:四年级的就开始看你的小说了?

丛林狼:可见现在的读者群也越来越成熟了。

火树嘎嘎:现在的小孩成熟比较快,那个10岁的读者后来做了读者群的管理员,说我们群是纯洁的,以10岁小朋友作为底线的。我自己也追求比较正能量一点,就感觉不能太暴力了,我不会写这些东西,因为有10岁的小朋友。

阿菩:有10岁的小朋友,这个很可怕的。我也是自从知道我有一些很小的读者之后,有些东西以后就不敢写了。

丛林狼:责任感的问题,像我们这样,每一个网络作家必须得具备责任感和道德素养。

阿菩:因为文学这一块,特别是比较成人化必定会涉及到性,涉及到暴力,自从我知道我的读者里面原来有这么小的,我就开始自觉地去调整了。

火树嘎嘎:我自己也有调整这种东西,因为有一种责任感。

丛林狼:创作的责任感是必须具备的一个基本素质。

阿菩:那你核心的目标读者?

火树嘎嘎:我本来就是15—30岁左右的人。

丛林狼:结果发现10岁到20岁之间是吧?

阿菩:10岁应该不是你的主流?

火树嘎嘎:不是主流,大概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吧,是15—30岁之间。

阿菩:嘎嘎,像你这样,你的读者这么小,他们也会成长,2011年到现在差不多5年时间了,他成长以后你有没有观察过这批人随着年龄的成长就流失了,还是他会留下来?

火树嘎嘎:有一部分会留下来的,但是有一部分就流失了。玄幻小说本来读者流失率就比较大,旧的人去了,新的人来。

丛林狼:会不会跟你的创作风格以及锁定的市场有关系,比如说你写的就是给这个年龄段的人看的,超过这个年龄段的人可能就不会看了,有一个市场定位。

阿菩:像嘎嘎他刚才讲的,玄幻这个不是一个人的风格,而是这个类别的风格。

丛林狼:就是年龄段有一个类别,一个人群的划分。

阿菩:这个类别的读者群,甚至我看有一些介绍,作者本身他不会说,我就要把你这一大部分的读者留一辈子。我们以前经常追求文字不朽,后来鲁迅提出速朽,有些人说这个文字在我还没有死之前,就已经死掉了,没人看了。但是现在反过来了,这个速度加速了,不只是我死之前这个文字就死掉了,我们甚至可以预见这个东西5年后就没人看了。

火树嘎嘎:其实也不是说没人看,看的不是这些人而已。

阿菩:没错,5年后所谓的没人看就是很少人看,你看当年最火的一批作品,无论是跳舞的作品、血红的作品,你现在去百度上看,就没那么多人看了,这跟巅峰期不一样,很少人看了,或者说看的人减少了。

 

网络文学的传世性发展

丛林狼:为什么网络文学里面那么多作品,一直火不下去的,一直传承不下去,成为经典的比较少,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我前段时候有跟传统作家在探讨这个东西,他提出一个概念,他说网络文学里面普遍存在一个不足就是对人性的探讨,特别是男性频道这一块,更多的是追求故事性,可阅读性,往往对这种情感,对人性的探讨反而少了,因为人性的才是永恒的,人性的探讨少的时候,或者说你引到故事情节里面的时候,没有把这个东西当成一个闪光点,那么这个作品就很难成为一个传承下去的经典,会不会有这个问题?

阿菩:因为故事情节是会变老套的,再新奇的故事情节,只要有人用了一个故事情节,很快就会有人跟风去仿他的故事情节,比如说那个《西厢记》出来之后,类似的这种月下偷情的桥段就出来了。现在《儒道至圣》出来之后,类似的设定就很多,而且以前可能要几年才出来,现在只要一个好的东西火了,不出几天马上跟风的作品就来了,所以情节的老化是很快的,但是如果一个人树立起来了,他可能会走得比较远。

丛林狼:现在我们谈玄幻的时候就有这个问题,玄幻作品里面更多的是谈事,通过无限的现象,奇特的世界架构去讲述一些精彩的故事,往往还是在谈事,谈人的反而少。

火树嘎嘎:不过现在应该也有这个发展趋势,的确像你说的那样,往人性上去靠了。

丛林狼:一旦牵涉到谈人的时候,就可能会谈到感情,这里有一个尺度的问题。

阿菩:谈情可以是有情,你只要没有色情就行了。

火树嘎嘎:但是读者自己本身也在发展,所以我们写小说的也要跟上,他的口味也在变化。

丛林狼:不同时代的读者,对文学欣赏的要求是不一样的,是会有变化的。你看早期纯故事性,到后面开始有一些文化背景的架构,包括神话背景的一些注入,刚开始是没有的,玄幻也没有,早期的时候就是一个纯故事、想象,后面开始慢慢把一些东方文化、西方文化融入进去,发展到今天10多年了,通过玄幻的方式去探讨人性和感情的作品还是很少。

火树嘎嘎:现在发展趋势就是这个,很多人开始写了,我也开始写了。

阿菩:我的观点跟你反过来,我觉得现在越来越少了。我们说早期也不是说所有,早期网络小说的经典,我觉得反而有一些人物是我们现在能记起来了,比如说远古的那些大神,像血红写的人,跳舞写的人,猫腻写的人,这里面是看得出有人的性格,人的形象。

丛林狼:就是人性的丰富性就看出来了。

 

玄幻深度的发展限制:速度

丛林狼:网络文学是这样的,读者看网络文学的目的是带着游戏的心态或者消遣的心态,去寻找一种共鸣和放松,它跟传统文学还是有区别的。传统文学可能追求的是精神上的共鸣,或者是追求一种文学史的价值,它对人物的塑造是放在第一位。网络文学是在说事,把这种故事性、好看性、可阅读性,或者我们说的爽快感放在第一位,把人放在第二位去了。传统文学所有的创作都是围绕人,塑造一个典型人物,典型形象,比如我们说的阿Q、祥林嫂,那都是典型人物,那么网络文学在这方面反而有所欠缺。

阿菩:我觉得这个网络文学应该界定一下,就是要限制一下,起点模式的网络文学,因为榕树下不是,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已经被起点压制的网站,或者是新浪,甚至我们说起点这种男性向的网络小说是这样的,女性向的都不是了。以起点为代表的男性向的网络小说可能是这样的,尤其体现最明显的是玄幻,历史这一块不是这样。我们今天谈玄幻这一块,可能就是这样的。

丛林狼:我们知道玄幻更多还是在说事,通过无限的想象在说一个故事。

火树嘎嘎:玄幻的确是有这个问题,人物的脸谱化,读者基本上就喜欢看你主角做什么,很多人是比较快速地阅读,不会太注意其他的事情。

阿菩:你觉得这个是读者的口味问题,还是作者的能力问题?

火树嘎嘎:我觉得这个应该是读者口味导致了作者的迎合,而且一部分作者的确是有这个问题。玄幻的门槛是最低的,大家都来写,就会造成这种参差不齐。

阿菩:如果说到这一点,我们还要讲到一个更新速度的问题,玄幻对更新速度要求是最高的,所有的类别里面应该玄幻是最高的。像你一天要写多少,正常的情况下?

火树嘎嘎:正常是6000字。

阿菩:一个月呢,应该还有爆发期嘛,加上爆发期一个月要多少字?

丛林狼:差不多20万字。

阿菩:一天没有一万字,那算慢的。就算是一个月才20万字,传统小说家都要崩溃了。

火树嘎嘎:我也要崩溃了,除了更新问题,还有篇幅。

阿菩:你可能都没时间好好想,所以也没办法去雕琢它。

火树嘎嘎:对啊,读者每天都催你更新,你写快点写快点,你越快就越好。

阿菩:比如说这种快,你要写得细腻一点,人性要写得深刻一点,能够更加打动人心,我们的时间不够,我们的精力也不够?

火树嘎嘎:一般是这样的,前面会精雕细琢一点,到了后面如果快结尾了,要有一个好的结局,读者会允许你写慢一点。结局慢一点,那时候你就可以探讨这些东西了。

阿菩:开头可以存稿,然后中间就扯。

火树嘎嘎:没办法,只能越来越长,读者现在看书是怎么样的?没有200万以上他们都不看,那有什么办法,我们只能追求这个速度,把这个篇幅拉长,到了后面读者允许你慢一点了,你就可以写一下人性,再塑造几个好的配角。

 

只有创新才能避免历史的淘汰

丛林狼:火树嘎嘎,在你看来怎么样才能写好一本玄幻呢?

火树嘎嘎:怎么写好一本玄幻?写作三要素,人物、事情、环境,到了玄幻那里,那个环境就改成了设定,这个是最重要的,首先你要有一个设定,你写一个怎么样的世界,大部分模式化就是以武为尊,其实读者现在都不喜欢看了,还有前段时间的儒道。你自己想好这个世界,比如一开始是一个很乱的世界,或者一个比较安定的世界,从什么地方开始,这是一个设定。然后就是代入感的问题,玄幻要求比较高,要你快点抓住读者,一开始就让读者代入进去。

阿菩:进入要快,后来除了收尾之外,可能其中一大段就是一个模式吧,就是怎么打怪升级的模式。

火树嘎嘎:应该是这样的。

阿菩:像这种模式化的话,会不会对创新有影响?

火树嘎嘎:的确会有影响,其实读者要求越来越高,因为玄幻门槛低,写的人越来越多,读者会要求你比较风格化,专业化。

丛林狼:现在写玄幻的人越来越多,怎么样创新,怎么样形成自己的风格?因为我们都知道你是丹武流,你在这个问题上面,如果给其他写玄幻小说的作家一个建议,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怎么样创新,怎么样写出自己的东西?

火树嘎嘎:模式化的玄幻现在基本上走不通。

阿菩:不模式化怎么写?

火树嘎嘎:创新,《儒道至圣》就是创新,一个新的世界,一个读书人最厉害的世界。

阿菩:它可能前面是创新,到了中期又模式化?

火树嘎嘎:它有模式化,但是那是自己的模式,不是别人的模式。

丛林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

阿菩:对三少最大的批判就是他在重复自己。

丛林狼:所以他最近创作的成绩也不是很好,比如《天火大道》,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想听一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火树嘎嘎:首先在设定上自己要下一点功夫,而且情节不能和别人重复,如果是新人,我建议你可以在别人书的基础上写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让人家意想不到,开头有一点相似,但是马上反转过来。

丛林狼:就是设定和情节上的创新,微创新?

火树嘎嘎:现在也有这样一个趋势,你可以把其他的东西融合在玄幻里面,就是把都市的一些东西融合在玄幻。

丛林狼:杂糅。

阿菩:我很喜欢的那个《最强弃少》,那是一个很典型的都市的。

火树嘎嘎:还有辰东的上一本,这个也不知道算不算创新,就是《遮天》,他一开始也是写都市的,一个人从都市开始,观察到太空的东西,就把主角代入到另外一个世界。

阿菩:一开头好像是科幻,但其实是玄幻。番茄有一本书,他的归类是在科幻那里的,但是我一看还是玄幻。

火树嘎嘎:就是《吞噬星空》。有很多东西要进行融合,不要写纯粹模式化的道路,我们用一个词就是套路,不能一开始就写得太套路了,要有一些创新和融合。

丛林狼:跨类型的?

火树嘎嘎:没错,《儒道之圣》其实是属于和历史融合的,因为有科学这些东西,通过科举获得力量,这就是一个融合。要给读者一个新鲜感,不要一看就是这种的,一看就是退婚的,读者就没兴趣了,不要以为读者那么好骗,读者现在好精明的。

阿菩:OK,今天非常感谢火树嘎嘎的到来,为我们的文学现场增加了新的分量,今天的文学现场就到这里。

 

注:阿菩,本名林俊敏,中国作协会员,省作协主席团成员、网络文学创委会主任,广东网络作协副主席。丛林狼,本名廖群诗,阅文集团创世中文网长约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广东网络作协副主席。火树嘎嘎,本名尹欢,省作协会员,广东网络作协理事。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