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讨 > 文学·现场 > 正文
文学·现场第37期:每一个作家都肩负社会责任
点击数:346    更新时间:2016-8-24 11:39:06    

嘉宾:周崇贤  吕啸天  叶光荣

    引子
    周崇贤:今天我们主要聊文学的社会责任。其实这个东西每个人都在讲,但大多仅限于“口头革命派”,无论是文本,还是作家的行为,对当下社会进步有没有推动作用,我们实际上并不是很重视。
    吕啸天:我觉得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就会有什么样的行为。当前,文学责任在很多作家或文学圈子里都缺失了,这是因为“个人名利”被放大,社会责任被忽略。这是一个非常现实而又严峻的问题,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和警惕。
    叶光荣:有作家说自己的写作就是一个职业,以写作求生而已,跟木匠、小贩等没有区别。我不认同,我觉得除了求生,作家的一个重大责任,就是通过文学手段,引领人类走向更高尚,更文明。
   
    文本也有社会责任
    周崇贤:是的,现在很多人都纠缠于个人名利,比如,我的作品写得比别人好,我获了多少奖等,一天到晚陶醉于这些,却忽略了我和我的文本,能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能给他人带来什么。
    吕啸天:在社会责任中,作家的第一个责任就是文本,即作品的责任。现在很多作家,在市场大潮的冲击下被新的价值观所诱导,把物质追求放在首位,忽略社会责任。创作作品,首先考虑的是能挣多少钱,能获多少奖,能得到什么好处。作品最重要的功能——能否给读者带来精神启迪却被忽略了。连作家自身的价值观都扭曲了,还能指望他写出好作品?  
    周崇贤:我参加过一些嘉宾和规格都相对高端的文学会议,按理说,这应当是一个充满精神气质的“理想国”,可是,我发现很多嘉宾从头到尾就陶醉于文本的技术性攀比,即谁的文本写得比谁水平高、更完美;或者谁获得了什么奖,得了多少奖金……我觉得这是很大的误区。
    吕啸天:对。这种价值观或写作观在作家中弥漫着。部分名家冲着市场或奖金去写作,初学写作者当然跟着仿效,结果就糟糕了。一个作家如果作品不能感动读者,却花心思去跑奖,去搞诗外的功夫,这是不可取的。
    周崇贤:今天来到文学现场的叶光荣是另类。他每天都会写一首诗,发在微信群里。但他的诗歌换不了稿费,获奖的机会也不多。也就是说,名和利他都不沾边,但他还在坚持写。而且我发现他越写越好,越写越有味道。
    叶光荣:我不是诗人也不是作家,没有各级作协的会员证,我只是喜欢诗歌,我觉得诗歌能让浮躁的生活安静下来。我还经常读诗给别人听,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享受到这一份静美。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尽社会责任。
    吕啸天:按常理,写出好作品,获奖获利是水到渠成的事。但这个写作规律被颠倒了,很多人把名利当成写作的首要动力,经常忽略了作品本身。于是文学或者文本的价值就被扭曲了。
   
    关于“叶光荣诗歌奖”
    周崇贤:叶光荣只是一个打工仔,每个月也就两三千块钱,在珠三角可谓穷困潦倒。他用工资设立了“叶光荣诗歌奖”,这其实也是在承担社会责任。
    叶光荣:作家劳伦斯说,作家笔下的每一个人,每一棵青菜,都应该是饱满、丰富的。我愿意做那棵青菜。我觉得,人活一世,能力所能及地为这个社会做一点事情,他的一辈子才会“饱满而丰富”。那么趁我还活着,能做点就做点吧。
    周崇贤:关于“叶光荣诗歌奖”,很多人说:叶光荣你穷得叮当响,也不是大作家,有什么资格设奖?我不认同这种观点,我认为叶光荣的行为本身就是很美的诗篇。
    吕啸天:“叶光荣诗歌奖”的社会反响很好,这只是一个诗歌爱好者的行为,产生了这么大的积极影响。如果他是名作家,那影响肯定更大。可是,有多少人愿意去做这种事呢?很多人,就算有很多时间,很多精力,很多本事,也不会这么干,而是热衷拉关系,混圈子,为以后获得更多的奖,更多的名利去做铺垫。
    叶光荣:文学不死,不是你写了多少文字,出了多少书,获了多少奖,而是你通过文学手段传递给世界的价值观能影响多少人,对社会是否有推动,是否让人觉得你这个地方或你这个人有情怀。但现在我们看到的、让人非常遗憾的就是价值观明显出了问题。一些水平高、地位高的作家,热衷谈论的都是稿费、获奖以及自己在圈中的地位,却忽略了一个作家应有的、对社会的责任、贡献和推动。
   
    精品即“精神之品格”
    周崇贤:政府宣传部门和文学机构喜欢说“精品”。精品到底是什么?既然叫“精品”就应该注重“精神之品格”,除了语言、表现手法这些技术层面,最重要的是看它有没有推动社会,有没有给人类带来温暖,带来心灵的抚慰,有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其实,就算叶光荣不写诗,只要他做出了这种行为,我就认为他的血液里充满了文学的力量。
    但如果为了拿奖,为了混文学江湖,为了个人那点小名利,一门心思写所谓精品……我很怀疑他写的那一堆文字,对社会到底有什么用。
所以我觉得类似叶光荣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是“精品”。他在力所能及地推动社会,在为他人尽自己的微小力量,就像冰心写的小桔灯,他在发光发热,照亮别人。比如鲁迅,我们敬仰他,是因为他的作品文本多么精妙吗?不是,而是因为他在那个时代承担起了作家或文学应有的责任。如果他仅仅为了拿奖或稿费而写作,我想他早就被淹没、被遗忘了。
    叶光荣:我设立这个诗歌奖的时候,很多朋友打电话给我说,这是你出名获利的机会,快把你的诗歌集中起来,然后拿去争取政府的扶持,会补贴多少钱。但我说不行,我的诗歌水平不高,不能这样干。
吕啸天:我们看到的文学圈,很多作家,包括技术不错的作家,至今还在为自己猎取更多的资源而努力,他们真的忽略了自己这短短几十年生命的价值。人活一世的价值,其实就是你有能力的时候帮别人,你的行为就是一部充满力量的大书,就是精品。
    周崇贤:精品,它必须是精神之品格。你要把这种“精神之品”传下去。而不是陶醉于你在作家行当里成了“卖油翁”——能够把油从那个小铜钱孔里倒进去,展现你的技艺多么高超——这只是你的必备技艺而已。“卖油翁”的价值不在这里,而是他身上的精神力量——你看,我一个卖油的老头,小学都没毕业,但我做一行爱一行,勤学苦练,我把油倒进钱孔而钱不湿——把这个力量传播出去,影响别人,让这个社会、人类往美好的方向去。

 

    用文学提升国民素质
    周崇贤:文学最大的功能就是启蒙,它让我们懂得爱,有情怀。几年前的“小悦悦”事件中,那个把小悦悦抱起来的婆婆,据说她不识字,但她的行为,给我们的心灵造成的震撼,已经是很文学的行为了。在我看来,文学应该是一种血液、一种基因。文学不是一堆文字的组合,不是为讲故事而讲故事,它得具有“启智、明理、养德”的功能,它让我们懂得人世间有很多美好,我们也可以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抱起“小悦悦”的婆婆,就是美好人间的组成部分。
    吕啸天:你说的这个层次就更高了,这涉及到国民素质和文化素养,我们文学的审美功能或者批判功能,有没有让国民的素质得到提高?莎士比亚影响了英国人民,《静静的顿河》影响了俄罗斯人民。那么在我们这个思想多元、价值观多元的复杂时代里,谁来影响中国人民?
    周崇贤:平时,我们可能会对某些行为很漠视,觉得很正常,因为大家都这样做,但有一天,我们突然会因此感到羞愧,漠然的心灵一下子被唤醒了。那么,是什么在唤醒我们?我觉得文学就要承担这个功能。
    
    “电召诗人”与乞丐读书
    叶光荣:有天晚饭后,我在南海罗村看见一个乞丐在报亭边看书,无视所有来往行人。我很感动。后来我跟我爱人说,连一个乞丐都在看书,我们有什么理由对这个社会悲观?可是,偏偏就有很多人整天抱怨。抱怨是一种病,而诗歌是药——可以净化人的心灵。所以我在很多人都在质疑佛山“电召诗人联盟”,认为老百姓傻到根本不懂诗的时候,果断加入团队。我想为老百姓写诗,为市民读诗,我相信他们能看懂,也能听懂。因为诗歌跟音乐一样,它天生是一种没有国界甚至没有物种界别的艺术。“电召诗人”是佛山的独创,独创需要勇气更需要担当和使命感,所以我要加入他们。
    我写诗发表在Q群、微信群里,有人问我:为何我的眼睛看到的都是不公平、不公正,但你叶光荣眼睛里看到的却这么干净、阳光,为什么呢?”因为我热爱诗歌,我是“电召诗人”,我要为老百姓写诗读诗。
    周崇贤:就眼下的阅读生态而言,莫言的作品属于“催眠型”,真正能让人读着不睡觉的实在不多。比如《生死疲劳》《蛙》等,除了文学评论家,大众基本上都是读着读着就想睡觉。虽然很多人到莫言老家抠他们家墙上的黄泥巴,拿回去泡给自己的孩子喝,但这并不是说他们喜欢莫言的小说,而是向往他的成功,总之都是急功近利的,跟文学没有关系的做法。对于莫言小说表现的对生活、对那段历史的悲痛反思,很少人能体会到。所以,莫言靠作品产生的推动力,也仅仅限于思想界或哲学界或精英阶层。但中国这13亿人,谁来推动?那就需要像叶光荣这样的人来推动。你现在心情很烦,我给你读一首诗歌让你的心灵安静下来,哪怕你认为我是个疯子,但你听了泰戈尔的诗歌,听了雪莱的诗歌后,如果觉得还真有点美,这就够了。
    其实这种接地气的、对大众的推广更重要。毕竟莫言只有一个,也许十年百年后才会出下一个。如果作家成天望着诺贝尔,成天想着“成为第二个莫言”,成天折腾自己那点扬名立万的小心思,却忽略掉社会责任,会是什么情况?大家都往“诺贝尔”挤,也许十年之后又轮到其中的一个了,但大量的人却“死”在路上了。而这些“阵亡”的人,如果把时间花在为当下社会尽点力所能及的责任,不是更有价值?
    吕啸天:哪怕像叶光荣刚才所说,去分享他的文学经验,分享文学给他带来的善良。比如那个乞丐,我相信,他在那里看书,很多人根本不会过问他,开车也好,走路也好,都匆匆而过,但叶光荣为什么注意到他了?因为他在写诗歌,因为他是从没想过要成为莫言的诗歌作者,文学教给他爱,不只是爱自己,也爱他人。
    叶光荣的水平、机缘,加上他的一切努力,这辈子都成不了下一个莫言,但是,他这一辈子真是“死而无憾”了。为什么?因为连一个乞丐在那里看书,他都关注,并因此获得启发,信心和动力,这就是文学的力量。他在关注很多人完全漠视的东西,他的血管里,流的是文学的血液,爱的血液。
     
    “获奖症”下的文学生态
    吕啸天:现在人的生活条件都非常好,但幸福感却越来越低,很多人处于焦虑和不安当中,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价值观和生存观出现了问题。在这样一个纷繁复杂或者充满焦虑和不安情绪的时代里,作家更需要做的是多给他人关怀、温暖和心灵的慰藉。如果作家自己都在为捞取名利焦虑,还能谈什么社会责任?
    周崇贤:现在文学生态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对文学的评价标准太单一化。比如你获了某奖回来,可能你这个地区、你所在的单位等,就会给你提供更多的奖励和资源。这就搞得文学圈子和作家个人变得更加浮躁,把“获奖证”搞成“获奖症”,一大帮人都在跟风,都在为个人名利折腾。于是,整个文学生态就乱了,离“初心”越来越远。
    叶光荣:作家为奖消得人焦虑,业余作者更是成天忙于各种征文。我身边很多这种人,他们不关心社会,只关心谁又得奖了。我记得省作协领导说过一段话,大意是当下文学只有高原,缺乏高峰。为什么会这样?其实最终的症结就在格局上。很多作家的技术已经很高了,但格局很小,写来写去都只是技术上的成熟。而格局不大是很难成为高峰的。
    吕啸天:我们的技术很纯熟、很老练,对汉语对文字的运用很了不得。比如,如何创新使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写作方法,或者开辟一个流派、一种风格,当然他的文学贡献是巨大的,但问题是你如果只关心发表、出书、获奖、走红、成功,而不放眼整个社会,不力所能及地为社会做事情,这个格局就上不去,那就只能是高原,而无法成为高峰。
     
    作家行为就是最美的诗
    叶光荣:加入佛山“电召诗人联盟”以来,我参与了很多社会公益活动。广州白云区出租车公司一个职工,他家小孩得了白血病,希望我去看看孩子,给他力量。本来“电召诗人”的服务范围在佛山五区,但我没有拒绝他。我专程到广州孙逸仙医院去看望那个孩子。也许他听不懂诗,但正如周主席常对我讲的那样,“电召诗人”的行为,本身就是一首诗。它充满爱,充满力量!起初我还以为只是一个白血病孩子,当我到了医院,才发现那儿的白血病孩子太多了。一个陌生人、一个“电召诗人”的探望,在孩子们心里产生多大触动我不知道,但看到那些孩子,我更加懂得了生命的不易和不屈。
    我还跟周主席去九江看望过一个热爱写诗的残疾女孩。我们冒着雨,在她家小院里为她读诗,她妈妈边听边抹泪,最后连我们自己都读得满眼泪水。我讲这些,是想说,作家除了写文学作品影响人以外,他的行为,也可以影响他人。
    周崇贤:现在纸质书的传播力度很弱,一般发行一万本已经算不错了。这一万本卖出去,人家能不能看完还是个问题。你必须要面对这残酷的现实。那么作家本身和他的行为,就应该成为文学力量的最大支撑者和实践者。所以,当很多人质疑、嘲笑甚至打压“叶光荣诗歌奖”的时候,我坚决支持叶光荣,我十遍百遍地对他说,你不用担心你的诗歌写不过北岛,写不过顾城,不要想这个事儿,因为你的行为本身就是一首诗。比如去广州看陌生孩子,就是因为文学教给你爱,让你懂得爱。你不仅仅在爱你的亲人,爱你身边的朋友,甚至连陌生人的际遇,你都会感同身受,觉得人家不容易,无论是同情还是可怜,总之你去看他了,给他读诗了。虽说你们无亲无故,但我想信,那个孩子和他的家人,一定感受到了这来自陌生人的关心,这就是人间大爱,这就是文学最大的功能。
    吕啸天:作家在社会上还是很受人尊重的,怎么着也能影响一部分人,所以他参与社会活动带来的影响比一般人要大。如果作家愿意用他的才智给这个社会以正能量,我想会起到很好的榜样作用。
   
    价值观影响作家行为
    吕啸天:一个作家的价值观和他的行为有直接关系。你心中装着什么,装着人民币还是装着人民?你对人生,对社会,对这个世界是否充满感情?如果作家心里只装着个人名利,他能写出什么好作品?每一个作家都有推动时代发展的责任,如果只关心个人名利,那你的写作还有多大意义?
    周崇贤:作家是文学的传承者,那么他就有“启智、明理,养德”的社会责任,如果他的价值观,他的行为不具备这个,他写的书讲得越光鲜,越是对社会有害。
    叶光荣:前段时间,有个人老给我爱人灌输,说她挣了多少钱,生活过得多红火。我实在看不过眼,就在朋友圈里面发了一个信息:“当你拥有金钱和财富的时候,如果你不回报这个社会,你只能算是一个富人,而不是真正的富有。富人和富有不一样。”这个就是价值观问题。一个作家,如果自己都心灵浮躁,那他给这个社会带来的会是什么?可想而知。
    周崇贤:在这个浅阅读时代,很多书都没几个人看,这是现实。但作家行为的影响却可以很大,比如佛山市艺术创作院搞的“作家走基层”公益讲座,每次面对的是过百甚至上千的受众,他写的书,可以说,现场听众基本上没有看过。可他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对社会的看法,当场就能影响一部分人。这就是“作家行为”,对不大读书的当下来讲,比他写的书更有意义——它可以把那些对社会有抱怨、对人生悲观、绝望的人扭转过来,成为积极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讲,“作家行为”就是一本活书,一本真人图书。
   
    作家行为引领时代
    周崇贤:我始终认为,一个作家,如果力所能及地去做一些事情,带动、影响这个社会往更美好的方向走,对当下社会来说,其实比多写一本小说或诗歌更有意义。
    叶光荣:我认为一个作家不能整天坐在家里写作,那样容易陷进个人名利拔不出来,最后成为一个格局小境界低的工匠。特别是因为某种机缘成名以后,更要用自己的优势,为社会多做有益的事情。
    吕啸天:作家协会能不能更加明确和更多地号召作家,除了融入时代、体验生活以外,还要融入社会,多做有意义的事情?甚至可以要求作家的公益行为,是跟创作并列的一种责任。我觉得应该提到这个高度。
    周崇贤:今年文联也号召作家参加“文艺家下基层”活动,效果很好。因为作家本身就是一个作品,你不是去教人家写作,而是去分享人生经验,分享你对生活的看法,对时代的看法,这样,对社会的推动意义比去教别人写作文的意义更大。所以我觉得叶光荣他们做的事情,比写一首诗出几本诗集更有意义。当然,不能说写诗不重要,这是相辅相成的。近来我发现叶光荣的诗歌水平比以前好像上了一个层次、有了更高远的境界,很有自然主义大师们的味道。我觉得这跟他做的那些“文化公益”有关系。
     
    产业工人需要文学
    叶光荣:我打工十几年,我一直希望有一个工人的文学协会。省青工作协成立后,前年我跟着吕主席筹备佛山青工作协,佛山民政局的人很纳闷,说佛山有文联,有作协,你搞什么青工作协?我不这样想,佛山是制造业大市,几百万产业工人,他们也应该拥有文学,应该有文学协会。后来我们还是把这个事情办成了。
    青工作协最大的特质,就是承担社会责任。对我们来讲,去工厂里讲励志课,远比写一首诗要有意义得多。这个庞大的打工群体,有多少人会看文学作品呢?莫言再伟大,小说写得再多,也跟他们没关系。所以我们去讲奋斗,讲品德,传递这些正能量。我们不指望他们中走出莫言,也不要求他们出什么精品,我们只希望他们感受到这个社会,有人还记得他们,还愿意跟他们在一起分享人生苦乐。这不就是文学吗?文学不就是传递温暧传递爱吗?用周主席的话说,我们的行为本身就是最美的文学。
    吕啸天:产业工人是充满朝气,有追求有梦想,但同时也是非常危险的一个群体。特别是90后,他分分钟都会有很危险的念头。作家要是把正能量带进工厂,就像古人讲的“上医治未病”,能起到很好的 纠偏作用,不只是稳定了社会,更重要的是对一个群体的启蒙和引导。
叶光荣:深圳有个打工兄弟天天给我发微信,他说“我要的不多,为什么社会不给我,我还有什么希望?”他整天给我发一些这样的信息,我每次都回信鼓励他,所以他很信任我。
    周崇贤:关于产业工人,如果社会对他们很漠然,那么他们就很可能成为社会的对立面,可能破坏社会的正常秩序。但如果引导得好,他又能成为推动社会的生力军。省作协青工分会的成立,就是新形势下社会发展的需要。作为主席,我给这个组织的定位是“社会性”强于“文学性”,我们不指望协会培养出下一个莫言,但我们不能不尽社会责任。
吕啸天:佛山青工作协成立以来,经常进工厂、进社区、进学校送书送讲座。我们没有工资,没有专职人员,没有办公场所,干的都是义务劳动。假如我们没有社会责任和担当,肯定坚持不下去,但我们愿意为这个城市、为产业工人做点事,为推动这个时代的发展尽点力。
                     
    “让无力者前行,让无声者发声”
    周崇贤:我是老一代打工文学作家,那时所谓“文学主流”高高在上,贱视草根。被瞧不起、被打击、被践踏等等我都经历过,所以我对社会责任尤其看重。对打工文学现象,谢有顺说过一句话,叫“让无力者前行,让无声者发声”。挺让人感动的。那时的打工阶层就是无力、无声者,打工文学虽说稚嫩,但它能“让无声者发声”,“让无力者前行”。
    吕啸天:非常对。现在很多作家,尤其是从草根出发的,当他成名之后,就瞧不起低层的写作者或读者,拼命想挤入“精英写作”。可中国有多少精英?我想大部分都是平民。那么文学到底是给1亿人看,还是给12亿人看的?如果大众艺术和平民艺术得不到倡导,这12亿人怎么办?我们为什么不把文学的种子种到12亿人的心田里去?
    周崇贤:随着社会进步,文学界开始关注打工作家群,特别是广东,做得非常好。省青工作协搞了两届全国青工文学奖,梁晓声、李敬泽、王干等这些文学界大腕,都很支持。从这个角度讲,当初我们那批打工作者坚持“发声”是值得的,因为我们事实上在改变文学生态。

 

    注:周崇贤,省作协青年产业工人分会主席。吕啸天,佛山市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主席。叶光荣,佛山电召诗人联盟成员、叶光荣诗歌奖设立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