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讨 > 文学创作座谈会 > 正文
我不能企及头上的事物∕刘春潮诗集《事实如此》研讨会纪要
点击数:267    更新时间:2016-9-9 10:29:52    

201692日上午,由人民文学杂志社、广东省诗歌创作委员会、广东省作家协会创研室、中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中山市批评家协会承办的“我不能企及头上的事物刘春潮诗集《事实如此》研讨会”在广东省作家协会举行。
   
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叶延滨、《人民文学》编辑部主任朱零,《诗刊》编辑彭敏,《诗选刊》编辑部主任胡茗茗,广东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杨克,广东文学院院长熊育群,广东省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黄礼孩,广东省创研部主任谢石南,广东省创研部副主任周西篱,《花城》杂志社编辑部副主编陈崇正,中山市批评家协会主席阮波,以及老刀、世宾、郑小琼、安石榴、符马活、伍方斐、马拉、倮倮、马时遇、王近零、徐林、冯娜、阿哲、罗西、郑德宏、王鹏、阿霞、阿翔、阿樱等广东诗人代表参加了研讨。

著名诗人卢卫平:非常荣幸今天能主持“我不能企及头上的事物刘春潮诗集《事实如此》研讨会”。首先感谢大家的光临。刘春潮是优秀的诗人,出版过三本个人诗集,获得过很多奖,他的诗简单、自然、节制、开阔……但他还年轻,下面就请各位专家对其诗歌中存在的优势与不足做一个研讨:

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著名诗人叶延滨对刘春潮的诗歌从四个方面做出了肯定:一、独特的少数民族基因。这从诗歌文本中可以看出,比如《除夕夜话》:“面对一盆灰烬父亲和我的夜话像空中渐渐暗淡的烟花已经到了尾声他安祥的躺在摇椅上手中的酒瓶滑落一旁嘴角露出难得一见的微笑我把外衣轻轻盖在他身上突发一个极不孝顺的想法我希望父亲就这样睡去永远都不要醒来”。这样看似不爱实则大爱的文本,弑父情节和区别于汉族的表达方式。二、深情的故乡和家庭基因认同比如《油菜花开不出我的故乡》,“它们中间站着我的父亲母亲∕它们中间站着我的兄弟姐妹∕它们中间站着我的狐朋狗友∕它们中间站着我的初恋情人……”,我们能看到他对故乡一草一木无条件的认同。“为了我们全家我的父亲把自己扮演成一只蚂蚁他不断奔跑年轻时跑得很快如今他慢了下来最终会完全停止直到他为世界让出一个身子的位置我们才知道原来他是一头被缩小的大象 ”,这是刘春潮的诗歌《大象——致父亲》,从中流露出他对家族、家庭的认同。三、痛楚的童年记忆。他在《再写南汀河》中有这样的描述,“南汀河水浑浊也不深我的童年和它一样浑噩也很遥远涨水的季节有人游泳我在岸边捡那些较薄的石块以一定的角度打向水面有时石块会再次探出头来有时不止一次但更多的时候都是石沉大海”,我们能明显的读出其中的痛楚感。四、先锋与个人化。如果说,少数民族、家庭故乡、童年记忆是刘春潮诗歌中的三原色,那么,对于此时,故乡生活被完全切断,大学毕业后就直接把生活嫁接到广东的刘春潮又是怎样的状态。我们知道,刘春潮的写作并非底层写作,在西南打下的自然烙印,到中国城市中心重庆的洗礼,再到中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广东的生活,都把向往民族自由的他和数字化的竞争联系到一起,我们从《一树鸟声淹没了整座城市的喧嚣》《一只蚂蚁死了》《拆卸一张空椅子》等作品读到了个人化和先锋性,显示了刘春潮的写作在这一文化境遇下的深刻思考。我希望他能在少数民族和现代文化冲撞的环境下,深入思考,写出更多更好的诗歌文本,在这个时代留下自己的痕迹。

《人民文学》编辑部主任、著名诗人朱零:朱零首先代表《人民文学》对“我不能企及头上的事物刘春潮诗集《事实如此》研讨会”的召开表示祝贺,表达了他乡遇故知的喜悦。他说,我们的诗人都追求写作背景和出生地。刘春潮是出生于云南,生活在广东的诗人。云南是个神奇的地方,那里的心和蓝天一样淡定,刘春潮的诗歌文本就凸显了这种心态,从容、淡定……春潮首先是个艺术家,艺术家比一般的诗人,有更丰富的触觉,他眼睛看到的,感受到的更加丰富。春潮本身生活在云南边陲临沧,这样的多民族地区,导致了他共融共通的心态。作为这样一个来自中缅边界的写作者,他的观察、生活和丰富性远远超过常人,他的诗歌有层次、情感,淡定从容,没有急迫感,这都跟他的出生地有很大关系。但作为诗集,这本诗集过于花俏,应该把重点放在文字,希望他的下一本诗集设计更加朴实。

《诗刊》编辑彭敏:刘春潮的诗歌敢于揭示自我的内心,诚实坦然。我们的写作总喜欢在文字中塑造自我形象,把自我崇高化。刘春潮的诗歌呈现出他不仅在生活上的坦然,而且呈现了他在艺术上追求的勇气。比如,他在《情人》《自传》中的流露,是真实内心的呈现。

《诗选刊》编辑部主任、著名诗人胡茗茗:结识刘春潮源于诗选刊一次组稿,不久我们在一个微信群里混成了朋友,所以我此次来更愿意以朋友的身份到会祝贺!春潮的诗一派天然与真挚,处处用情用心,写父母、女儿、情人、朋友,所以我开玩笑说他是个情种,但其实他更是才子,他有画家的审美素养,善于布局,结构色彩及其细节运用,这些都是构成好诗的元素,他自觉或不自觉地运用自如着。每个人身后都有强大的信息场,她决定着诗歌的品质或者说一件艺术品的品质,春潮有自己的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如何能够独辟蹊径,写出更有鲜明陌生符号的文本,是我的期待,相信他很快会制造不断的惊喜于我们。

广东文学院院长熊育群:一、刘春潮是浪漫主义艺术家。洒脱、开放、痛快,散发着儒性文化的气息,这源于他的白族基因;二、刘春潮的诗歌原生态,来自生活现场。《一棵酸枣树》《一口棺材》等作品,时间和生命感极强;三、刘春潮的诗歌有万物平等的意识。比如《蚂蚁》,凸显的就是现代人在当下卑微的生命意识。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伍方斐:一、春潮的诗歌热情中有锐气和苍凉。比如《铁》。二、少数民族基因在他的文字里被挖掘和放大。三、他在思考故乡与异乡如何更好的融合,少数民族、汉族、西方文化、中国文化的整合与融合。

广东省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著名诗人黄礼孩:刘春潮的诗歌就像他的漆画。有所思、有所忆,有强烈的仪式感,在覆盖与剥离之间。

《花城》杂志社编辑部副主编陈崇正:刘春潮的诗歌体现出一种精神,那就是不屈服。比如《铁》,从内容到形式,硬朗,体现出一种回归,回到人,诗歌的更大可能性在不屈服以后。

广东省创研部副主任周西篱:首先,真诚是考验作者与读者互动的前提。春潮的诗歌非常真诚,使读者的阅读不失去阅读信任。其次,春潮的诗歌在细小中见辽阔。第三,他的写作是为了让自己“拜托一个单一的世界”,让我们保留着对美好事物的记忆。

著名诗人老刀: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在异乡工作的诗人和画家,春潮的诗歌,为我们展现了他对家乡,对朋友的真诚与眷恋,展现了他对生活的热爱和丰富的情感世界。春潮的诗歌挥洒自如,从来不在语言上纠缠,亦如他为人的豪爽、练达,他的诗歌作品,就是他内心生活的写照,高度的诗人合一。

著名诗人郑小琼:我和春潮一样是外来诗人。那种乡愁,精神上的无根,失落是一致的。回望故乡,故乡已不在,我们都成了故乡的陌生人。他的诗有纯粹的情感和干净的人情味。

诗人冯娜:春潮的诗歌天然、纯正,和杨丽萍的舞蹈一样具有民族标签。从研讨会主题我们还可以看出来,“我不能企及头顶上的事物”,他的诗歌有万物平等意识,对所有生命的敬畏。《事实如此》是求真,《感谢水》是求善,我们所从事的一切艺术活动,包括诗歌和绘画,都是追求美的境界。

著名诗人符马活:刘春潮的诗歌很生活。他在探索把画的符号性和诗的符号性结合的问题。刘春潮的诗有一种反抒情,他好像不需要抒情,他需要一种品质,这跟他的画又有几份相像。他有在紊乱中抽刀断水的能力,他有小令的情怀,他有现实的愤怒,他有梦境的变幻,他还有一种生活中的朴素情怀。

评论家阮波:刘春潮外表忧伤,内心坚强。作为画家的他,诗歌写作视觉独特,故乡和异乡在他的文字中实现了统一。从编辑上看,诗集文本的不规则排列也是对诗歌形式感的实验和探索。

诗人倮倮、小说家马拉、媒体人安石榴等嘉宾也在研讨会上进行了发言。

广东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著名诗人杨克总结:自2005年在素不相识的前提下编发了他的组诗《姐姐》至今,认识刘春潮已有10个年头了。10年来他的诗歌创作一直在我关注的视野之内。熟悉刘春潮的朋友都知道,他的才华是多方面的,这源于他既是画家又是诗人的双重身份。客观的说,刘春潮是在异乡的白族诗人,他以少数民族对世界的现代感受和对当下问题的看法入手,自由随性,举重若轻,有现代意识,文本有“先锋自觉”的一面,这和他的画是对应的。刘春潮的诗有血有肉,有情有意,是广东为数不多的诗歌和绘画都能企及一定高度的年轻作者。他的诗具有淡定、从容、哀而不怨的唯美风格。诗人和画家的双重身份,使其对诗歌与绘画之间的关系理解和表达迥别于普通的诗人与画家。

诗人刘春潮:感谢各位老师、朋友千里迢迢冒着酷暑来参加我的这本诗集研讨会。刚才各位已对我诗歌中存在的亮点与不足做了充分的发言,这些发言将指引我今后的创作,不断进步。我常说一句话:“没有抵达,只有靠近”,那就让我们一起努力,靠近,再靠近文学的彼岸,谢谢大家!

与会专家对刘春潮的诗歌语言质朴、意义隽永,深刻表达了一个诗人对故乡、异乡、亲人、人类命运与归属的考量,有无限的漂泊感,却在无奈中给人思考的力量。这位来自边疆少数民族,生活在广东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青年诗人,用直接有力、当代个性的文字表达了其在这两者之间的矛盾与挣扎,引发了我们对“新乡土诗歌”的深刻思考。

研讨会由著名诗人卢卫平主持,中央电视台、广东电视台、广州电视台、中山电视台、中山电台媒体进行了现场采访。羊城晚报、广州日报、新快报、新华社广东分社、中新社、人民网、网易、新浪、南方报、大洋网、信息时报、民营经济报、新华社广东分社、新闻社、中国新闻社广东分社人民网等媒体进行了报道。

 

整理:楚风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