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展示 > 叶轼灵 > 正文
管窥蠡测贾平凹
点击数:871    更新时间:2010-7-19 17:07:50    

这篇短文只因看了贾平凹先生对有关“知青”、“干校”有感而发的话有感而发。

    贾平凹先生在九十年代发表的《我是农民》中写道,“我读过许多知青小说,那些城里的孩子离开了亲情、离开了舒适,到乡下去受许许多多的苦难,应该诅咒,应该倾诉,而且也曾让我悲伤落泪,但我读罢了又常常想他们不应该到乡下来,我们就该生在乡下吗?一样的瓷片,有的贴在了灶台上,有的贴在了厕所里,将灶台的拿着贴往厕所,灶台上的呼天抢地,哪里又能听到厕所里的啜泣呢?而我那时是多么羡慕着从城里来的知青啊!他们敲锣打鼓地来,有人领着队来,他们从事着村里重要而往往是轻松的工作,比如赤脚医生、代理教师、拖拉机手、记工员、文艺宣传队员,他们有固定的中等偏上的口粮定额,可以定期回城,带来收音机、手电筒、万金油,还有饼干和水果糖。他们穿军裤,脖子挂口罩,有尼龙袜子和帆布裤带。他们吸引了村里漂亮的姑娘,姑娘们在首先选择了他们之后才轮到来选择我们。”类此这个意思还见诸于贾先生的当今多篇文章里。

这样的议论,若出自于当年挣扎在生活底线上的农夫之口,也还罢了,因他们确会囿于个人当时极度匮乏物质生活、狭窄的视野,以及当时仇视知识、知识分子的大氛围(当时中学生也被算作知识分子),说出这样的话是毫不出奇的。可是,在历史已翻过荒唐的一页,而且更重要的,就是作为一个作家,审视人物、事理、历史,理应有高于一般人的眼光,可贾平凹先生 为何在时过境迁三十年的今天,对那段历史的认识还停留在一些很表层的东西上,仍死抱这种见解,仍在瞎起哄,这究竟是见识的浅簿,还是性情的浇漓?

贾平凹先生所指的“灶台的瓷片”与“厕所的瓷片”含义已很清楚了,相信谁都不会曲解了。那么,“灶台的瓷片”仅仅是因为“离开了亲情、离开了舒适,到乡下去受许许多多的苦难”而“呼天抢地”吗?翻开那页虽已开始泛黄,但仍字字清晰的历史看一看,字里行间分明写着和“吃人”也差不多的“挖心”二字。“灶台的瓷片”(自然包括干校的干部和知识分子),当年那种报国无门、空嗟髀肉复生的羞愧;对魑魅魍魉倒行逆施,自己束手被擒,毫无招架能力的屈辱;肚里哀叹着民生之多艰的同时,嘴里乃歌颂着“形势越来越好”的人性扭曲;那一切都怎样的日夜噬啃他们自己的心啊。我们的老祖宗很有见地说过:“哀莫大于心死”,依我看,“灶台的瓷片”多是为日趋被挖空的心而“呼天抢地”,因为只有这种“呼天抢地”才真正能震撼人心,这样的文艺作品才能使得包括贾平凹先生在内的读者“悲伤落泪”。试问,假如光描述“灶台的瓷片”“离开亲情、离开舒适、到乡下去受许多多苦难”的作品,就能使人“悲伤落泪”吗?这个问题我相信作为作家的贾平凹先生应是非常清楚的。

可是,贾平凹先生到底为什么现在还要这么使劲起哄呢?

由此,我恍然大悟贾平凹的长篇《废都》为什么写成那样,是否因先生向来只关注人的形而下的需要,而总是忽略人的形而上的需要,若是这样,对盼望先生拿出伟大的作品问世的读者来说决非福音。

     我读懂了贾平凹了吗?

 

 

                                              2000年2月3日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