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展示 > 张俊彪 > 正文
感觉,是幸福的——读张俊彪《精神与精神性》随感
点击数:823    更新时间:2010-10-15 17:31:49    

晓理

  马克思在《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一文中,曾引用塔西佗的话说:“当你能够感觉你愿意感觉的东西,能够说出你所感觉到的东西的时候,这是非常幸福的时候。”

  不错,在阅读张俊彪《精神与精神性》(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这部阅读札记的时候,我就有这种“分享”的感觉。当然,对于一部严肃、凝重、艰深的思想性读物来说,从中能读出感觉,进而读出一些情趣和愉悦,这需要读者具有与作者相近的执著和孤寂,其本身就包括了一种苦乐的辩证法。

  《精神与精神性》是进入本世纪以来,作者博览群书、殚精竭虑,对当下精神文化、社会人生及个体创作深思熟虑的思想结晶。作品以日记体的“拾珠”体式,由“文学”、“艺术”、“审美”、“哲学”、“宗教”、“悟识”等6根线串缀而成。给我的总体感觉是满纸珠玑,目不暇接。而我最喜欢的是“悟识”篇,它不但归纳和提炼了前5篇的内容和观点,且更能够体现作者独立思考和反思批判的力度。

  悟识似乎谁都明白,但词典上竟然查不到解释。我且以为:悟识是点燃思想的火花,是照亮心灵的神灯。我觉得“悟识”篇的写作特点和所体现的精神境界,可以分两个层次来把握或感觉。

  在形式层面上:这种悟识是追忆性的。经过人世的沧桑,经过官场的沉浮,经过创作的得失,作者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时光透过记忆的筛眼,滤去了往昔那众多纷繁的人和事,留下来的,当是不会忘却的。”这时候,若碰上一部好书,一部能唤醒你的感觉又能体谅你感觉的书,就像遇到了一位久别重逢的故友或知音;你向它敞开了心扉,让它熨平时光的皱褶,擦亮心灵的锈渍。于是,你充实了生命中一些曾忽略的经验,譬如:“生命经验是对生命不断的思考和反思。”彻悟了人生中一些用法律和文件都无法阐明的道理,譬如:“当人把很多事情真正明白过来以后,各自的生命过程也就临近终结了。”

  这种悟识是“经典”型的;札记需要用比较精当、集约的文字,传导大量而丰沛的思想信息。这就要求作者在情感上杜绝虚假和说教,在表达上杜绝空谈和泛谈。“悟识”全篇仅用了不到两万字的篇幅,时空跨越古今中外,内容涉及人类精神世界及思想文化领域的方方面面,特别是触及到对当今后工业文明和后现代主义的审视与剖析。所得出的结论,所生发的观点,所凝结的智慧,大都是作者设身处地、苦读慎思的结果,看得出这里面有些观点已达到了思维的临界,或叫心灵的极致,表现了作者直逼“真理”的追求,达到了传统所说的“画龙点睛”的效果。目录或压缩饼干似的精练传达,适宜于让行色匆匆的当代人、甚至是当下文化人,驻足片刻就能像接收手机短讯一样,接收到一片思想的光束。

  这种悟识是顿悟式的。一部阅读札记,最重要的不光是集散着人类思想的成品,重复着大师们的箴言,而更多地是要能“融入”,要有自己的独特感悟,要有个体思维的再创造。这是一个精神能量的吸收、转化、再发散的完整过程,在这个传感隧道中,顿悟是开启和照亮它的关键。“悟识”中的许多真知灼见,便出自作者对世道人心的明察顿悟,出自审美思维创造的“灵感”闪现,有的不禁能令人联想起“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意境。这里面不乏情理的碰撞,思想的火花,心灵的洗礼,有结惑的苦闷,也有释疑的甘饴。

  在气质层面上:悟来源于识,最初的感悟大都通过学识见识获得。古人所谓“好学勤力,博闻强识”,“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就是这个道理。关于悟识与求知心境的关系,朱熹《朱子语类》中早有阐述:“不虚不静,故不明,不明,故不识。”在市场经济人心浮躁、物欲横流,大众文化对想像形成遮蔽的今天,“只有身与心都获得宁谧的人,才有可能潜心去研究哲学、神学和宗教,也才有可能进入真正意义上的文学艺术的创造,而不是平凡的创作。”作者的这种“以静制动”的治学态度,就可望升华成“清风明月”般的人生境界,奠定了他获得悟识的精神源泉。

  悟识在很大成分上,可归结为某种智慧。但从作者的身份考察,他阐发感悟的一个突出特点,与其说是睿智毋宁说是勇敢。这是一种独到的胆识,一种“在场”的批判。例如,出于对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的忧患,作者敏感觉察到:“对当代中国而言,最大的困难和问题并不是任何的内忧外患,而是直接影响着国家与民族发展去向的权贵资本的出现并日趋形成……”再如,出于对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反思,作者省悟到:“知识分子的概念其实是从启蒙时代权力与知识的结构过程中才得以确立的,而这种权力—知识的结合恰恰是现代性最显著的特征,也是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联合产物。”当然,这仅是一家之言,并不一定会引起所有人的认同,但具悖论意味的是,类似这种独树一帜的悟识,单靠学识往往是“通透”不了它的,还要靠一定的勇气和胆识,靠与胆识相匹配的势能,才能达到登高一呼的启蒙效果。

  悟识的最高层次,还是来源于作者对世事的洞察,对生活的真诚,对理想的追求和对社会的责任。可以将这些情感和关怀,划归在志识的层面。志也者,训诂为“心之所之”。古人常将才、识、胆、力的大小归绺为志识的高低,志高则其言洁,志大则其辞弘,志远则其旨永。清何彤文《谌芸藩诗集序》言:“夫诗以言志,而言即心声,往往篇什所陈,其人之性情见焉,学识见焉,所历之境遇亦见焉。”正是从志识的层面来考察,我们才可能将一般的感悟上升到参悟、彻悟的程度,才可能感觉到文若其人,文格背后的人格、品格。“一个好官,他的仕途应该而且必定是一种为百姓负荆赎罪的生命过程。”这是作者对官场的参悟;“人生的幸福,不在于金钱、权力、物质等,而在于内心的丰足、精神的充溢,以及生命的恬静、和美、宁谧、温馨和闲适。”这是作者对人生的彻悟。

  悟识对于思想情感和语言表达来说,永远处在一个相互磨砺、相互提携的过程。它充满了辩证的思维法则,也需要更自觉地运用辩证的语言格式来表达。譬如说:“一个人只有真正地战胜和克服了内心的自卑”,他才会谦虚起来;再如:“启蒙的目的都是使人们摆脱恐惧,成为主人”;但“完全的启蒙”却引起了新的恐怖主义,迫使人沦为知识的奴仆……如此等等。让后半句与前半句在逻辑上“对立统一”,这种改动就是实现语言“辩证”表达的格式之一,它在逻辑上并非顺水推舟,而是峰回路转,至少读来令人更提神、更有咀嚼味些。

  另外,悟识还应该是对表象(存在)的不断超脱(超越),它有一种大将风度,对尘世万物皆提得起放得下;不让悟识成为精神负担,这本身就是一种悟识。正如不让功名成为创作路上的一道障碍,这正是获取功成名就的一种悟识一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