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少男少女 > 2010年10A期 > 正文
子曰马三疯,请你回来吧
点击数:1411    更新时间:2010-11-3 17:16:53    

恐龙抢苹果

没人喜欢我外公。包括老妈在内。理由只有一个,他是个脾气又臭又怪的倔老儿。12岁那年,我们为了水果盘里最大的苹果吵过一架。那时他还是比较年轻的老头儿,一头乌黑的假发,配着闪亮劲白的假牙。他从山东来上海,一进门就拍我的头说:“这丫头,长的真壮实。”

和我一起温书的同学,集体笑喷了。从此,班里流传一条真实度很高的谣言,陈珊珊同学的营养加餐是猪饲料。

中秋,老爸公司发了一盒漂亮的“红蛇”,我拿了只最大的,刚要张嘴,他在一边就开腔了:“小珊,你没听过孔融让梨的故事吗?”

你看,他就是这样,想吃大的,还要给出典故。可是斗嘴的智慧,他远不及我。我说:“听过啊。可这是苹果,不是梨。你是我外公,也不是我哥。”

“但故事的理道是一样的。”

“不一样。”我反驳说:“那是中国故事,不适用进口水果。”

外公没词了,干脆抢过我手里的苹果,“咔嚓”咬了一口,大方地塞给我说:“拿去吧,没咱老家的苹果好吃。”

他用恐怖又恶心的假牙咬了我的苹果,还敢和我讲孔融。他根本就是“恐龙”!

我瘪着嘴,一个远投,把苹果扔进了垃圾桶。老爸在一旁说:“大过节的,别和小孩子呕气。”

外公却咄咄逼人地说:“我教她孝顺懂礼,是为了你们好。你护什么短啊?”

那一年的中秋,过得相当不愉快。我和老爸黑着脸看电视,老妈坐一旁冒冷汗。外公一个人站在阳台唱吕剧版的“明月几时有”,直到N遍之后,他忽然转过头说:“明天,我要回老家了。”

我的心里,一片叫好。老爸客气地说:“这么着急走,是不是怪我们做得不好了?”

外公却摇头晃脑地说:“子曰……色难。”

那年《武林外传》正当红,吕轻候的招牌台词从外公的嘴里说出来,我差点条件反射地接一个字——去!

太极马三疯

再见到外公已是两年后了,初二的暑假,我陪老妈去山东看他。那时他迷上了打太极。他衣柜里挂满了随风飘的绸缎唐装,每天穿在身上冒充武林高手。他见到我,爱不释手,一会摸摸我的头发,一会拉拉我的手,嘴里还振振有词地说:“小珊真好,知道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儿。”

我到外公家的第二天,他就在清晨五点三十分出现在我床头说:“起来,晨练了。”

我没好气地说:“疯你的去吧,少管我。”

他咳了一声,说了句很潮的话,“我的地盘,我做主。”

那天,我被他的拎去海滩,看他带领一群退隐江湖的老年活动队打太极。没想到,外公还很有人气,有个响当当的名号——太极马三疯。

“马三疯”他老人家,打完拳才想起躺在沙滩上的我。他说:“丫头,怎么愁眉苦脸的? 早晨出来运动多好。”

据可靠网站调查,14岁的女生,普遍患有“起床气症候群”。我腾地坐起来,不管不顾地说:“和你说实话吧,我来不是因为我想你,而是因为不用补课,不用参加暑期班,我每天学习都要累死,拜托你明天早晨不要吵我!”

那天,我把外公晾在一边,倒头睡在沙滩上,直到中午时分,才悠悠醒过来。“马三疯”很有侠义精神的租了把巨大的阳伞撑在我头上。他递给我一罐冰凉的王老吉说:“给,降降温,女孩子这么大火气可不好。”

我坐在沙滩上,吹着海风,喝着凉茶,心情突然大好。我说:“外公,知道为什么你不招人喜欢吗?”

“总是强迫别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呗。”

“原来你都知道。”

外公却忽然转过头对我说:“可我是为了你们好啊。”

我原本是要继续讽刺他的。但透过他昏黄的眼睛,我仿佛看见他一根筋的大脑。他的作法,确实让人厌恶,我却不能无视他关怀的真诚度。我张了张嘴,心里那些大规模杀伤性的反驳,都弱渐成了一句话:“其实我们也都明白的。”

那年夏天,老妈担心我的英文补习,住了五天就要回上海。外公公然露出“马三疯”的真面目,暴跳如雷的发了一顿疯。老妈吓得花容失色,答应再住一个星期。

只是我知道的,外公的这次疯脾气,是为了我。

第二天清晨,我陪他去打太极。我一边慢悠悠地做着推手,一边说:“谢谢你啊,马大侠。”

外公却无比感慨地叹了口气说:“唉……我又强迫你妈了,是我不好。”

打“鬼”外公

就在今年的春天,外公又来了。据说他心脏不好,是来看病的。为了保证外公良好心态,老妈执行非常严格的文字狱,谁也不许提半个“病”字。

那时,我正备考五月的SAT,单词背到脑袋发胀。外公没有了海滩和老年粉丝,在家闲的发慌。周末,他趁老爸老妈加班不在,偷偷跑过来对我说:“小珊,你学的累不累?”

“累。“

“那咱们一起出去走走好不好。”

于是,他成了我偷懒恰当无比的理由,我带着他去“七浦”淘宝。我发现shopping真是减压,可惜外公走得两腿发抖。他说:“丫头,你带着我‘烧瓶’,就是游上海呢?”

“对啊,把这里逛完,上海一半的服装店都不用逛了。”

我原本是理直气壮的,但在外公愤愤不平的目光里,还是带着他就近去了杜莎夫人蜡像馆。其实,那些蜡像有什么好看呢?关键还是套票里的“惊声尖叫”。那是我几次想去,都被老妈拦下的“鬼”地方。外公一听说有“鬼”看,好胜心就来了,他说:“不用怕啊,有外公保护你。”然后我们一老一少,带着3D眼镜,抓着绳子,战战兢兢地被领进了“小黑屋”。那里鬼影绰绰,鬼哭狼嚎,突然,一个白面厉“鬼”跳到我面前。我刚叫个开头,外公就大喝了一声,劈面给他一掌,把他打翻在地。

唉,我都忘了,他可是武林高手“马三疯”。只是惊悚屋之旅,变成了保安室之旅。

外公不怕鬼,但是看见保安却有点急了,他说:“鬼是我打的,你们把小珊带进来干什么?”

保安刚要张嘴说话。他就“咚”的一声倒在地上。真没想到,外公还有这么多的花招,演技超好!我当然要全力配合,激情四溢地扑上去,大喊:“外公,你怎么了,你们对我外公怎么了!”

可外公的眼紧闭着,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抓着胸口的手不停地抖。保安队长一把推开我说:“别碰他,心脏病发了。快打120。”

而我呆愣地站在一旁,惊慌地说不出一句话。

1000块的烧瓶

“他有心脏病,你带他去鬼屋?”

“你不在家学习,都处跑什么?”

“你差点要了他的命,知不知道?”

……

老妈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压着声音对我碎碎念。我望着她说:“我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考试了。你知不知道?”

老妈立时没了声音,她的眼神避开了我的目光,低低地说:“第一次考SAT,考多少分都行,别把自己搞的太紧张。”

我看了眼病房里的外公,说:“你还是劝劝他,别那么爱紧张吧。”

一周后,外公出院。我飞去香港参加考试。老妈老爸在电话里轮流为我打气,外公见缝插针地说:“小珊加油!”

我没答话,把电话挂了。他给我惹的麻烦够多了。可是外公的短信很快就追进来了。他说,我在你包里最底下放了1000块。听说香港购物很好的,你考完了,拿去“烧瓶”啊。外公这次真走不动了,不能陪你了。你要玩得开心点。

我回,“你可真多事。”但手指在确定键上摸了许久没有发出去。

说实话,我有点怕他关心我。被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关心,总觉有点毛毛的。

苹果砸出的怪味道

香港的行程很紧,没时间玩就回来了。而外公也开始了住院手术前的大检查。我们两个都有点神经兮兮。他听到“医院”两字和我听到“成绩”的反应完全一样,绝对心惊肉跳。

SAT的成绩,终于在三周后出来了。我拿到了2050的高分。我兴奋地跑去老妈的卧室报喜。可是她却高兴得很勉强。我说:“怎么了?还不够高?我申请念高中欸?这个成绩申请大学都够了吧?”

老妈十分为难地说:“你外公要做手术。你留学的钱……必须动了。”

原来,巅峰跌到谷底,只是一瞬间的事,根本不用去欢乐谷坐过山车!

我昂着头质问:“凭什么?我小时候,他就抢我苹果,大了,他还抢我留学的机会。他是我外公吗?他和我有仇啊!”我把他给我的1000块从皮箱翻出来,扔在床上说:“他不是一般的有花招。怪不得给1000块哄我开心,他以为这样我就不和他计较了吗?”

老爸悄悄关上房门说:“小声点,别让外公听见了。再说,你才多大?留学的机会有的是呢。”

我却一把推开他,跑走了。

那天晚上,外公又站在阳台上,唱起了那首吕剧版的“明月几时有”。

我推开窗子喊:“心脏病还折腾,让不让人睡觉了!”

外公就在第二天清晨,不告而别。他只在客厅的茶几上,留下只新鲜紫红的“红蛇”。那苹果真红,红得就像许多年前,他咬过的那只一模一样。

老妈说:“这回你满意了?”

我拿起苹果,再次远投进了垃圾桶,只是“咚”的一声,却把我心里砸出个洞,有些温暖的东西慢慢地流走了,只剩下空空的,凉凉的,像化了又冻起的DQ,味道怪怪的。

色也容易

外公走后,很长一段时间。家里都维持着一种奇妙的冷气场。老妈几次请外公回来,他都不肯听完就挂了电话。那时临近期末,题山题海,让我没时间多想。直到有一天,语老师在讲卷子的时候,念起了《论语·为政》的一段。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外公的典故在这儿呢。他当年忽然蹦出那四个字,大概是想说,我不要你们给我钱,我只要你们对我和颜悦色。

只是,对外公他老人家和颜悦色真的很难啊。每天听他指手画脚,小宇宙都要爆发一万遍。可是想起他肯为了我能多玩几天,就和他的爱女大发脾气;想起他带着问题心脏,陪我勇闯鬼屋……我的心里,还是藏了那么一点愧疚。其实,我心知肚明他给我的那1000块,是想让我开心。然而我却蛮不讲理的把它歪曲了,只因为我自私地不想用自己留学的费用,去挽救他那颗患了心脏病的心。

我知道,老妈是请不回外公的。只因为我一直没有懂得他的“子曰色难”。其实,那句2000年前伟大导师的名言,2000年后依然适用。

老师说:“陈珊珊,你笑什么呢,这句话你明白什么意思了吗?”

我说:“这句话,我已经学了五年了,全班没人比我更明白。”

那天课间,我用手机拍下自己最真诚快乐的表情,发给了外公。我留言说:“对不起,三疯大侠,请带着你那颗容易受伤的心回来看病吧,其实色也挺容易的,你懂的! 哈。”

责任编辑:刘 春 snsnbjb@yahoo.com.c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