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人间 > 2010年01期 > 正文
迟来的眼泪
点击数:994    更新时间:2011-1-4 11:11:38    
邓丽霞  罗冰
  
  2009年9月30日对于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古宋镇的赵某洋来说是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十月怀胎的妻子已经进入了临产阶段,不出几日,孩子就要呱呱落地了!
  即为人父,孰人不喜?赵某决定约上几个小兄弟提前庆祝一番,不料小酒正喝着,几个身穿蓝色制服的公安民警仿佛天兵神将突然站在了赵某面前,一双锃亮的手铐犹如一盆刺骨的冰水浇灭了赵某即为人父的所有激动与喜悦。小兄弟们惊得目瞪口呆,然而个中缘由,当事人赵某的心里是再也明白不过了。
  
  三万元换来假判决书
  事情还得从2008年10月18日说起。
  家住中山市东区的谢女士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自从丈夫因涉嫌抢夺关进了看守所之后,谢女士就独自支撑起了并不富裕的家庭。2008年10月18日,谢女士收到一个自称是看守所管教所发来的手机短信,短讯称其丈夫周某龙在看守所打伤他人,要其支付医药费360元,并将钱存入一个姓名为“熊某”的银行帐号,否则看守所的大队长就要告其丈夫,让其丈夫多坐一年半的监。闻此消息,谢女士又急又气,但却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按要求往“熊某”的帐户里存入了400元。几天后,谢女士被告知其丈夫加刑的事已经解决。
  有幸能认识丈夫在看守所的管教,谢女士赶紧抓住机会向对方打听丈夫在看守所的情况,当问及丈夫的案子是否已经判刑的时候,该管教说其丈夫被判了4年半,但是如果给他3万元,他就可以让其丈夫只判1年。谢女士当下喜出望外,感恩不已,立即按照该管教的要求,先后存入了两万元到姓名为“熊某”的银行帐号,然后约好11月12日到看守所门口两人会面,拿到了丈夫的判决书后,谢女士即将剩余的一万元交到了该管教的手中。
  有此等贵人相助,谢女士可谓是满心欢喜,可是当她拿着判决书到法院咨询的时候,法院工作人员的回答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令谢女士当场呆若木鸡,原来,自己东挪西借花3万元换来的居然是一份假判决书!
  谢女士随后来到东区公安分局竹苑派出所报了案。
  
  三千元为儿子保平安
  被此等伎俩忽悠的还不止谢女士一人。
  今年6月16日,关押在市看守所的留所服刑人员陈某因表现良好获得了一次打亲情电话回家的机会。谁知电话一拨通就遭到了父亲的一顿声泪俱下的痛斥:“你这娃啊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进到那里去了还要惹事生非!现在被你打的那人咋样啊?会不会给你加刑啊……”一直在看守所遵守监规、安心伏法的陈某当下就被父亲骂懵了,父子俩交流了半天才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原来不久前,陈父接到了一个男子的电话,该男子自称是陈某的管教民警,姓王。电话中“王管教”告诉陈父:陈某在看守所服刑期间与人打架打伤他人,为免于加刑,要求其汇3000元到一指定的银行帐号,帐号姓名为“熊某”。救子心切的陈父放下电话后来不及多想就急忙叫在浙江务工的女儿陈某敏和在中山市三乡镇务工的老乡兰某高分别向“熊某”的银行帐号汇钱,共计3000元。
  父亲的叙述让陈某越听越糊涂,越想越气愤。首先自己没有在看守所和人打过架,而且自己的管教也并不姓“王”。肯定是骗局!陈某挂上电话后赶紧将此事向看守所相关领导做了汇报。
  
  三人曾经同过监室
  “同一姓名、同一帐号,同一手法,这绝对不是巧合!”为维护看守所的良好形象,维护在押人员家属的合法权益,市看守所所长胡学增立即指示本所狱政大队民警全力配合竹苑派出所做好相关的侦查工作,一定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让人颇为不解的是:周某的妻子谢女士是中山本地人,而陈某的老家却远在四川,这个“假管教”是如何掌握两家通讯地址的呢?
  “此人一定曾经在我们看守所关押过,而且和周某和陈某同过监仓!”胡学增所长一语道破了天机。
  经过缜密分析和层层筛查,一名曾经在市看守所服过刑的男子——赵某洋纳入了警方重点怀疑的对象。
  确定了嫌疑对象后,侦查人员立马和陈某春的父亲及其妹妹陈某敏取得了联系,然后到三乡镇找到了陈某的老乡兰某高,询问有关被骗的情况,以此形成了相关的证据。
  一张捉拿“假管教”的天罗地网随后层层铺开……
  
  “新爸爸”再度沦为阶下囚
  赵某洋到底何其人?
  赵某洋,男,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古宋镇人,2008年5月7日因涉嫌抢夺被刑事拘留,后被判处拘役五个月, 2008年10月5日于中山市看守所刑满释放。
  对于手铐并不陌生的赵某洋知道坦白从宽是唯一的选择和出路,因此对自己冒充管教民警实施诈骗的行为供认不讳。原来,自从2008年5月7日因涉嫌抢夺被关押进了看守所之后,狡猾的赵某就暗自记下了几名同监室人员的家庭通讯地址。2008年10月5日,赵某刚一刑满出所,便迫不及待的伙同社会人员刘某(负案在逃)开始向在押人员家属实施诈骗。不到一个月的工夫,赵某就轻而易举的从在押人员周某的妻子谢女士那里骗得了三万元。尝到了甜头后,赵某继而打起了在押人员陈某的主意……
  出师大吉且屡战屡胜,赵某颇为自己生财有道的聪明才智感到得意自豪。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出狱还不到一年,赵某又一次沦为了阶下囚。
  用“悲伤”或“悔恨”似乎都不足以来形容赵某此次入狱的沉重心情,因为就在他被警察带走的第二天,其妻为他生下了一个胖呼呼的小婴儿……
  “娃崽长啥样我都不知道,我真是罪有应得啊!我有什么资格做父亲?再关上几年,娃崽还认我这爹吗?……”看守所里,初为人父的赵某双手捂着面,两行眼泪流出指缝,滑过手背,最后滴在了灰白的手铐上。
  
  链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九条规定:冒充国家机关人员招摇撞骗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之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冒充人民警察招摇撞骗的,依照前款规定从重处罚。
  责任编辑/胡亚军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