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人间 > 2010年01期 > 正文
名校教授是“嫖娼”还是玩“一夜情”
点击数:1546    更新时间:2011-1-4 11:12:55    

                        醉红尘 
  
  2008年8月7日晚,56岁的北京某著名大学副教授卓不群与一名外国籍女子发生性关系,并支付给女方1500元,经举报被警方查获后,警方依法对其作出拘留14日的治安处罚决定。卓不群不服行政处罚,将公安机关告上法庭。
  2009年6月1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卓不群的诉讼请求,维持公安机关处罚决定。名校教授、外国女郎,再加上嫖娼本身的暧昧色彩,使得这一新闻迅速成为热点事件。
  
  人生活得太拧巴,奥运会前夕自减压
  
  对于教授马列主义原理的副教授卓不群来说,他的前半生真是活得太“拧巴”(北京方言:偏执、别扭,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了!
  卓不群今年56岁,从教20多年来,出版参与写作的专著和教材5部,多次被邀请参加国际性学术会议。他的学术成绩斐然,可职称却始终上不去。他从1987年研究生班毕业后,担任助教开始熬到讲师,但直到1999年他45岁时才评上副教授,而且这副教授一干就是10年,始终难以扶正。
  原来,卓不群当年研究生毕业时,因为英语考试不过关,没有被授予硕士学位,拥有的仍然只是学士学位。也正因如此,很多同龄人都已经有了正高职称,而他还只是一个副教授。
  卓不群知道自己不能跟别人拼文凭、拼学位,只能拼学术成果,尽管他后来硕果累累,然而却没有给他带来多大改变。在一次次评正高职称失败后,卓不群不服气,拿出自己出版的专著、在核心期刊发表的论文等研究成果,摆在职称评委组和有关领导面前。可领导为难地告诉他说:“每一个评上正高职称的人,都有自己的研究成果,得综合起来看,现在名额有限,忍忍吧,等下次吧……”
  在教学上,卓不群也不省心。他重视学风,要求学生保持绝对安静,他讲,学生听。有一次,几个学生不停地在课堂上窃窃私语,还不时接听手机,卓不群感到非常恼火,卓不群只好请他们出去。于是,卓不群在学校论坛发帖倡导学风。没想到,很多学生对他填鸭式的教学方式群起而攻之,闹得他很不痛快。
  更让卓不群活得憋屈的,还有一个难以启齿的原因。按照卓不群后来在法庭上的说法,他跟妻子感情不好,已经有10年没有性生活了。至于具体什么原因导致夫妻失和,他不愿细说,只说考虑到孩子和面子的问题,两人都没有提出离婚,彼此也不干涉对方的生活,就这么冰冷地熬着婚姻岁月……
  评职称受阻,得不到学生信任,跟妻子别扭10年。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的卓不群,活得实在有些“拧巴”。在单位里,他总是郁郁寡欢,除了上课也很少与人交往。不过,他跟比他小十几岁的副教授孟沂蒙关系很好。孟沂蒙是一个豁达开朗的山东汉子,非常敬重卓不群的学识水平,也很为他的遭遇不平。
  有时,卓不群也把自己的郁闷跟孟沂蒙说一说,孟沂蒙只能劝他想开点,说:“古人云,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何必计较那么多呢,很多事情郁闷也没有用的,不如自我图个开心……”
  卓不群没那么潇洒去笑傲江湖,只能拧巴着。能够给予他些许安慰的,惟有网络。
  
  情人节里会“情人”,岂料警察堵住门
  
  2008年7月底,学校提前放假,天气闷热,闲极无聊的卓不群只好上网闲逛。在网络聊天室里,不时蹦出一个个招嫖信息,打着“提供各国美女”等幌子,留下各自的手机或QQ号等联络方式。这些信息让卓不群蠢蠢欲动,但他却不敢轻易尝试。
  8月7日这天,是中国传统的“七夕”,很多人都把关注的目光投入到第二天即将开幕的奥运会上。卓不群邀请妻子出去走走,但妻子没有兴趣;约孟沂蒙去喝酒,孟沂蒙要在家陪妻儿过节。听了这话,他心中也更加伤感:别人都是夫妻和睦,唯独自己守着妻子却愈加孤独。
  寂寞就像寒潭透彻骨髓,卓不群终于决定找个人,与自己一起共度七夕情人节。可是,找谁呢?他想到了那些黄色广告……
  从晚上7点开始,卓不群分别用手机给那些发布招嫖信息的人打了一圈电话,最终他相信了一个名叫彼特的皮条客。因为彼特的话听起来非常真诚:一是提供的地方安全,是在高档公寓内;二是保证绝对是外国美女,否则不收费;三是价格高,其他招嫖信息都是三五百元,而彼特的开价却是1500元。一番讨价还价后,彼特答应可以降价到1300元。
  放下电话后,卓不群兴冲冲地赶到了彼特指定的朝阳区某某嘉园,敲开了2号楼409房间那扇虚掩的门。进门后,他才发现,房间里竟然有两个外国女人。由于卓不群仅仅懂一点英语,他只好用汉语说:“两位小姐好,我是来过情人节的。”
  意外的是,那个年龄大些的女子竟会说地道的北京话。她自我介绍说:“我是法国人,叫艾瑞莎。这位是芭芭拉,是意大利人,是我的好朋友。”
  于是,卓不群就坐下来跟她们聊天。也许因为是艾瑞莎的汉语更流利,卓不群最后选中了艾瑞莎。于是,芭芭拉知趣地躲进厨房去听音乐。
  在聊天中,卓不群询问艾瑞莎汉语为什么这么好?艾瑞莎说:“我是做翻译工作的,所以汉语好一些。而且我在中国生活过很多年了,曾经跟一个中国丈夫生活过8年,去年才离婚……”
  美丽的法国女郎,性感的女翻译,卓不群兴奋得有些不能自已,表现出他这个年龄少有的激情……
  事后,两人互留了手机号码,以便今后联系。卓不群本来可以只给1300元的,但他还是给了艾瑞莎1500元。随后,他依依不舍地起身离开。
  而只穿着睡衣的艾瑞莎顾不上换衣服,穿上拖鞋打开房门准备送走卓不群。就在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两人同时惊呆了:两个警察正堵在门口!
  原来,自从艾瑞莎搬到这里来了之后,每天都有不同的男人进进出出,邻居怀疑她们在从事卖淫活动。当卓不群鬼鬼祟祟地上楼之后,邻居报了警。
  2008年8月7日晚上8:30,朝阳区公安分局治安支队的两位民警来到了409房间门前。由于举报人也只是怀疑,里面居住的又是外国人,民警没有贸然破门而入。正在两位警察商量着如何进门才妥贴时,门却突然开了,穿着暴露的艾瑞莎正要送卓不群出门。两位警察当即上前,亮出了工作证和检查证,随即对卓不群、艾瑞莎和芭芭拉进行了询问。
  面对威严的警察,艾瑞莎只好承认卖淫的事实。警察拍摄了5张照片作为证据,分别为:艾瑞莎卖淫所得1500元人民币;艾瑞莎和卓不群的手机记录,其中艾瑞莎的手机显示她与介绍其从事卖淫活动的彼特于8月7日19:20左右有通话记录;卓不群的手机显示他与彼特也有通话记录。
  随即,艾瑞莎、芭芭拉和卓不群被警方传唤至朝阳分局六里屯派出所,进行询问调查。
  
  骑虎难下告公安,证据确凿空遗恨
  
  在调查中,艾瑞莎供认,她并非法国人而是俄罗斯人。2008年8月初,她给专门介绍卖淫的彼特打电话,表示愿意通过卖淫挣钱,双方约定由彼特与对方谈价格,艾瑞莎每接一次客可得300元人民币。接着,艾瑞莎供述了8月7日与卓不群发生性关系后对方支付了1500元的事实。而芭芭拉也并非意大利人,其实是乌兹别克斯坦籍。芭芭拉也证实了卓不群嫖娼的事实。
  警方分别对卓不群、艾瑞莎和芭芭拉3人进行了询问,并制作了《受案登记表》、《检查笔录》等文件,卓不群和艾瑞莎等人分别在笔录等文件上签字、按指印。
  随即,朝阳分局对艾瑞莎和卓不群作出《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艾瑞莎处以行政拘留14日、追缴人民币1500元的处罚。对卓不群处以行政拘留14日、罚款人民币1500元的处罚。
  卓不群原以为警方只不过罚款了事,没想到事态如此严重。他后悔不已地说:“我要陈述和申辩,我的行为属于一夜情,不是嫖娼。”
  由于卓不群强烈要求申诉,警方决定暂缓执行处罚决定,放他回家。2008年10月16日,朝阳分局民警再次听取了卓不群的陈述和申辩意见。卓不群坚持认为他的行为属于一夜情,不是嫖娼。但警方已经取得确凿证据,没有认可他的申辩。卓不群仍然不服,叫来了好友孟沂蒙为他担保。在孟沂蒙提交了《担保书》后,警方再次放他回家。
  卓不群不服行政处罚,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2008年12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朝阳分局的处罚决定。
  为了不进拘留所,卓不群决定起诉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这时孟沂蒙推心置腹地说:“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像你这种被处以拘留14天的行政拘留,一般情况下只通知家属,并不通知单位。你家人肯定不会往外说,如果你找个理由向单位请个假,去看守所呆上两周,然后悄悄回单位上班,就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卓不群摇了摇头说:“我仔细想过了,如果我认了嫖娼,一旦传到单位,最终结果一定是被开除,你也知道,以前就有过教授嫖娼被学校开除的先例。那样我会身败名裂。只有打赢官司,才高枕无忧!”
  2009年1月8日,卓不群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朝阳公安分局的处罚决定。在提交给法院的起诉书中,卓不群认为朝阳分局认定他嫖娼与实际情况不符。他的理由是艾瑞莎的职业是翻译,并非职业娼妓,既然对方不是娼妓,又如何“嫖娼”?事发当天是中国农历“七夕”,他是把艾瑞莎当情人看待的。卓不群还辩称,当时与艾瑞莎同住的还有更年轻漂亮的芭芭拉,他对芭芭拉没有动心,说明他对艾瑞莎是有爱慕之情的,并非只是满足性的欲望。
  因为卓不群对自己与艾瑞莎发生性关系,并付给女方人民币1500元这一事实不持异议。因此,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卓不群的行为是否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第一款所指的“卖淫嫖娼”行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卖淫嫖娼”行为的构成要件应包括:一是发生在不特定的异性或同性之间;二是以金钱或财物为媒介进行交易;三是发生性关系。
  结合本案来看:首先卓不群于案发前上网搜寻外国按摩女信息,与彼特联系后,双方对付费方式和价钱进行约定,即“先发生性关系,而后再付钱。价钱1300元”;艾瑞莎在事前也通过与彼特联系,表示欲通过卖淫挣钱。因此,卓不群和艾瑞莎在主观上均具有进行卖淫、嫖娼行为的故意。其次,卓不群与艾瑞莎此前并不相识。再次,卓不群在与艾瑞莎发生性关系后,共计支付了1500元人民币。
  根据双方都认定的事实,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认为:卓不群的行为构成嫖娼。而对于卓不群一再坚持是“一夜情”,法院认为,构成卖淫嫖娼的关键,在于双方是否以金钱为媒介发生性关系,卓不群认为自己是“一夜情”的说法并不成立。
  2009年3月24日,朝阳区法院一审驳回了卓不群的起诉,支持警方的处罚决定。卓不群不服,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上诉,2009年6月19日,第二中级法院终审驳回了其上诉,维持了一审判决。
  经过几场官司的卓不群,依然无法逃脱行政拘留的处罚。他本来想找点浪漫缓减一下“拧巴”的生活状态,没有想到短暂的欢愉过后,生活反而变得更加“拧巴”!
  幸运的是,无论是警方,还是法院,出于不愿就此毁掉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的善良愿望,都没有公布卓不群的真实身份,因而有效地保护了他的隐私。迄今为止,他所在单位还不知道此事,尚未给他造成更大的困扰。
  终审判决后,或许是心理压力过大,他突然病倒了,被检查出患有冠心病和心动脉血管硬化。警方得知情况后,本着人性执法的原则,对其暂缓执行拘留。
  (由于涉及隐私,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