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人间 > 2010年01期 > 正文
从7岁女孩被“脏死”事件看到的……
点击数:1203    更新时间:2011-1-4 11:13:44    
   海张 
  2008年3月,湖南省株洲市马家河镇新马村村民刘桂安7岁的小女儿刘冰洁因患“怪病”去世,不久,刘冰洁的姐姐刘冰清也患上了和妹妹同样的“怪病”。2009年3月,悲愤不已的刘桂安将离家不远的株洲市龙腾实业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对方支付赔偿金20万元,中国人民大学法律帮助中心专门派律师赴株洲为刘桂安提供援助。而刘冰洁的死已引起湖南省政府和国家环保部的高度重视,当地政府下严令关停龙腾实业有限公司,国家环保部决定投资3000亿元治理湘江。
  2009年10月16日 ,此案的宣判引起当地居民的极大关注。刘冰洁的死究竟和龙腾实业有限公司、和湘江有什么关系?在此案审理期间,笔者远赴湖南株洲,在马家河镇进行了为期5天的调查采访。
  
          五岁女孩突发怪病,三家医院逮不住“凶手”
  2006年7月17日,株洲市马家河镇新马村尚家洲组村民刘桂安突然发现7岁的女儿冰洁眼睛又红又肿,好像十几天没睡觉一样。刘桂安赶紧抱着女儿就往马家河镇卫生院跑。
  卫生院的医生一遍又一遍查看小冰洁的眼睛,也没弄清她的眼睛究竟是怎么毛病。刘桂安在医生的建议下赶紧抱着小冰洁来到株洲市人民医院。
  在株洲市人民医院急诊室,小冰洁一个劲地喊肚子疼,还说头晕,想吐。然而医生对小冰洁进行了各种检查,最后无奈地对刘桂安说:我们也搞不懂孩子到底是什么病,你们把孩子带到湖南省儿童医院看看吧。
  刘桂安又背着孩子来到湖南省儿童医院。儿童医院立即组织专家对小冰洁的病情进行研究,初步诊断的结果是:狼疮性肾炎、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然而很快,专家组又对先前的诊断结果提出了质疑,因为对症治疗后,小冰洁突然呼吸困难,身体内的血红素急剧下降,这说明,蛰伏在小冰洁体内真正的“凶手”并没有被找到。
  半个月后,刘桂安带着女儿回到了新马村。由于查不出病因,医生只能先用药物稳住小冰洁的病情,让刘桂安回去再想别的办法。
  小冰洁回家后不久,村上陆陆续续又有好几个孩子出现了相似的症状,先是眼睛红肿,接着腹痛、呕吐。很快,这种病症又蔓延到大人身上,去医院检查,医生一般都当感冒治,服药过后有所好转,但很快又旧病复发。
  得怪病的人当中,小冰洁病情最严重,小冰洁的生死牵动着全村人敏感的神经。但小冰洁的病始终不见好,乡亲们的心越揪越紧,大家决定举全村之力帮小冰洁查出病因。于是你家五十,我家一百,最后村里筹了几千元钱,让刘桂安带着小冰洁去长沙的大医院检查。就这样,刘桂安带着孩子来到了湖南省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
  考虑到村落里有很多人出现像腹痛、呕吐、眼睛红肿这些症状,湘雅二院的专家作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群体性中毒?于是建议刘桂安带孩子去职业病防治所检测一下。
  刘桂安带着女儿去了湖南省劳动卫生职业病防治所。很快,检查结果出来了:小冰洁尿液中重金属镉的含量竟达到18.2微克每克!医生告诉刘桂安,人体中镉的含量如果超出5微克每克,就会引发肝肾功能疾病,直至死亡。
  小冰洁体内的“凶手”终于被找出来了,可为什么小冰洁体内的镉含量会超标如此之多呢?医生的话为刘桂安揭开了谜团:“镉中毒是一种由环境污染引发的疾病,只有长期饮用遭受严重污染的水,或长期食用遭受严重污染的蔬菜,才会得病。要想把镉从体内彻底清除出去,从医学上讲,很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    
  回到家后,刘桂安把全村村民都召集到了一起,宣布了这个炸弹般的消息。这个消息让原本安静的小村落炸开了锅:镉是从哪里来的?谁该对大家的健康负责?最终,大家一致决定向天元区人民政府反映此事,要求政府出面调查。
  
                  生日前夜女儿逝去,一个父亲和一座村庄的悲伤
      天元区人民政府得知此事后,立即组织医疗队来到马家河镇新马村尚家洲组,为1800多名村民做体检。体检结果让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有1100人查出不同程度的“镉中毒”。不仅如此,尚家洲组的土地、河流都查出镉含量超标,村民正是长时间吃有毒的蔬菜,喝有毒的水,才会得病。
  原因知道了,可 “毒源”又在什么地方呢?最终,村民们锁定了位于村头的株洲市龙腾实业有限公司。这是一家生产摩托车保险杠、货架的公司,也是附近唯一一家企业。
  2006年10月11日,几十位村民冲进龙腾企业,要求对方出具工业废水排污达标证明。笔者从一份株洲市环境保护局出具的《关于建议关停株洲高新技术开发区龙腾实业有限公司的函》中看到,龙腾实业有限公司从事电镀生产,处理后的污水经管道排入湘江,株洲市环境监测站对该企业排放的污水进行监测,发现废水中铬、镍等重金属污染物严重超标。其后,当地政府查封了龙腾企业。
  不久,细心的村民发现龙腾企业竟偷偷地在夜间开工,大家愤怒了,十几个村民代表来到龙腾企业找公司法人,要求龙腾企业立即停工。双方谈着谈着吵了起来,一位村民实在气不过,拿着毛笔跑到厂门口,将门牌上“龙腾实业有限公司”几个字改成了“龙腾实业有害公司”。 龙腾企业负责人见事态闹大,一夜之间从人间蒸发了。守着空落落的厂房和一座千疮百孔的村落,村民们十分茫然,不知该向谁求助。
  就在这时,村上一位年近70岁的老人因“镉中毒”引发后遗症而死亡,他是新马村“镉中毒”死亡的第一人。老人的死把全村人推到了一个更加恐慌的境地,大家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走的人会是谁。在这些村民当中,刘桂安心情最复杂,因为年幼的女儿正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离死神最近,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筹钱,有了钱,他就可以带孩子去北京、上海等地的大医院看病。
  刘桂安是菜农,为了攒钱,他跟妻子易小毛只有不停地种菜,仿佛种下去的不是菜,而是女儿活下去的希望。但不幸的是,这片养育了刘桂安祖辈的土地已经不堪重负,她再也无力抚育刘桂安的下一代了。2007年初,村长向刘桂安传达了株洲市天元区农村工作局的一份文件:新马村土壤里含有大量的镉,为保障村民健康,希望村民们不要种植叶类蔬菜。
  菜不能种,还呆在家里干什么?
  刘桂安留下妻子在家照料女儿,一个人去了外地。在外打工的日子很辛苦,但刘桂安不在乎,只要能挣到钱,他什么活都愿意干。他把挣到的每一分钱都小心翼翼地存下来,幻想着有一天能存够4万元。
  2008年2月17日,刘桂安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说小冰洁发病了。刘桂安急急忙忙赶回家,医生告诉他,冰洁的日子不多了,可能活不过40天。刘桂安不相信老天爷会这么绝情,再过38天就是女儿7岁的生日,怎么着也要让女儿过完生日再走啊!刘桂安和妻子一人握着女儿的一只手,在她耳边轻轻地呼唤:“冰洁,爸爸妈妈答应你,等你病好了,就让你和姐姐一道去上学,爸爸给你买一个漂亮的书包,保证比姐姐的书包漂亮。”
  小冰洁很虚弱,她吃力地伸出手,跟爸爸拉钩:“爸爸,你别骗我……给我买一个熊猫宝宝书包……”刘桂安抚摸着女儿的小脸,禁不住泪如雨下:“爸爸一定给你买,爸爸还要给你过7岁的生日……”
  2008年3月24日,小冰洁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由于持续多日高烧,她大部分时间都处在昏迷当中。医生说她可能活不过今晚,让刘桂安早作准备。刘桂安欲哭无泪,他多么希望冰洁能坚持到天亮,因为明天就是冰洁7岁生日,他答应过给女儿过生日,他不能失信于她啊!可女儿已经等不及了,刘桂安让妻子买来一份生日蛋糕,然后点燃7根蜡烛,在医生的帮助下轻轻唤醒了女儿。
  刘桂安让女儿许个愿,可是小冰洁的脸白得像纸一样,她望着爸爸妈妈,嘴角边露出丝许微笑,这个世界给了她许多幻想,她要带着幻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株洲市中医院的专家在小冰洁的死亡鉴定报告上是这样写的:系统性红斑狼疮、慢性镉中毒、重度贫血、上消化道出血、多器官功能衰竭致死。
  小冰洁下葬那天,全村人都来为她送行。大家心情十分沉重,不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
  
                    湘江痛吗?那一群中毒的父老乡亲
  小冰洁死后不久,刘桂安的大女儿刘冰清也出现了腹痛、呕吐等症状,检查结果又是“镉中毒”。一种空前的绝望几乎摧毁了刘桂安对生活的信心,为了确保唯一的女儿不再受毒害,刘桂安只得花钱买水给她喝,自家菜园里种的菜一点也不敢让她吃。刘桂安觉得,龙腾实业有限公司应该为他们一家的遭遇负责,他要到法院告他们。
  就在这时,法制日报的记者到株洲市采访,了解到刘桂安的情况,便写了一篇报道,这篇报道引起了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的关注,中心经过研究,决定派律师刘湘到株洲市调查,并帮刘桂安打官司。
  在律师的建议下,2009年3月11日,刘桂安将龙腾企业告上了天元区人民法院,要求精神赔偿20万元。2009年6月9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龙腾企业的辩护律师称,湘江两岸有说不清的大小企业,这些企业的污水很多都排进了湘江,现在让龙腾一家企业承担这个责任,显然不公平。与马家河镇隔湘江相望的清水塘工业区共有70余家工业企业,每年向湘江排放污水高达5000多万吨。不仅如此,湘江两岸还有不少矿业公司,这些矿业公司产生的污水有不少排进了湘江。这些污染长年日积月累,毒性已经渗透到两岸居民的饮用水和土壤当中,湘江已经褪去了母亲河的慈祥,变成了一个“杀手”。
  刘湘律师却认为,湘江的重金属污染确实非常严重,甚至有些村落出现了寸草不生的地步,但为何独独只有新马村尚家洲组爆发集体性镉中毒呢?这和与村庄仅几步之隔的龙腾企业有直接关系。龙腾企业没有积极对废水废渣进行净化处理,而是直接在厂房内打暗井用于排放污水,填埋废渣,该企业处于村庄最高位置,污水渗透到土壤里,造成土壤和地下水重金属严重超标,所以龙腾企业应该首先承担赔偿责任。
  2009年10月16日,天元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龙腾企业的排污行为与原告之女刘冰洁的死亡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但刘冰洁的死亡原因为系统性红斑狼疮、慢性镉中毒、重度贫血、上消化道出血、多器官功能衰竭五种因素相结合导致而成,慢性镉中毒虽会对人体的肝、肾功能造成伤害,有可能引起贫血,但不是刘冰洁死亡的唯一原因。故判决被告龙腾企业赔偿原告6037元。 刘桂安不服判决,当庭表示上诉。   
  笔者在新马村采访时发现,“镉中毒”带来的后遗症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尚家洲组一位姓田的大爷告诉笔者,他家的小孙子自从被查出镉中毒后,变得不爱说话,躲在家里哪也不肯去,就连饭也懒得吃。在田大爷的带领下,我们见到了他的孙子小佑。笔者问小佑:“你为什么不吃饭啊?”小佑怯生生地说:“妈妈说饭菜里有毒。”临别,田大爷再三恳求笔者:“你帮我们问问,这病啥时是个头啊?”
  带着村民的疑问,笔者采访了相关医生。医生告诉笔者,镉在人的肾脏中的半衰期(浓度下降到原来的一半)一般长达40年,短的也有10几年,不排除会遗传给下一代的可能。
  新马村尚家洲组的集体镉中毒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国家和湖南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发改委专门派出调查组,对湘江的污染情况进行全面调查;湖南省政府决定重拳治理湘江,关停湘江两岸重点污染企业。2009年4月18日,“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国际合作高层论坛” 在长沙举办,国家环保部、湖南省政府在会上表示,到2015年将投入3000亿元综合整治湘江。
  笔者结束采访离开马家河镇时,看到街上零零散散的几家饭店门口均贴出了相同的告示:蔬菜从市区购买,请放心食用。远处,湘江依然奔腾不息,这条孕育过无数生命的河流,此时正目光沉重地看着那一群中毒的父老乡亲,她的眼里一定噙满泪水。
  责任编辑梳子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