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人间 > 2010年01期 > 正文
以捍卫爱情尊严的名义,大学生血洗“爱情瑕疵”
点击数:1243    更新时间:2011-1-4 11:14:57    

                    邹南俊 
  
2009年8月25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震惊全国的画室灭门惨案:响誉美术界的安徽省美术教育专业委员会委员、合肥市某美术教育学会副秘书长霍云飞及其妻子和女儿、侄子被人残忍杀害于其位于合肥市步行街上的长江艺苑画室内。惊天惨案发生后,警方很快抓捕了犯罪嫌疑人,让人震惊的是,凶手竟然是一个刚毕业3年的大学生。此案蹊跷的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为何会结下如此深仇大恨?
  
“潜规则”若影若幻,纯情男孩在爱情路上迷失
  
  26岁的朱云雨出生于安徽省巢湖市无为县的一个小镇上,父母是老实的农民,尽管每天早出晚归,也没能让这个普通家庭过上富足的生活。这一切曾经在幼小的朱云雨身上泛起过一丝不快的波澜,但朱云雨却始终没有让父母失望,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2002年高考,在众人的期盼中,他顺利地被安徽农业大学计算机专业录取。
  走进大学校园,从农村来的朱云雨不再因为自己的家庭背景而自卑。为了勉励自己,他还在日记中写道:“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吃过很多苦,汗水让我知道什么是幸福和甜蜜,什么叫健康和价值。我的父母指引我向光明进发,不迷失于灯火阑珊、镭光四射的都市堕落生活。”大学4年,朱云雨的生活都在平静中度过。
  2006年,朱云雨大学毕业后,和其他同学不一样,他选择了考研。怀揣着对未来的期望与欣喜,朱云雨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为自己的考研做准备。
2007年初,朱云雨认识了邻居冯芊芊。比朱云雨小两岁的冯芊芊是宿州市人,在合肥一所大专院校读书。喜欢美术的她借寒假之机在一所画室里学画画,为了方便学习便寄住在同学租住的房屋里,因此成了朱云雨的邻居。在见到冯芊芊的第一眼,朱云雨就被这个清纯漂亮的女孩吸引了,并无法遏制地爱上了她。对于冯芊芊来说,朱云雨像大哥哥一样,对自己爱护有加。渐渐地,冯芊芊对温柔体贴的朱云雨有了好感,不久,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
冯芊芊和朱云雨在一起的日子很幸福,但这种生活很快就被打破了。
  转眼春节就要到了,分别在即两人依依不舍。在分别的前一天晚上,冯芊芊和男友聊至深夜,为了不打扰同学,她选择留了下来。夜幕中,难抑激情的两人跨越了禁区……
  第二天早晨,朱云雨兴高采烈地把冯芊芊送走后,看着干净的床单,他一下子懵了。朱云雨无法接受冯芊芊的第一次已经给了别人,梦刹那间碎了,他原本炽热的心瞬间冷若冰霜。
  春节在家,朱云雨想了很多,他甚至安慰自己别太在意,不应该纠缠于过去。春节回到合肥后,朱云雨又私底下打听到,冯芊芊在学校里一向洁身自好,也没听说她谈过男朋友,这让朱云雨的心里更加疑惑了。
  尽管在朱云雨的心里冯芊芊已经不再完美了,但他还是邀请女友搬来和自己同居。一天晚上,冯芊芊很晚才回家,看起来心情特别好。“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霍老师今晚请我吃饭了。”冯芊芊高兴地说。
  朱云雨马上警惕起来,“为什么请你吃饭,只请了你一个人吗?”
  “那当然了,我特殊呗!”冯芊芊调皮地说。看着朱云雨疑惑的表情,冯芊芊解释道:“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从2004年起就一直在霍老师那里学画画了,霍老师对我很好,还私底下给我补课。这次霍老师让我暑假就住在画室,以后带一些新生,不但免除我的学费,每月还补贴我100元的颜料费,很不错吧!”
  早就听说艺术圈里潜规则泛滥的朱云雨知道这个所谓的霍老师心思肯定没有那么单纯,就没好气地问:“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老师对学生好,不奇怪吧?”冯芊芊不以为然地说。
  这一夜,朱云雨翻来覆去睡不着。第二天,他迫不及待地上网查询到,女友所在的长江艺苑画室的老板叫霍云飞,是安徽省定远县人,2001年创办了这个画室,身上有着很多耀眼光环。看着照片上戴着眼镜温文尔雅的霍云飞,朱云雨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害怕自己的女友已经被“潜规则”,这样也能解释第一晚床单为何干净如初了。
  正在朱云雨为爱情伤透脑筋时,考研成绩出来了,他落榜了,这在朱云雨的预料之中。得知这个结果,冯芊芊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劝他继续努力。渐渐地,冯芊芊越来越忙。本来考研落榜,朱云雨心里就很难受,现在看到女友对自己安慰匮乏,心里更不是滋味。于是他决定当面质问冯芊芊和霍云飞的关系,早日理清爱情迷宫,以给自己一条退路。
  
修复爱情城堡受挫,道德讨伐沦陷摇曳复仇路
  
  一个周末,朱云雨把冯芊芊约了出来,直接问道:“你跟霍云飞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说什么?你怎么能对我说这样的话!”冯芊芊对男友突如其来的质问惊呆了。
  “那你第一次给了谁?”朱云雨并未罢休。
  有些失望的冯芊芊索性不再解释。看着女友面无表情的脸,朱云雨绝望了,也更加印证了自己的怀疑。在认为女友已经被“潜规则”后,他痛苦地提出了分手。
  “我也累了,分手就分手吧!”
冯芊芊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随即转身而去。看着女友渐渐消失的背景,朱云雨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他知道自己深深地爱着女友,而导致这一切的应该归咎于“潜规则”的主谋霍云飞。
  朱云雨曾经豪情万丈,而如今因为执拗的“处女情结”,他不但失去了女友 ,连前程也阴云密布。
  和冯芊芊分手后,留下满身伤痛的朱云雨决定忘掉过去,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于是,他踏上了开往南京的列车,认为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就不会再“睹物思人”了。
  可事实并非如此,朱云雨本以为走得远远的,痛楚就会少一点,伤口最终会愈合。然而,在他来到南京后,尽管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可他发现自己离痛苦更近了,除了孤独还有思念把他牢牢困住。朱云雨在试着逃离原来的生活,逃避曾经的感情时才发现,冯芊芊的身影从来就没曾离开过。
  爱情受挫,考研落榜,工作的激情早已烟消云散,朱云雨孤独地躺在床上,思量再三决定辞职重返伤心之地。
  2007年11月,朱云雨战战兢兢地回到了合肥。重新踏在故土上,脑海浮现出爱情萌芽时的美好过往,他冲动地想跟冯芊芊重修旧好。却又放不下“潜规则”的往事,心情异常矛盾。终于,在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后,朱云雨在冯芊芊的学校旁约见了她。
  看到朱云雨低着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冯芊芊很心疼。可当她刚准备安慰他时,却先听到了朱云雨的声音。
  “今天来,我只想听你一句实话,你跟他之间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是谁主动的我不在乎,只要你说实话,我绝对原谅你。你说实话,我们回到以前好吗?”朱云雨激动地说。
  几个月不见,冯芊芊一直期待着朱云雨一句道歉的话,等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质问。冯芊芊气不打一处来:“朱云雨,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我们曾经幸福过,给我留一点自尊好吗?你走吧,我们真的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冯芊芊没有再看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独自回到了学校。朱云雨的出现,把冯芊芊原本已经平静的生活彻底扰乱了。冯芊芊没有告诉任何人,收拾好行李独自去了上海,想出去散散心,忘记所有的不快。
  冯芊芊的突然消失,家人和学校一直找不到她,情急之下报了警。回到合肥,冯芊芊得知学校因自己私自离校,已经将她开除,她彻底绝望了。冯芊芊没有想到因为一段爱情,自己将失去学业和未来,因此当她再次接到朱云雨的电话时,都毫不犹豫地挂断了。
  冯芊芊的冷漠,让朱云雨刚刚燃起的热情再一次被浇灭。突然,一个念头在朱云雨脑海中闪过:既然和冯芊芊不能重归于好,那就揭穿这件事,让自己好受点,也要悲剧缔造者受到道德讨伐。
  不久,朱云雨在天涯论坛上发了一篇名为《谁有披着人皮的禽兽“霍云飞”的信息?》的帖子,帖子称合肥长江艺苑画室创办人霍云飞以搞美术培训的名义诱奸前去学画的少女。邀请有正义感的人共同声讨和搜集相关证据,把披着人皮的禽兽绳之以法!
  看着自己发出的帖子,朱云雨嘴角浮出了笑意:霍云飞,今天就是你身败名裂的时候!可是,让朱云雨没有想到的是,帖子很快就被删除了。
  “原来,我的力量是如此之小,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么?”不甘心的朱云雨在茫然的度过一段岁月后,一个邪念悄然浮现在他脑海。
  
癫狂的青春无处安放,惊天血案瞬间发生
  
  与冯芊芊不欢而散和发帖报复失败后,遭受沉重打击的朱云雨每天都生活在仇恨的煎熬中,新的一天就在眼前,而旧的一天仍拖着沉重的裙裾。
  面对爱情的失意,朱云雨开始疯狂地工作,想通过工作来麻痹自己。但是怀揣心事的朱云雨却始终无法忘记冯芊芊的一颦一笑,无法忘记霍云飞伪君子的面孔。白天上班想着其它的事,晚上又频频失眠,工作始终没有很好的表现,甚至经常失误,就这样,朱云雨接连失去了好几份工作。大学同学不是考研成功就是找到了稳定的工作,每个人都有很好的前途。偶尔和同学见面,朱云雨感觉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了自己的失意和落魄。而这一切都来自于霍云飞。
  2009年6月29日,朱云雨再一次被公司炒了鱿鱼。这一次,朱云雨喝得酩酊大醉,握着冯芊芊的照片,无奈的泪水再一次淋湿了他的脸,也冰冷了他的心。突然,他的脑海浮现出一个邪恶计划:要是让霍云飞永远消失,自己的“爱情瑕疵”不就抚平了!当夜幕渐渐降临时,这个计划也在朱云雨的心里变得越来越周密。
  7月6日,朱云雨回到了合肥这个曾经一度让自己幸福又痛苦的地方,一切都没有变,只是物是人非。他找了个旅馆住下来,孤寂充满了整个屋子,令朱云雨感到快要窒息。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留有他和冯芊芊在一起时幸福的身影,也留着霍云飞丑恶的嘴脸,朱云雨被困在自己的心魔中无处可逃。
  朱云雨在旅馆呆了整整两天时间,最终下定决心除掉霍云飞,捍卫自己的爱情尊严。
  7月9日晚,朱云雨从网上查阅并熟记霍云飞的相貌特征后,到附近的超市买来一把水果刀。这一夜,他想了很多,毕竟这次血腥赴约将搭上自己的前程,但最终被仇恨包围的他没能走出心魔。
  7月10日,窗外刚刚泛起一缕晨曦,朱云雨就呆若木鸡地站在窗前,想着老家年迈的父母,一辈子就为供自己读大学,可到头来却要落得凄凉的晚年生活,一滴泪水从他空洞的眼睛中无声地溢出。朱云雨回过神来,拿起用塑料袋包裹着的尖刀义无反顾地走出了房间……
  当朱云雨赶到位于合肥市淮河路步行街的长江艺苑画室时正值上午10点,此时的霍云飞并没在画室。霍云飞的妻子刘丽听说他是替人咨询学画事宜,便将他请到办公室等候。办公室的墙壁上挂着霍云飞的一些油画,而在此时的朱云雨看来,每幅画都透露着霍云飞丑恶的气息,想到霍云飞不久就要永远离开这一切,朱云雨冷冷地笑了。
  11点半,门外传来了霍云飞意气风发的笑声。当霍云飞刚走到门口时,朱云雨就拔出尖刀向霍云飞猛刺过去,很快,毫无防备的霍云飞倒在了血泊中。刘丽见丈夫倒下后,自己又手无寸铁,为了保护身边年仅10岁的侄子,她下意识地拉着孩子往外跑,哪知杀红了眼的朱云雨并未放过,回过神来的他朝着刘丽的小男孩又是一阵猛刺,直到都没有了反抗才停手。正在朱云雨准备放下凶器逃离现场时,霍云飞19岁的女儿霍小露凑巧到画室来玩,不由分说,朱云雨又向霍小露举起了手中的屠刀……
  过了许久,朱云雨才冷静下来,发现屋里静悄悄的,倒下的4个人都没有了动静,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滔天罪行,错杀了无辜。慌乱中,他丢下尖刀向门外跑去,在走出画室的那一刻,和闻讯赶来的警察撞个正着。束手就擒的朱云雨在被押上警车那一刻高喊着“为民除害”,声音响彻了整个街头,也震惊了他的青春年华。而此时,年轻美丽的笑容和天真无邪的面孔也永远地凋零了。
  7月15日,朱云雨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合肥市庐阳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8月25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了一审判决,朱云雨因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应赔偿经济损失合计人民币1166602元。宣判后,朱云雨不服,当庭表示要提出上诉。但无论如何,等待朱云雨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文中除朱云雨其它为化名)
责任编辑    林      涛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