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人间 > 2010年01期 > 正文
爱心回报:为身陷绝境者打造“人间天堂”
点击数:1021    更新时间:2011-1-4 11:16:05    
35年前,他病重倒卧在异乡街头,一对老夫妇把他带回家,细心照料了他一个多月,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从此,他萌发了帮助流浪、孤残人士的念头。他把多年来做生意赚的钱,全部投到了自己创办的免费养老院上。
  23年来,他凭一己之力,为103位流浪、孤残人士营造了一个世外桃源般的“童话世界”。
  他叫王平安,已过古稀之年,让我们走近这位可敬的老人——
  
                
  
  爱心回报:为身陷绝境者打造“人间天堂”
  
  德邻
  
  爱心回报,劫后专救孤苦无助人
  
  王平安是河北省河间市卧佛堂镇北小店村人,说到他创办“平安养老院”的初衷,还得从35年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事情说起:
  1975年12月底,36岁的王平安到京北滦平县办事,事情没办成,他又染上了伤寒病,钱花光了,病越来越重。旅店住不起了,他只好打起行李露宿街头。家在几百里之外,在当地又举目无亲,在刺骨的寒风中,王平安奄奄一息。就是他感到绝望,以为自己要倒毙在异乡街头之际,一对老夫妇发现了他,并合力把他背回了家。老两口把王平安安置到家里温暖的炕上,为他抓药、煎药,擦尿端尿,前前后后伺候了他一个多月,王平安的身体才康复。
  素不相识的老夫妇给了王平安第二次生命,让他心里感激终生。离开那对老夫妇时,他眼含热泪,趴在地下咚咚磕了几个响头,说二老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会报答你们的。那对慈爱的老人把他搀起来,说孩子我们不要你报答,以后你见到需要帮助的人能搭把手,就算报答我们了。王平安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洒泪而别,回到了自己家乡。
  花开花落,转眼10年过去了,对自己有再生之恩的老夫妇也相继离开了人世,但王平安没有一天忘记过他们以及他们的嘱托。
  改革开放后,脑子活又能吃苦的王平安开起了小工厂,做起了烤面包、造食品模具和烤制食品的电烤箱等生意,多少也挣到了点钱。有钱后,他没有像一些暴发户那样整天打牌喝酒忙享受,而是想着怎么样去帮助别人。
  1986年6月底,王平安和妻子范凤朵下地干活时,发现麦场有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人们都叫他“八傻”。见“八傻”饥一顿饱一顿的很可怜,王平安就把他领回了家。“八傻”经常犯病,一犯病就把好好的衣服和被子撕成一条条的,还用刀子把手脚指甲都削掉,用刀尖扎自己的肚皮。王平安夫妇一点也没有嫌弃他,在他们的关心和照料下,“八傻”不仅改掉了自残的毛病,而且还能认人了,见到女的叫“姑”和“奶奶”,见到男的叫“哥”和“爷爷”。
  收留“八傻”以后,王平安的工厂越办越红火,考虑再三,他决定开个养老院,专门收留街上穷困潦倒的流浪汉和没人管、生活极度困难的孤寡老人,用他挣来的那点财富,改变一下那些身陷绝境者的命运,善良的妻子对他的想法也一百个赞成。
  这一年,王平安50岁,3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已成家立业,大儿子是厂里的骨干,二儿子在政府部门上班,三儿子是个医生,小女儿开着一家超市。为了征求儿女们的意见,王平安特意召开了家庭会议,在会上,他郑重地宣布:“你们混得都不错,往后我再挣了钱,就不管你们的事了,我要和你妈做点大事!”弄懂老爹说的“大事”后,儿女们没意见,平时他们经常听父亲讲他当年病倒在异乡街头,被一对老人救助的事情,知道父亲这样做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报恩,所以,他们全都支持父亲的决定。三个儿子统一了意见,说:“养老院全年的煤钱,我们包了!”女儿说:“油盐酱醋日用品,去我超市里拿吧。”儿女们的态度让王平安心里更有底了。
  为了让自己的养老院有正当名份,王平安专门跑到民政部门“起照”,工作人员不解地说:“开养老院你去工商局办照啊!”王平安说:“我办的养老院不收费,不牵涉税的事情,不用找他们!”工作人员更不解了:“不收费,你办养老院干啥?”王平安急了,瓮声瓮气地说:“我做好事还不行吗?你给开个证明吧!”结果,民政局给他出具了办养老院的证明,还特地注明“非盈利单位”。
  有了名份,王平安给自己的养老院取名“平安养老院”,但他没有挂出牌子,怕别人说他办养老院是为了出名。
  养老院悄然开张了,除了“八傻”以外,王平安把村里4个没人管的孤寡老人接到自己家,由他和老伴精心照管着。另外,他还四处打听哪儿有需要照顾的孤寡老人。王平安的举动让不少人纳闷儿,有的则说起了风凉话:“听说过捡钱的,没听说过捡爹捡娘的。”
  王平安对这些话从不在意,还放出话来,自己的养老院不管本村、其他村,还是外地的,只要是孤寡、流浪或残疾人,他来者不拒。
  消息传开后,十里八村的孤寡老人都送王平安这里来了。特别是寒冬腊月,好多流浪汉冻僵在街头,附近几个镇的派出所捡了这类人后,不是往医院送,而是开车送到了王平安的门上。有的是晚上送来的,他们怕王平安不收,就悄悄地把人往王家门上一撂,就开车走了。
  有好几次,王平安清早一开门,看到门外躺着一个人,都快不行了。他赶紧把人抬进屋抢救,热水擦身、换棉服、灌热粥,然后把他安置到养老院里。
  就连女儿王冰青也给她老爹找过事。一天,一位妇女对王冰清说:“任丘医院门口有个要饭的老人,眼看就不行了,快让你爹收家去吧。”王冰青赶紧给爸爸打了个电话,没多会儿,王平安就赶到了,父女俩一块儿把那快死的老人抬上了车。
  
  这里成许多孤苦无助者温暖的家
  
  为了让老爸便于开展“工作”,在医院当大夫的儿子,竟把医院淘汰的一辆救护车买回了家。王平安看到救护车红十字、红蓝顶灯都齐全,非常高兴。他年龄大了,开不了汽车,就出钱让养老院的护工杨淑敏考驾照,然后两人开着救护车到处“揽活儿”。
  王平安创办养老院,免费救助身陷绝境者的事情,通过人们的口口相传,方面几百里都知道河间市有个叫王平安的大好人。有一天,王平安接到一个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对方说他附近有个特别可怜、无法自理的流浪汉,你收不收?王平安回答:“当然收了,不过,我不认识进北京的路,再说我这车进北京也不方便,这样吧,我知道宣武门教堂的位置,麻烦你把他放在那儿,明天一早我肯定赶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王平安准时赶到了宣武门教堂,果然有个流浪汉正眼巴巴地等着他。通过这种方式,王平安先后从北京“捡回”4个流浪汉。
  养老院收来的孤寡老人、流浪汉越来越多,花费也水涨船高。为了节省资金,王平安舍不得多雇人,他既当“院长”,又当服务员,助手主要是老伴高凤朵。
  养老院收进来的人,凡是男性,都得王平安“处理”。他捋起袖子,给他们洗澡、理发,由里到外地换衣裳,直至把他们领到吃饭的地方。饭桌上贴有每个人的名字,王平安对他们说:“这位子是你的,随便吃,放心,这就是家了,有我王平安的,你就饿不着。”
  1996年,养老院开销太大了,为扩大工厂产品销路,多挣些钱,王平安亲自到天津开辟市场,在红桥区西马路租了间门面房作为工厂产品直销店。王平安既忙工厂产品销路,还挂心着家里的养老院。他不在家时,养老院里的事情交给了老伴,还雇了一个帮工,他自己则天津家里两头跑。
  在天津,王平安是老板和法人代表,但是一回家,他放下包就直接去老人们的房间里干活。
  有一次,他发现有位瘫痪在床的老人床铺臭得熏人,撩开被褥一看,天哪!被屎尿浸透的褥子多达6层!一问,原来雇来的那个护工忙着抢收自家的麦子,没工夫料理老人,老人尿一次床,他就把干净的褥子往上铺一床——王平安发着脾气拆洗那6床褥子,晒干后一床床缝好,然后才回天津去忙生意。就这样,他在天津、河间市来回的路上奔波了10年。
  2006年6月,老伴突然患了脑血栓,坐上了轮椅,变得和她伺候过的那些老人一样了。这件事对王平安打击挺大,他后悔自己光顾在天津挣钱,把养老院的担子全都交给老伴,结果把她给累瘫了。考虑再三,他撤掉了在天津的直销店,回家当起了全职“院长”。
  王平安回家后,养老院的规模仍在扩大。对那些身陷绝境需要帮助的人,他几乎是来者不拒。
  王平安的厂里有个河南的打工仔,一天,他对王平安说:“王叔,俺村有个要饭的瞎子,无儿无女,挺可怜的,能来吗?”王平安挥了挥手,说:“你把他接来吧,我给他养老。”
  河北献县74岁老人陈庆友,从小靠变戏法谋生,随着年事已高,他再也变不动戏法了。他一生独身,无儿无女,天天饥一顿饱一顿地在外流浪,人也变得骨瘦如柴。有一天,他听人说河间市卧佛堂镇有个专收流浪汉的王平安,就一路摸索着找来了,还带着邻村的一个孤老户。见到了王平安,他老泪纵横,恳求能到他养老院里住几天,吃上几天热乎饭。王平安问明情况后,爽快地说:“来了就住下吧,往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了!” 
  有一天,一个叫王化南的老人被人送到了养老院。王平安看第一眼觉得这老人还可以,穿得干净又利索。殊料第二天,他就露出了真相。原来,他是被人临时打扮成这样的,王化南不仅瘫痪、便血,还因脑萎缩而痴呆。养老院的护工说:“王叔,咱得找他们,送人就送人呗,怎么还带骗人的?”王平安笑笑说:“我不管这些,孤老没人管是真的就行,咱要管的不就是这种人吗?”    
  2009年2月初,天气正冷。河北网友段渤给王平安打来电话,告诉他河间市突然出现一个又呆又傻的流浪汉,年纪有70多岁,他饿了扒垃圾箱,渴了喝地沟里的水,须发长得像野人一样,问王平安收不收留这位可怜的老人,王平安说,怎么不收,明天我就把他拉回来。
  第二天上午,网友说的那位老人正蜷缩在他拣来的垃圾堆里,浑身冻得瑟瑟发抖,一辆“救护车”突然停在他身边,车上下来一个老人亲切地对他说:“到我家去吧,家里有吃的、有喝的、有住的、还有暖气……”
  这个老人就是王平安。
  2009年5月中旬,段渤和几个献爱心的网友来到王平安的养老院。他看到,那个被王平安收留的呆傻老人变成了一个衣着干净的胖老头,很是感动。
  现在,王平安的养老院共收养着流浪残疾人员和孤寡老人40名,最大的88岁,最小的46岁。算上在养老院辞世的63位老人,王平安23年来一共收养了103人。
  
                             七旬老人誓将慈善之路走到底
  
   2002年,随着收养流浪和孤残人士的增多,王平安决定扩建养老院。他找村里要了一块3亩多的废墟地,把它填平盖房子。由于资金短缺,房子前前后后盖了3年,王平安把全部积蓄60多万元都花光后,养老院还是未能全部完工。没办法,他只好向孩子们“化缘”。儿女们知道父亲的难处,都伸出了援手。
  2005年9月,一座有花草、树木、假山、凉亭和水池的养老院终于出现在人们面前。
  养老院的老人们欢天喜地乔迁新居后,王平安眉头依然紧锁,他在为经济上的窘迫发愁。养老院开支日益增大,买煤、水电费用、吃饭、看病,每年的正常开销差不多要10万元,而王平安的厂子效益却一天天下滑。尽管如此,可谁要跟他说别再收养老人了,他就跟人急。王平安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有一口饭就不能看着无家可归的人流浪受罪。
  自从开办养老院以来,王平安从不给自己添置新衣服,也从不下饭店吃饭,不到万不得已,他也坚决不去医院看病。由于上了年纪,再加上骨膜受损,王平安一走路两个膝盖就疼,但他硬是忍了4年不吭声。2008年冬天,王平安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才在儿女的劝说下入院开刀。左膝盖手术后,看着3万多元的收费单,王平安心疼了半天,说什么也不做右腿的手术了。而就在他住院期间,得知河间府北小区有一位流浪老人,他立马脚步蹒跚地赶去接人。
  2009年3月初,王平安一开门,便闻到一股强烈的腐臭味,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子倒卧在家门口,这是一位疑似精神障碍的无名女,她冬天流落河间街头,双脚严重冻伤,继而坏死、溃烂、散发着恶臭,眼看就要死掉,被人偷偷送到王平安门前。王安平给她清洗一番后,赶紧带她去看病,医院却不愿收她,理由是必须截肢,但谁敢为她签字?
  不料,王安平提笔就签,毫不含糊。医生问他:“签字是要负责任的,不怕有人来找你麻烦?” 王平安坦然答道:“今年我已70岁了,我怕什么,我只要救这女人的命!”做过截肢手术后,王平安把这位孤女拉回养老院细心调养,至今活得仍很好。
  养老院遇到一系列的困难后,王平安也曾到当地民政部门求助。民政部门的答复是,由于资金紧张,民政部门下属的养老院有些也难以为继。而你收养的流浪孤残人士,大多是没有户口、没有姓名的人,根据属地管辖的原则,当地民政部门没有救助这些人员的责任和义务。也就是说,王平安收养的这些身陷绝境者,是国家救济制度中的一个空白。
  得不到有关部门的支持,王平安决定自己想办法。他带着养老院里有劳动能力的老人种菜,吃的菜大部分能做到自给自足,而他在养老院开的小诊所效益也不错,既方便老人看病还能挣钱。王平安还根据养老院里每个人的特长,安排大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让他们体会劳动的快乐和成就感。在王平安的帮助下,两位盲人学会了按摩,目前在苏州和任丘开了店。74岁的范景良为大家的一日三餐忙活,他说,虽然辛苦点但觉得挺踏实,感觉自己还是个有用的人。"
  让王平安感到欣慰的是,儿女、亲戚、朋友现在都非常支持他的行动,总是想办法接济他。通过志愿者网上呼吁,关心养老院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不少网友自发来到这里,送米、送油、送衣服,临走还不忘捐款。
  如今,凡是走进“平安养老院”的热心人,都会被眼前的一幕场景感动着:明丽的阳光下,那些动不了的老人们,穿着干净的衣服,坐在一排排长椅上聊天,静等着开饭的钟声;那些还能走动的老人,有的在切菜、淘米,操持晚饭,有的在菜园里种菜,有的在洗衣裳,就连“八傻”也在打扫着卫生,整个一幅世外桃源农家乐的景象。
  而在这动人的场景里,王平安脸上漾着幸福而满足的笑容,挪动着两条病腿,为这些孤寡、流浪汉们忙碌着。在这条艰难的慈善之路上,这位70岁的老人倔强地要一直走下去。
  责任编辑     林     涛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