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人间 > 2010年01期 > 正文
升级版“完美恋人”竟成恶魔,绝路无欢歌
点击数:986    更新时间:2011-1-4 11:16:39    
乐天津
  
  叶常荣与陈小勤曾经是一对“完美恋人”,但陈小勤欲将对方打造得更完美,一步步将男友逼上“绝路”,希望他能爆发出潜能,为他们的爱情赢得足够多的资本。不料叶常荣误读了女友的用意,因不甘被“抛弃”,竟上演了一起殉情惨剧。
  2009年8月29日,广东省韶关市一家四星级酒店的高级员工宿舍楼里,曾任职该酒店点心部副主管的叶常荣,劫持了财务部副主管陈小勤后,残忍地连捅11刀,随后剖腹自杀。经过警方及医院的全力抢救,两人虽然幸运地从死亡线上被救了回来,但身体和心灵上留下的创伤,却再难抹去。
  
  
  戏言成真,一对上进的“完美恋人”
  福苑大酒店坐落于韶关市区,是当地最高星级的国际旅游商务酒店。它东、西、北侧是绵延数公里的松林,微风吹过,松涛阵阵;南面居高临下,俯瞰韶城全貌,三江六岸尽收眼底。工作生活在这如画的美景中,该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啊!所以,当叶常荣与陈小勤开始这段纠缠不清的恋情时,谁也没有料到竟会以悲剧收场。
  两人的相识,始于一句戏言。
  2008年4月,31岁的叶常荣应聘成为福苑大酒店点心部副主管,月薪3500元,并且住进了高级员工宿舍的512室。没过多久,他便和同一部门的麦伟春打得火热,以兄弟相称了。两人都还没有成家,谈资少不了交流在“抠女”方面的成就和经验。
  叶常荣不仅外表英俊,还能说一口地道的广州话,常吹嘘自己是个情场老手。“有一个人,你未必能搞到手。”麦伟春不服气地说,“她叫陈小勤,就和你住同一幢楼,出了名的冰美人。”打听之下,这个女孩原来是财务部副主管,心比天高,27岁了还没有男朋友。“搞定她!”叶常荣信心满满地说。
  说到做到!9月6日那天,叶常荣轮休,上午他精心收拾一番,便上楼敲开了704的房门。他原本想好的借口是去找陈小勤的室友,客房部主管钟桂萍,他们平时有些来往。不想开门的却是陈小勤本人,她说钟桂萍下楼买菜去了。叶常荣见她手里捧着一本财会方面的书,趁机搭讪起来,可她接下来的话却让叶常荣吓了一跳,她正在报考注册会计师!
  钟桂萍回来了,买了一些汤料,因为宿舍里不允许做饭,广东人又爱喝汤,他们就趁休息的时候偷偷煲点。叶常荣终于可以一展身手了,他一边往汤里加料,掌握着火候的大小,一边和陈小勤闲聊,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叶常荣出生于广东省廉江市的农家,读书是他攀登高峰的惟一路径,他原本也走得很顺利,“跨进一中门,半个大学生”,他的高中是在廉江一中度过的,可由于爱好文学分了太多学习的精力,他不幸成了另一半。复读一年后,他再度以3分之差饮恨。两次高考失利,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后来,他经人介绍,去了广州陆军总医院华侨楼的餐厅工作,曾经怀着一颗文学梦的青年,就这么变成了一个糕点师傅……
  陈小勤家住韶关市曲江区大塘镇,刚进酒店时,由于长相姣好,她被安排在前台做接待,可她不甘只做一个“花瓶”,由于勤学不倦,硬是攻下了会计从业资格证。酒店的香港大老板得知之后十分赏识,不仅资助了她一笔学费,还破格提拔她做了财务副主管,并号召酒店里的全体员工向她学习。陈小勤永远忘不了那一刻,老板握着他的手鼓励她说:“只要你能考取注册会计师,我将提拔你进酒店的管理层!”从此,注册会计师就成了她人生的下一个奋斗目标。
  钟桂萍见两人相谈甚欢,忍不住在一旁揶揄起来:“你俩不仅郎才女貌,还惺惺相惜,看来我这媒婆算是当定啦!”闻听此言,陈小勤顿时羞红了脸,叶常荣不禁看得有些出神,她那削瘦的瓜子脸上透着几分俊俏,透着几分妩媚,别有一番神韵。
  那天的汤,在叶常荣的调理下,果然有滋有味。
  其实,叶常荣向陈小勤介绍自己的工作,隐瞒了一段过去。他到陆军总医院华侨楼餐厅上班后,也小小地虚荣了一把:因为文字好,他多次被医院宣传科借调去出板报,还曾在征文比赛中拿过一等奖。在这期间,他被一个女孩子吸引了,她叫姜燕,湖南衡阳人,华侨楼放射科的医生,少尉军衔。一天,他趁值夜班的时候,满怀期待地把一首情诗和一张照片塞进了姜燕的柜筒。没想到第二天上班后不久,姜燕就找到了正在宿舍里休息的叶常荣,把照片扔还给他说:“你凭什么追求我?难道躺在床上就可以过日子啊?”
  情路再遭挫折,让叶常荣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处境,他辞职进入广州白云技术学校的厨师班学习,两年后便拿到了中级厨师证书,接下来他一边工作,一边先后通过了二级和一级的考试,去年他在参加高级厨师的培训考试时碰壁,遂决定放弃,应聘进了福苑大酒店。
  这些年来,在变换工作的同时,他也不停地变换着女朋友,可因为当时心里受的伤害,他发誓一定要找一个比姜燕更好的女人,所以迟迟没有成家。在见到陈小勤后,他竟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如今已过而立之年,他开始重新定义爱人的标准,也许,对方正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
  2008年9月14日,是传统的中秋佳节,那天晚上,叶常荣约陈小勤一起去武江赏月,她应允了。
  明月印江心。两人在江畔边走边聊,说起儿时的穷苦,求学的艰难,工作的挫折,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不知不觉中,他们的手就牵在了一起。
  在武江桥脚,二人席地而坐,叶常荣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笑意盈盈地对说:“猜猜会是什么。”陈小勤想到了应该是月饼,但打开之后,还是被感动了,只见那4块心型的月饼上,每块有一个字,连起来就是“爱你小勤”。显然,这是叶常荣亲手为她烘制的。
  她轻轻地偎在了叶常荣的怀中。对岸,不知谁点燃了烟花,那样壮美……
  
  且做情人,期待他华丽的转身
  让叶常荣感到郁闷的是,这次的亲密接触,并没有拉近两人的距离。陈小勤依然一副“冰美人”的作派,不仅不主动与自己联系,即使在宿舍楼或食堂里偶尔照面,也视若无睹,这让叶常荣觉得自尊心极受伤害。
  他知道,尽管两人都是副主管,但因为所处部门和资历不同,陈小勤的地位明显要高一些,难道是因此而瞧不起自己?他悻悻然地想:算了,酒店里比她年轻漂亮的女孩有的是,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他哪里知道,陈小勤的心里也被他撩拨得激情澎湃,虽然只有两次短暂的相处,但叶常荣的英俊、体贴和健谈都令她无法释怀。其实这些年来追求她的人并不少,条件出众者也大有人在,她却不敢相信这些含着金钥匙出世的“上层人”能认真对待感情,更何况,如果他们知道自己背负着那么多负担,恐怕早就避之不及了。可叶常荣就是自己的最佳选择吗?
  忙完“十·一”长假后,心有不舍的叶常荣还是决定约陈小勤出来谈谈,他把地点定在了茶叶大厦二楼的餐厅。坐在包房里等待时,叶常荣想好了一通责问的话,可当一袭素色长裙的陈小勤出现后,那圣女般的神情让他胆怯了。他为陈小勤推荐了几款海鲜,并拿出一瓶轩尼斯说:“今晚,我们不醉无归。”
  两人都有些不胜酒力,几巡之后,叶常荣的手便揽在了陈小勤的腰上,陈小勤浑身微微一颤,但并没有拒绝。饭后,叶常荣迫不及待地去附近的光华宾馆开了房。一夜缠绵。
  第二天,激情消退后,叶常荣问对方害怕什么,为什么要躲着自己?
  陈小勤泪眼婆娑地说,如果自己在还没考取注册会计师之前就谈恋爱,势必辜负了领导的信任,影响她在酒店的发展。“那你是不是考不上注册会计师,就一辈子不结婚呢?”女友的解释让叶常荣十分恼火,说白了,她还是瞧不起自己!他穿上衣服,摔门而去。
  他没想到,这次“很男人”的举动竟然收到效果,事后陈小勤主动发信息向他道了歉,再碰面时,也走上前问候两句。叶常荣仍板着脸一副不理睬的样子,可心里却十分受用。
  2008年11月,福苑大酒店组织级别高、表现优秀的员工去北京旅游,名单里原本没有叶常荣,可在陈小勤的争取下,人事部破格同意了。叶常荣得知后,开心的同时,也终于领教到了陈小勤所说的“地位”。
  在北京,两人经常脱离大部队单独行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拍拖了,叶常荣感觉陈小勤似乎变了个人,腻着自己走到哪都形影不离。一天晚上,两人为了能看到升国旗仪式,在天安门守了一夜。陈小勤歪在叶常荣的腿上休息,一边喃喃地和他说:“其实我活得好累,公司把我树成了典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不能做错一丁点事;父母身体不好,家人每月都指着我拿钱回去开锅;朋友又以为我无所不能,大事小事都来找我……可我就是一个初中生啊,我能有多大的能量!”叶常荣还是第一次听她说这些,心里一阵阵疼,他拍着陈小勤的脸蛋说:“这不有了我嘛,以后咱们一起努力。”
  第二天早上,当五星红旗伴随着雄壮的国歌声冉冉升起时,叶常荣的心里莫名地盈满了悲壮。
  然而,等他们结束旅游从北京回来后,陈小勤再次戴上了“面具”。不知是谁传出了两人拍拖的消息,陈小勤以为是叶常荣故意放出的风声,怒气冲冲地约他出来兴师问罪。叶常荣对她的反复无常也忍无可忍了,“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为什么你就不敢让人知道呢?”陈小勤反击道:“我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找了一个比自己差劲的男朋友!你要真有本事,就去挣个几百万来,带我远走高飞。”
  “这么财迷心窍,你就嫁给钱好了!”叶常荣伤了自尊,两人再次打起了冷战。
  2009年的春节还是让地处粤北的韶关感到了一丝寒意,一场突降的暴雪,堵住了那些急切归家的游子,酒店生意出奇地红火。一直到元宵节过后,酒店才让员工陆续轮休,这时,陈小勤?约叶常荣跟自己回一趟她家。
  在大塘镇马路两旁整齐地楼房里,夹杂着几间低矮的瓦房,那就是陈小勤的家。当她向病怏怏的父母介绍身边这个英俊的男孩是“叶老板”时,他们浑浊的眼神顿时明亮了许多,忙不迭地擦拭着板凳邀他上座。
  “我这女儿要强,一把弟妹拉扯大不肯嫁人,这眨眼都成老姑娘了,没人要啦。”陈小勤的母亲用客家话絮絮叨叨地说道,一边端出自制的糕点来招待客人。那餐饭,叶常荣吃得特别揪心,陈小勤竟然有6个弟妹,最小的弟弟才9岁,一大桌人围抢不多的几盘菜,乱糟糟的。
  饭后,他便迫不及待地告辞了。陈小勤也以酒店忙为由和家人作别。“你终于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贪财了吧,你说这一家人让我怎么办?挣不到,我就只好卖了自己哟。”陈小勤半是玩笑半是心酸地说。
  叶常荣没有想到,她孤傲的外表下,竟深藏着一颗易碎的心。他一把将女友揽入怀中说:“我一定会让你解脱的,你只能做我的新娘!”
  但说起来容易,叶常荣却不知道该如何付诸行动。为这事,两人商量了多次,都无法达成一致。陈小勤决定抛出“杀手锏”:
  2009年5月,她突然告诉叶常荣,有朋友帮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光一套房子,你不吃不喝也得攒上20年!”陈小勤的说法,叶常荣是相信的,他早从其他同事口中得知,自从陈小勤进入酒店以来,身边就不缺乏条件优秀的追求者。
  但当这话从女友口中说出来时,他还是觉得受到了极大的污辱,除了辞职,他已经别无选择。“你不就是想要钱吗?好,我也去做生意,总有一天会用钱砸死你!”他决定到经济更为发达的东莞去寻找门路。
  2009年6月3日,叶常荣办完了辞职手续,可真的要与恋人分别,叶常荣的心里七上八下。陈小勤也变得依依不舍。
  陈小勤决定效仿祝英台“十八里相送”,亲自送他到东莞,两人在东莞住了一晚,难割难舍,叶常荣又送陈小勤到广州,再住了一个晚上。最后,陈小勤无限柔情地说:“我愿意一辈子等着你,只要你有了钱,我随时会回到你的身边。”
  
  造星不成反受控,恶魔岂能纵容
  送走陈小勤,叶常荣再次回到东莞,他要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报复”。
  主意已定,他以每月2300元租金租下了一间门面,装修又花去了数万元,还雇了3个工人,开始自制糕点卖。他却没有考虑到广东人吃糕点通常会去茶楼,他的店面极少人光顾,生意可以用惨淡经营来形容。这期间,叶常荣由于资本不足,还向陈小勤借了5000元。
  陈小勤也一直关注着叶常荣,两人每天信息电话不断,可涉及内容基本上都是问生意的进展,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让叶常荣很尴尬。刚开始,陈小勤还会好言相劝,渐渐有了一些责备,暗示他不够上心。叶常荣想到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陈小勤逼的,言语里难免会有些火气,说着说着便在电话里吵了起来,最后常以陈小勤的挂断结束。
  6月18日晚上,陈小勤在电话里告诉叶常荣,自己又和哪个男的“出去了”。这话深深地刺痛了叶常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之前的承诺呢?
  第二天,叶常荣丢下店里的生意乘车北上。当他辗转赶到到韶关后,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他用公用电话打给陈小勤说:“有什么事出来讲吧。”对方没有拒绝,只是轻叹一声说:“等我下班吧。”那是怎样漫长的等待啊,叶常荣不吃不喝,一直闷头抽着烟,内心的怒火越集越多。
  晚上7点多钟,陈小勤终于出现在新华北路的中国银行门口,叶常荣突然发飙,冲上去一把抢过陈小勤的手机摔烂,跟着抓住她的头发,狠狠打了几巴掌,威胁说:“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看你下次还敢跟别人出去?既然我们生不能在一起,就一起死算了。”说完拉着她进儿童公园。陈小勤害怕了,她根本没有机会辩解,哭着跪下来哀求他停手。
  叶常荣在得到她答应和好后,心头的怒火才慢慢平息,看到女友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他又心疼不已,忙去附近的药店买些药,出来帮她擦了一下,同时不忘警告她记住自己讲过的话,不准反悔,否则后果更严重。陈小勤只是咽咽呜呜地哭着,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苦心,尽换得如此下场……
  这次叶常荣在韶关住了3天,期间还主动提出与陈小勤去了一趟她家,除了水果,他还给每个人封了红包。可回了东莞后,他的心里再次感到堵得慌,生意不好,第一个月就亏了1万多元。觉得自己不是个做生意的料,决定重操旧业。费尽心思才把门面转让出去,这些年攒下来的积蓄已所剩无几。
  7月25日,叶常荣到了海南万宁县乐园酒店做点心,收入还没在韶关时高,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更让他恼火的是,陈小勤似乎忘记了他的警告,对他态度冷淡,此时的叶常荣由于诸事不顺,在和陈小勤争吵时,也经常爆粗口,这让她很反感,干脆把他的电话号码列进了黑名单,叶常荣再打过去不接,发信息也不回。
  8月24日晚上。忍无可忍,
  8月25日飞到广州,坐火车当晚上韶关。
  他在光华宾馆住下,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不和好就杀了她。第二天一早,他去买了一把水果刀。
  26日5时,他在员工宿舍见到她,可她不予理睬,并表示不可能再回头了。此时的叶常荣已经起了杀心。
  29日下午5:25,叶常荣藏在8楼楼梯间,几分钟后,陈小勤在饭堂吃完饭,刚走到704房,叶常荣突然冲上去拉住她的头发,陈小勤大呼“救命”,先一步回到宿舍的钟桂萍跑出来劝叶常荣“不要这样”,叶常荣一边把陈小勤往8楼的楼梯间拉,一边对钟桂萍说“不要过来,不关你的事。”陈小勤仍然大声叫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叶常荣血往上涌,从兜里掏出水果刀,疯狂地往陈小勤的身上刺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捅了多少刀,直到陈小勤无力地瘫在地上,流了很多血,他才放手,随后往自己的身上捅了3刀,跟着倒在陈小勤的身边。
  这时,酒店保安气喘吁吁地爬上楼来,发现此情形,立即打电话报警。韶关市公安局工业中路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一边打120急救电话,一边保护现场取证。
  酒店在为陈小勤垫付了6万余元的医药费后,终于保住了她的性命,可她身上连中11刀,胃、贤、胰腺等多处受损。叶常荣在医院抢救了8天,1万多元由警方垫付。
  2009年9月16日,韶关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未遂)批准逮捕了叶常荣,他将为自己的冲动付出应有的代价。
  责任编辑/胡荼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