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人间 > 2010年01期 > 正文
心灵的罗网织就疯狂的内鬼
点击数:1235    更新时间:2011-1-4 11:16:56    
文/吴梓轩
  
  2009年度最热门的电视剧非《潜伏》莫属。该剧讲述的是日本投降后,共产党地下工作者余则成潜伏在国民党保密局窃取情报的故事。
  而时下在合肥也发生了一起“潜伏”事件——
  合肥任我行软件公司的员工龚涛,工作积极,不仅取得了“软件开发工程师”证书,还获得难度很高的“ASP软件工程师”和“JAVA软件工程师”双证书,被公司委任为软件开发部主任。然而,有此工作便利的他先后数次出卖公司的客户、软件程序,透露公司产品底价乃至产品缺陷,最后竟然贩卖公司最核心的机密——源代码,致使公司蒙受巨大损失……
  龚涛罔顾法律,疯狂贩卖商业机密,难道只是为了牟取“机密费”?这起“潜伏”事件又给了我们职场中人怎样的启示呢?
  
  遭遇严苛上司心怀不满到有心潜伏
  
  龚涛至今都没有想明白:既然老板张新海不喜欢他,当初为什么把他招进公司?难道老板招他进来的目的就是折磨他?
  今年25岁的龚涛出生于安徽省凤阳县。2004年6月从安徽芜湖职业技术学院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后,顺利通过了合肥市任我行软件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任我行” )市场销售部的招聘考试。
  2004年8月2日周一,龚涛到“任我行”上班的第一天,人力资源部的同事把龚涛领到了公司总经理张新海的办公室报到。张新海时年35岁,是合肥本地人。张新海坐在他的老板椅上,并没有起身欢迎新到的龚涛,而是用笔指着龚涛,严肃地说:“我挑选你,是看中你在大学期间有社会实践的经历、有闯劲儿。希望你来公司后,好好干,不要让我失望!”张新海命令的语气、高高在上的姿态,让龚涛感到压力的同时,觉得张像是在施舍他一份工作。
  龚涛被安排在市场销售部做内勤,试用期月薪900元。用张新海的话说“内勤是先熟悉业务流程,过了内勤这一关才可以出去跑业务”,然而在龚涛看来,内勤就是内部勤杂工:眼看着销售人员在前方冲锋陷阵、硕果累累,而自己却只能在幕后给他们制作报表、传递文件、书写合同,甚至端茶倒水。然而,龚涛即便是满腹委屈,但还是干得十分卖力。因为他清楚自己只有大专文凭,能进到这么好的公司工作,应该学会珍惜。
  2004年9月底的一天下午,龚涛被张新海叫了过去。他把龚涛前天交的一份销售合同书扔到了他的面前,问:“你有没有用脑子想过、用心看过?”龚涛一头雾水地问道:“哪儿写得不对?”龚涛头都不抬地说:“你拿回去自己看看吧!”便默不作声,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龚涛尴尬地将计划书拿回自己的办公室,仔细看了四五遍,才发现他将“甲方”和“乙方”的位置写反了。于是,他赶紧去向张新海解释:“我写得太匆忙了,没有注意。”
  孰料,张新海头也不抬,就摆摆手视意龚涛离去。龚涛离开总经理办公室,怨气迅速淤积满腹:“哼,什么玩意!”
  怨归怨,但随后龚涛面对工作时,还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然而,即便是龚涛把工作做得几近无缺,追求完美的张新海还是会时常给龚涛提出一些整改意见。每次看到张新海的批复,龚涛心里就很不爽,可他又不能发泄,只好积压怨气继续修改。慢慢地,龚涛不禁自问:“他是不是故意找我茬?看我不顺眼啊?”
  可就是这么一位看他不顺眼的领导,在2005年6月底还是让他转为了正式员工,同意他出去跑销售,薪水提高到1500元,加外2%的提成。
  2005年11月,龚涛去西安第二机床厂洽谈一套大型财务软件,进展十分顺利。这天,龚涛在街上“邂逅”了他的中学同学李军。异乡遇旧友,两人便兴高采烈地一起去酒吧喝酒。三杯下了肚,龚涛像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一股脑地将张新海对他的“欺辱”和盘托出。酒后无防的龚涛,在李军的诱导下,不经意地说出了这次所谈软件的底价和提成等商业机密。
  第二天下午,当醒酒后的龚涛再去找西安第二机床厂洽谈时,财务负责人告诉他说,他们已经与合肥市金算盘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算盘”)签定购买合同了!龚涛顿时傻眼了!他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李军的真实身份竟是“金算盘”市场销售部的业务经理。“金算盘”是“任我行”在合肥的强劲竞争对手,而李军此次来西安也是到西安第二机床厂洽谈财务软件。他远远地看见了龚涛,于是有了街头的“邂逅”。
  当龚涛找到李军气愤地质问他时,李军却笑嘻嘻地拍着他的肩膀说:“你们老板看你不顺眼,你还有必要为他卖命吗?再说,你就是拿下了这单活,你们老板又能给你多少?我现在按你们老板给你提成的3倍给你,你觉得不值吗?”说着塞给了龚涛6000元钱。不知是钱打动了龚涛,还是他的话击中了龚涛的软肋,总之龚涛的手不听使唤地接过了钱,将愤怒吞进了肚里。
  轻而易举地就得到6000元钱,启发了龚涛:与其辛辛苦苦跑销售,不如把信息透漏给对手,这样来钱不是更容易吗?何况,老板凶神恶煞,干嘛要替他卖命?不过,龚涛很清楚,这样做不仅违反公司的规定,同时也是违法的。但一阵惶恐和权衡后,他还是决定干一把。
  2006年1月,龚涛主动泄露给了李军一个信息:芜湖市联华超市正在与他们公司接洽,对方欲购买20套电子版记帐簿。李军因此捷足先登,抢了这单生意,事后他支付了龚涛4000元“信息费”。起先龚涛还很紧张,因为这单生意只有他一人知道,张新海会怀疑他。但时间一天天过去,严厉的张新海并没有批评他。
  2006年5月中旬,“任我行”与“金算盘”两家公司竞标山东省第五人民医院“网站建设与维护”项目。龚涛利用职务之便,偷偷复印了竞标书给李军,遂使李军代表的“金算盘”竞标成功。事后李军又支付龚涛5000元“信息费”。而“任我行”的这次竞标失利,仍旧没有引起张新海的警惕,他以为“金算盘”为了竞标成功,自愿降低成本价格。
  李军收买内鬼,屡屡得手,但他并不满足。毕竟龚涛的“信息”仅仅局限于他自己经手的业务,“任我行”公司其他人的业务一无所知,无从提供。李军希望得到更多更有价值的“信息”,并承诺根据“信息”的价值,支付相应的报酬。
  金钱的诱惑以及对公司老板的怨恨,使得龚涛有了更大的野心,他知道只有改变目前自己在公司的位置,才有可能获得更多的更有价值的情报。他把公司上上下下的职位做了一个“扫描”,发现秘书这个位置有可能发现更多的“信息”。从那以后,龚涛开始处心积虑地巴结他所怨恨的张新海。张新海发现龚涛这个倔头“懂事”了,很高兴,看着龚涛特别顺溜。2006年10月,刚好办公室有一个女秘书回家生产,张新海于是让龚涛做了办公室秘书。
  当上办公室秘书的龚涛,处处留意公司的各种报告、报表和合同。有心之人总有意外收获!2006年12月,龚涛发现了一份很有价值的机密文件:在“任我行”即将竞标的安徽省宿州市电力管理公司FMIS管理软件的报告书上,不仅标明了该款软件的底价及报价,还写清楚了该款软件的设计缺陷,以提示公司参与招标会的人员规避和解释。
  次日晚,在合肥明珠广场边上的名典咖啡厅,龚涛告诉李军,“任我行”这次竞标的底价、报价和这套软件的设计缺陷。李军当即支付给了龚涛5000元“信息费”。
  
  处心积虑,步步高升为窃密
  
  2007年1月21日,宿州市电力管理公司FMIS管理软件招标现场,“金算盘”的软件工程师当场指出“任我行”参与竞标的软件的设计缺陷,同时以非常专业的知识,阐明这种设计缺陷所带来的危害。“任我行”的竞标人员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顿时乱了方寸。即使百般解释,哪里抵挡得住“金算盘”工程师们那专业精辟的揭露性分析。结果,“任我行”惨遭失败,而标的自然被李军收入囊中。
  此事发生后,张新海意识到公司出了“内鬼”。可“内鬼”是谁呢?是竞标的业务经理?还是该软件的程序开发工程师?张新海调查了几天,也没查出个结果。可经这一折腾,“任我行”公司上上下下已是一片恐慌,人人自危,而龚涛却因此有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感觉自己的智商特别高,手段特别高明。在这种成就感的驱使下,他加紧了与“金算盘”的勾结,酝酿更大更险恶的计划:出卖源代码!
  源代码(也称源程序),指一系列人类可读的计算机语言指令,是软件的最核心部分,属于最高等级的秘密。一旦他人得到源代码,该软件就可以被任意窜改,克隆新的品种,从而失去其商业价值。
  龚涛与李军达成了合作意向:龚涛每窃取一份软件源代码给“金算盘”,“金算盘”将按照该软件市场价格支付300%的酬劳给龚涛。如这套软件卖10万,那么他将获得30万。这个交易,让龚涛亢奋不已。
  但是如何才能得到源代码呢?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龚涛知道只有自己懂得计算机编程,调到软件开发部,然后才有可能伺机窃取。
  “胸有大志”的龚涛下定决心,要自学成才。他去图书城买来《数据库技术》等书籍,每天只睡4个小时,刻苦钻研。龚涛那种对技术的刻苦劲头,让张新海看了很感动,多次在大会小会上表扬他。张新海哪里知道,这个让他赞赏不已的员工就是身边潜伏的一个内鬼呢!
  2007年6月,龚涛考取了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三级证书。但他还不满足,继续刻苦学习。同年年底,他又取得了“ASP(ASP.net)软件工程师”和“JAVA软件工程师”双证书,这是业界公认的难度很大的资格证书。
  2008年1月初的一天,龚涛在公司财务系统里转一笔账时,意外发现了财务系统的一个致命的漏洞:按常规,公司的流程是工资表做好后要拷贝存盘交银行转账。如果有人利用自己制作的假工资模版,通过办公电脑入侵财务系统,将公司的工资模版覆盖,那完全有可能拷贝的资料是假的。财务部的人员根本不会想到有人能突破自己的权限来更改模版,所以他们就不会太在意。对于银行来说,只要公司账上有钱,数额相差不会太大,一般也不会太在意。
  此时,张新海已对软件开发工作人员抱有怀疑的心态。于是,龚涛决定趁机再将软件开发部一军。龚涛不失时机地向张新海透漏了这一天大的“秘密”。
  张新海听完龚涛的汇报,吓得大汗淋漓。公司内部使用的财务系统存在如此之大的漏洞,一旦被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他严厉地批评了软件开发部主任,真想当场撤掉他的职务。
  同时,张新海也被龚涛的忠诚深深地打动了,当即决定派龚涛到软件开发部去“潜伏”,帮他找“内鬼”。 那一夜,龚涛做梦都笑醒了:张新海这个笨蛋居然把自己这个“内鬼”当成他的“心腹”!这个世界太滑稽了!
  然而,由于软件的源代码是公司的最高核心机密,除了公司高层知道外,就连软件开发部主任也不知道。但软件开发部主任因为要参与软件开发的审核,所以,有机会看到。怎样才能高升到软件开发部主任呢?龚涛在等待时机。
  2009年1月初,“任我行”与合肥一家软件公司竞标一家银行的局域网防火墙工程。龚涛感觉机会来了,他日夜奋战了几个晚上,设置出一套虚拟的“VC开源防火墙”,抢在竞标前晚上传到公司内部网络,替换了公司设计的防火墙。结果,在次日的竞标会上,“任我行”的软件工程师演示点击公司软件时,电脑立即黑屏死机。在招标现场这样出丑和低能,“任我行”当然无缘夺标。
  张新海非常恼火,认为这次事故是因为软件开发部主任和该软件开发工程师工作不细致,临上场前没有检查软件所致。几次事情都出在软件开发部,实在是无法容忍。次日,张新海召开公司大会宣布免去软件开发部主任职务,辞退该软件的开发工程师,同时宣布:由龚涛担任软件开发部主任。
  
  奇耻大辱,被骗老板很受伤
  
  龚涛如愿以偿当上了软件开发部主任,他高兴坏了,现在终于有机会接触软件的源代码了。
  2009年3月初的一天,处心积虑的龚涛终于复制窃取了公司的“镇山之宝”——“小管家”源代码。“小管家”是一套适用于中小企业进货管理、销售管理、存货管理、商品帐、资金帐、往来帐、收入帐、查询与分析等一体化的软件。该软件是“任我行”经过3年时间、数位软件开发师集体研发出来的。目前一套市场售价达10万元!
  2009年3月7日晚,在合肥胜利路的上岛咖啡厅,龚涛与李军完成了“小管家”交易。无巧不成书!“任我行”的一位软件开发师田科明也在该咖啡厅会见一位朋友,看到他们两个神秘交谈,当时只是比较反感,并没有深想。
  2009年3月9日,龚涛向张新海递交了辞职报告。张新海对龚涛的举动很不解,婉言留他。但龚涛去意已决,他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希望龚涛不要跳槽去“金算盘”。龚涛满口答应,谎称到香港发展。几天后,张新海得知龚涛离开了合肥,他心里的石头才落了下来。
  没想到,2009年5月12日,“任我行”在参与南京市第二建筑公司企业销售和资金多种项目管理的一体化软件竞标时,“金算盘”却推出了一款名为“大内总管”的适用于中小企业销售和资金多种项目管理的一体化软件。张新海一看它的功能,差点背过气去:这不明显就是克隆他的“小管家”吗?更可气的是,“大内总管”的要价是8万元,整整比“小管家”低于2万元!“任我行”又一次失去了竞标。张新海同时意识到,这款担当公司重要收入来源的软件被人克隆,意味着公司失去数以百万计的损失。同时,也意味着公司失去了核心竞争力。
  这件事情在“任我行”炸开了锅。开发部的工程师田科明很快联想到3月份在上岛咖啡厅看到的一幕,于是向张新海汇报了情况。张新海也回忆起3月初龚涛曾经借口“小管家”有设计缺陷,调阅了“小管家”的设计程序。张新海顿时明白了:一定是龚涛偷走了“小管家”的源代码!
  张新海曾想报警,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可此时的他,无法咽下这口恶气,感觉自己受了极大的羞辱:自己充分信任并费力栽培的龚涛,居然是潜伏在身边的“内鬼”!这简直是侮辱自己的智商,如果传开,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张新海心中的那股愤懑无法排遣!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定要先狠狠地教训教训这个小子再说!他再也坐不住了,动员多种关系,明查暗访。2009年6月5日,终于得知龚涛现在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蓝绩数码公司做销售。
  张新海决定立即带人去苏州亲手教训龚涛!6月8日,他带上两名社会无业青年王德凯(男,1984年2月出生湖南株洲)和李响(男,1985年3月出生江西鹰潭)驱车直奔苏州。
  当晚9点多钟,在苏州市吴中区宝带东路,张新海等3人将出门吃宵夜的龚涛拦截住了。张新海一声令下,王德凯和李响就操起手中的棍棒对龚涛一阵猛打……龚涛顿时倒在地上,连连求饶。然而张新海不为所动,怒气冲冲地上前举起木棍对龚涛劈头盖脑一阵乱打。
  路人见状后迅速报警,适逢110巡逻车路过此地,赶到现场的民警控制住了企图逃跑的张新海等3人。此时龚涛已被打得血肉模糊,随后赶来的120急救车将龚涛送往苏州市吴中区第二人民医院。经诊断,龚涛大面积淤伤,左胸部被打断了3根肋骨。
  同日,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区分局对张新海、王德凯和李响3人实施了拘留。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张新海、王德凯和李响3人将面临故意伤害罪的指控。不过,张新海表示,自己一定要以“侵犯商业秘密罪”起诉龚涛和合肥市金算盘软件有限公司。日前,他已委托律师诉展开诉前准备工作。
  在笔者采访过程中,龚涛向笔者表明作案动机是:“张新海眼里容不下我,处处与我为敌,所以我为了报复他,便将公司商业秘密卖给了别的公司。”而张新海却不承认与龚涛为敌,他说:“我严厉的态度,一是我本性就如此,二是我希望磨练龚涛……”
  纵观整个事件,可以清楚地看到,龚涛拥有“80后”典型的心理疾病:不允许别人批评指责自己。一旦遇到障碍或阻挠,就很容易把对方当成自己的假想敌。龚涛就是这样简单地把自己与上司的工作冲突归结于“上司排挤自己、处处与自己作对”,而从不检查自己在工作中是否有失误,从不去寻找合理的沟通渠道。于是,他一意孤行,藐视法律法规,不顾一切手段采取报复!另外,张新海作为上司,磨练下属的初衷是好的,但方式却不妥当,在与下属相处时,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以免引起下属误解,引发不可估量的后果!
  (李军与合肥市金算盘软件有限公司为化名)
  责任编辑维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