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人间 > 2010年01期 > 正文
“天眼”下:钻石大盗原形毕露
点击数:1318    更新时间:2011-1-4 11:17:13    

一颗标价33万元、价值人民币19万元的2.1克拉裸钻,竟然被一个男子在营业员的眼皮底下瞬间被调包。黄浦警方神勇出击,在短短的24小时内就抓获了钻石大盗,同时还成功地带破了犯罪嫌疑人总价值达50余万元的系列积案。

“天眼”下:钻石大盗原形毕露
 宋原
 
 选购,一个意外发生
  
  座落在上海黄浦区的豫园商城,是举世闻名的旅游景点和购物天堂。亚一金店就位于人流量十分密集的福佑路、旧校场路的路口。2009年3月23日这天,经过一个上午的营业高峰后,到了中午吃午饭的时候,见店堂里的顾客逐渐少了下来,专门负责销售高档钻石制品的营业员小李便对搭班小吴说:“你先去吃饭吧,再来换我。”
  小吴走后,柜台里就剩下小李一个人了,偌大的店堂里也显得空荡了许多。11:40,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和一个身穿白色运动夹克衫的男子一前一后走进了店堂,那穿西装的男子人还没有走近柜台,却先飘来一阵香水味。男人用香水,且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个大老板。小李忙微笑地说道:“先生,你好!”
  那穿西装的男子朝小李点了点头,操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说道:“我先看看。”便弯下腰仔细察看柜台里的各类钻石商品。这时,小李突然想起今天上午上班时,曾看到和自己搭班的营业员留下的一张纸条,说是今天有人要来买专门存放在保险箱里的一颗标价33万元的2.1克拉裸钻和一枚标价1.1万元的钻戒。于是,连忙热情地问道:“先生,你是不是昨天来过?东西我们已经替你留好了。”
  “是的,是的,我是来买昨天看好的裸钻,你拿出来再让我验看一下吧。”穿西装男子说道。小李转身从保险箱里取出那颗裸钻放进托盘中,放在柜台上。这时,只见那男子随手从皮包里拿出了一把带照明灯的放大镜和一个小巧精致的细长伞型镊子。见此情景,小李笑着说:“先生,你很专业的啊。”
  “钻石价值昂贵,不懂得点专业知识不行啊,万一买了假货或者次品,那可损失惨重了。”那男子边说边拿着放大镜要求小李把裸钻再拿近点给他看。
  谁知,就在小李小心翼翼地用镊子夹起裸钻时,突然发生了一个意外,也不知为什么,她的手抖动了下,裸钻不慎滚落到了柜台外侧。小李当即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呆了,一时愣住了。而此时那男子倒显得十分镇静,只见他从容地往后退了几步,摆出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然后举起左手蹲下身子,当着小李的面,用右手捡起了裸钻放在柜台上。
  据小李事后回忆,当时她原本是想走出柜台去捡裸钻的,但是因为柜台太长,如果绕个圈子走出去的话,裸钻就会在她的视野范围内短暂消失,为防万一,她就没有离开柜台,而是趴在柜台上,双眼紧盯着掉在地上的裸钻,看着那男子帮她把裸钻捡起来放在柜台上,并且用布轻轻擦拭后,发现一切无误后,那颗悬着的心才总算放下来。
  而那男子似乎并没有被这意外所惊动,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依然神情笃定地继续一手举着放大镜,一手用镊子夹着裸钻反复察看。过了一会,他对小李说:“我买了,付现金。”他让小李把裸钻包装好放在边上,说是昨天已经和银行预约好,现在马上就去拿现金,等会就过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说完就迅速走出了店堂。
  正当小李刚准备将裸钻放进保险箱,还沉浸在做成一笔大生意的喜悦之中时,那个身穿白色运动夹克衫的男子走了过来,说是要买一副钻石耳环,让小李拿出来给他看看。可他看后表示不满意,客气地道了声“谢谢”后,也转身离开了。
  
 案发,一颗锆石
  
  可是,一直等到下午1点多,那个穿西装的男子还没有出现。这下,小李有些坐立不安了:“他说马上就会来的,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啊!银行就在附近,就算取款的人多,也不用这么长的时间啊,何况他又是提前一天预约过的。”她越等越觉得不对劲,于是,赶紧把那颗裸钻从保险箱里取出来,反复察看了好几遍也没看出什么异样,但当她用天平秤秤了秤,却发现分量不对了,这下她慌了。于是连忙又把裸钻拿到楼上请店里的鉴定师检测,当鉴定师用专门仪器检测后,结果发现这是一颗不值钱的锆石。
  价值昂贵的裸钻竟然会在营业员的眼皮底下被调包了!不仅当事人小李怎么也想不通,就连金店里的从事钻石买卖多年的老师傅和经理也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让小李详细回忆了在和那个穿西装男子接触过程中的每个细节,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之处。无奈之下,只得迅速拨打110,向黄浦公安分局报案。
  根据营业员小李反映的情况,侦查员首先将目标锁定在那个穿西装的男子身上。小李说,肯定是该男子在察看裸钻时,用锆石调包了。因为在这期间,她没有接触过第二个人。但是,谁也弄不明白该男子究竟是利用什么手法在小李的眼皮底下实施了调包术,在小李看来,该男子或许就是一个手法高超的魔术师,居然能在自己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裸钻的情况下,瞬间实施了调包。
  好在金店内部有着一套完整的监控设施,通过查阅监控录像也许能够再现犯罪嫌疑人的整个作案过程。于是侦查员调取了案发时段内亚一金店中的监控录像。果然,录像画面清晰地记录了穿西装男子在柜台上挑选裸钻的全过程。侦查员边查看监控录像边问小李:“在那个男子挑选裸钻的过程中,这颗裸钻是否一直没有脱离过你的视线?”
  “是的,我的视线没有离开过,就是裸钻不慎滚落到了柜台外侧的时候,我的眼睛也紧紧盯着裸钻。”小李说道。但她的这句话却引起了侦查员的关注,他们立即将监控画面定格在裸钻滚落到柜台外时的那个瞬间,然后用慢镜头逐格播放,仔细察看那个男子每一个细微的动作,试图找出他调包的证据。可是,尽管侦查员将录像反复播放了好几遍,却没有发现他的一点可疑之处。从他在地上捡起裸钻,再把它放到柜台上,整个动作自然、连贯,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据此,侦查员分析认为,裸钻滚落到柜台外这一细节,应该是营业员小李和那个男子都没有预料到的一个意外事件。换言之,就算他预谋利用裸钻滚落到柜台外侧的机会实施调包,他也不可能幸运地等待到营业员偶然的一个失误,即把裸钻掉落在地上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并且利用这个短暂的瞬间来把裸钻换掉。因此,这个疑点可以排除。
  原以为是一个十分有价值的线索中断后,使得本来看似简单的案情变得复杂起来。
  
 监控,一个交替动作
  
  如果不是穿西装男子调包拿走了真的裸钻,那么,又会是谁呢?如果裸钻不是在销售环节时被调包,那么问题会不会出现在其它的环节上呢?也就是说在那个穿西装男子出现之前裸钻就已经被调包了呢?
  带着一连串的问号,侦查员对裸钻储存、保管、销售的各个环节进行细致地排查,寻找可能存在的漏洞和破案线索。据金店经理介绍,重量达2.1克拉的裸钻属于店里的特别贵重的商品,由于具有购买力的顾客不多,平时都是存放在保险箱内,从不轻易取出。 而且进出库都有着严格的管理制度,从店经理到柜组长再到营业员,相互制约,层层把关。因此,在这个环节上出现调包的可能性不大。
  通过进一步的排查,侦查员了解到,营业员小李就在当天上午将裸钻从保险箱中取出之前,还仔细核查过,一切都很正常。这就表明:裸钻被调包只有可能是在上午9点金店开门,到下午3点小李发现裸钻被调包个时间段。侦查员当即决定对这个时间段内在金店出现过的人员进行排查。
  于是,侦查员把这个时间段金店的监控录像全部调出来察看。发现有两个男子行动诡异,其中除了那个穿西装的男子,另外还有一个身穿白色运动夹克衫的男子,从画面中可以看出,这个男子在小李接待穿西装男子的过程中,不断凑上来说话,似有故意分散小李注意力的嫌疑。而这时小李也认出就是这个男子曾和穿西装的男子一起在案发的前一天,来店里挑选裸钻,并约定第二天来购买。小李回忆说:“穿西装男子在挑选裸钻的时候,确实是有一个穿白色运动夹克衫的男子在一旁徘徊。当穿西装的男子快要走的时候?他就走上来叫住我,说‘小姐,麻烦你?我想看柜台里的那只戒指’,我当时让他稍微等一下,等穿西装男子离开后,赶忙拿出那只戒指给他看,这时我没来得及仔细检查穿西装男子还给我的裸钻。 谁知,穿白色运动夹克衫的男子看见穿西装男子走远后,连忙说要到其他金店再去看看,然后也迅速离开了。”
  根据小李的陈述,侦查员分析,当天除了营业员小李外,只有那个穿西装的男子接触过被调包的裸钻,而那个穿白色运动夹克衫的男子极有可能是穿西装男子的同伙。他们采取分工合作,相互掩护,联手作案。至此,侦查员回过头还是把侦查的重点放在了这两个男子身上。
????他们再次静下心仔细观看监控录像中穿西装男子的每一个细微动作,寻找可能遗漏的细节。看着,看着,当监控录像的画面定格在11:44:20秒时,侦查员终于欣喜地抓住了一个极易被忽略的瞬间:只见他把原本放在柜台上的左手悄悄移下来伸进裤袋里,然后又迅速放在柜台上,在这个过程中他的两个手有一个瞬间的交替动作,如果不仔细察看,肉眼根本就看不出这个动作,只有将画面用极慢的速度逐格回放,才能看清楚。
????那么,侦查员从这个看似十分平常的动作中究竟看出了什么奥秘呢?在采访中,侦查员让笔者也看了几遍这个镜头,但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出有任何可疑之处。这时,站在一旁的侦查员笑着说:“你看,他选择的时机是在营业员小李低头,视线离开柜台的瞬间,虽然从画面上看不清楚手里是不是有裸钻,但是从他左手从裤袋里拿出来放在柜台上,而且有个交替的动作,我们认为他应该就是在这时迅速将裸钻实施了调包。”
   据此,侦查员根据监控画面截取下来的那两个男子的图像资料,和营业员小李的目击,勾勒出了他们的基本特征:穿西装的男子年约40岁,身材微胖,身高1.72米左右,短发,下巴较尖,操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身穿白色运动夹克衫的男子年约30岁,身高1.74米左右,同样是短发,但发髻较高,背一只黑色背包。侦查员判断,从监控画面上看?他们应该是很有作案经验,而且经过精心的准备,是专门在全国流窜作案的老手,他们往往会在一个地方连续作案,得手以后很快逃离。
  为此,黄浦警方立即在网上发布紧急协查,连夜在本区的宾旅馆进行排摸,并且对同类型的案件进行串并比对,同时进一步扩大对金店周边监控录像的查看,力图在更大的范围追踪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轨迹。
  
 遁迹,一辆出租车
  
  通过对同类型的案件串并比对,侦查员发现,就在22日本区外滩中山东一路18号卡地亚专卖店内的钻戒被调包的案件与亚一金店案件的作案手法十分相似。那家专卖店营业员辨认照片后认定,穿西装男子正是调包钻戒的嫌疑人。而豫园商城内“东华美钻”、“城隍珠宝”、“老凤祥”等黄金饰品店的营业员也纷纷向侦查员反映,穿西装的男子和穿白色运动夹克衫的男子也曾经在自己的店里出现过。由此,侦查员将犯罪嫌疑人目标牢牢锁定在这两个男子身上。
  然而,从案发到警方接到报案,已经相隔了7个多小时,擅长流窜作案的犯罪嫌疑人随时都有可能逃离上海,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影子般漂移”的犯罪嫌疑人抓获,是摆在侦查员面前的一道难题。这时,侦查员还是想到了遍布整个豫园商城各个路口的“天眼”——监控录像,如果把案发时间段内的全部监控录像画面串联起来,也许能够再现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轨迹,从而寻迹遁踪,捕捉到他们的最终落脚点。
  随即,40多名侦查员和豫园派出所民警行动起来,他们搜集了豫园商城内所有监控录像资料,分组观看。40多双眼睛紧盯着屏幕,仔细捕捉每一个可疑的身影,唯恐漏过了犯罪嫌疑人。
  经过几个小时的连续查看搜索,3月24日凌晨1点,那两个嫌疑人的身影终于在屏幕上被逐渐搜索出来。侦查员将监控画面按照时间节点拼接起来后发现,穿白色运动夹克衫的男子独自走出亚一金店后,经过旧校场路、沉香阁路,然后穿过候家路、紫华路,几分钟后就来到河南南路、大镜路口,只见他在路边等了会后,那个穿西装的男子也出现在监控画面中,他们会合后一起穿过马路,站在路边扬招了一辆大众公司的出租车,出租车由南向北疾驶而去。遗憾的是因为拍摄角度的关系,出租车的车牌看不出。
????可是,正当侦查员欣喜地睁大着双眼,紧盯着监控画面,追踪着这辆出租车下一步的行驶轨迹时,监控录像却突然戛然而止屏幕出现一片白花花画面,原来出租车已经驶出了监控探头的视野。
  
 排查,一网打尽
  
  这辆大众出租车究竟驶向哪里呢?侦查员顿时陷入了“迷惘”之中。显然,如果找到了这辆大众出租车,也就可以顺藤摸瓜查找到犯罪嫌疑人的去向。
  “必须立即找到这辆大众出租车!”专案组指挥员向全体侦查员下达了命令。但是,在上海全市大众出租车有近万辆,分属于十多个车队,要想找到搭载嫌疑人的那辆车,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侦查员没有被困难所吓倒,他们马上分头走访全市各个大众出租车公司的车队。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公司方面的大力配合下,通过公司内部的GPS轨迹定位系统,从大量的行车数据里,终于梳理出案发时段共有12辆车子经过河南南路、大镜路口。在对这12辆出租车逐一甄别后,最终确认那两个犯罪嫌疑人乘坐的是牌号为沪EW7***的出租车逃离的。据这辆车的驾驶员回忆,那两个人上了出租车之后,根据他们的要求车子沿着复兴路、西藏路行驶,然后上延安路高架,开到虹许路匝道下去,在虹梅路上的小南国酒店附近下的车,然后就不知去向了。
  虽然依靠监控录像侦查员从黄浦区的豫园地区一路追踪到了闵行区的虹桥地区。但犯罪嫌疑人下了出租车后到底去了哪里?他们的落脚点又在何处?线索再次中断。此时已是案发19小时后,侦查员不得不担心如果犯罪嫌疑人一旦逃离了上海,那对案件的侦破无疑是“雪上加霜”。
????已经连续奋战20个小时的侦查员再次行动起来,以嫌疑人下车地区为中心展开排查。????
  下午3:28,当侦查员走访到距离犯罪嫌疑人下车地点约3500米左右的金汇路上一家宾馆时,总台的服务员仔细辨认了嫌疑人照片后,十分肯定地告诉侦查员,这两名男子就住在这家宾馆里。但是就在两个小时前,他们一起外出了。目前,他们既没有退房,也没有带行李外出,应该是暂时外出办事或者吃饭。为慎重起见,侦查员将这家宾馆的监控录像内的这两个人画面和金店的监控录像进行了比对,确认这两人就是犯罪嫌疑人。案件有了重大突破,侦查员当即在宾馆内外乔装成旅客、服务员等隐蔽起来,守候伏击,等待嫌疑人的出现。
  ????果然,下午5:40,两名嫌疑人先后返回宾馆,就在他们进入房间的一霎那,侦查员一拥而上将他们抓获,在他们居住的房间内查获了那颗被窃的裸钻和戒指。同时,还查获了大量用来以假换真的锆石等作案物品。
????经查,这两名犯罪嫌疑人系44岁的李银林和35岁的万尧龙,他们均是广西桂林人。据李银林交代,案发前一天下午他和万尧龙曾经来到亚一金店踩点,由他佯装成顾客,而万尧龙则负责掩护,分数营业员的注意力。他摆出一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的样子,对当班的营业员说,自己要在五一节结婚,特地来上海给新娘选购结婚钻戒。营业员就向他推荐了一枚标价11万元重量为1克拉的钻戒。接着,他又说看中了那颗标价33万元的2.1克拉裸钻,在拿着放大镜仔细看了近半个小时后,便表示决定购买这两款总价为44万元的裸钻和钻戒,并且和营业员讨价还价地将价格打了8.1折。但在付款时,他突然说钱在银行里还没有取出来,准备第二天再来。为了显示购买的诚意,他还故意提出先支付些订金。可是营业员一看他拿出的都是零星美元和港币,便婉言谢绝了。但仍热心地将裸钻和钻戒放进保险箱,并特意给第二天当班的营业员小李留了张条子。其实,他就是利用这个机会观察好了裸钻外形,以便准备和其外形相似的锆石第二天来实施调包。
  3月23日中午他们如约来到了亚一金店,当营业员小李失手把裸钻滚落到柜台外面时,由于这一“情节”不是他预案中的“规定动作”,李银林也感到十分意外,再加上小李的目光紧盯着裸钻,使得他根本就没法下手。可在他把裸钻捡起放回柜台后不久,他就找到了一个下手机会。他首先悄悄把锆石从裤袋里面拿出来,趁营业员视线稍一偏离,低头和他交谈的时候,仅用一秒钟左右的时间就快速实施了调包。之后,在万尧龙的掩护下,迅速逃走。
  经侦查员进一步审讯得知,他们曾经用这个手法结伙在全国各地的金店、珠宝店屡屡流窜作案,且屡试不爽。仅在上海目前已经查证的就有:2005年2月21日长宁区仙霞路上友谊商城VERTU专卖店一部价值人民币15.6万元的VERTU手机被盗案、25日南京东路百联世贸广场万宝龙专卖店一只价值人民币13.8万元的万宝龙金表被盗案、22日外滩中山东一路18号卡地亚专卖店内的一枚价值人民币2.52万元的卡地亚钻戒调包案,均系他们所作。
  但是,这次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再次成功作案后,准备逃离上海时,侦查员凭着坚韧的毅力、细致的排查,最终在短短24小时内,将钻石大盗抓获。
  日前,黄浦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盗窃罪对李银林和万尧龙批准逮捕。
                                       责任编辑     林     涛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