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人间 > 2010年01期 > 正文
十载风雨,啼血改造失足女儿情惊一座城
点击数:1200    更新时间:2011-1-4 11:17:31    
山河
  
  为了拯救被判重刑的女儿,一位母亲穿过千山万水,风雨无阻地奔波在大连、长春两地十载,用那浩瀚的母爱去一点一点抚平女儿心灵深处的创伤,用那迟到的爱一声一声地唤醒了女儿止水般的心灵,使女儿重新燃起了做人的希望。
  这位母亲的壮举感动了全社会,人们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最终,在社会各界大声疾呼和狱警的鼎力相助下,她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让法律还给了女儿一个公正的判决,女儿提前获得了自由,开始了新生活。为了使女儿尽快融入社会,她又倾情打造女儿,使有歌唱天分的女儿很快成为长春市一位小有名气的签约歌手。2009年7月,她又将女儿送上飞往日本的航班进行深造……
  
  祸不单行,惊闻爱女失足悔恨交加
  今年56岁的张晓冬出生在吉林省浑江市,1977年,她结了婚,婚后有了一对儿女。1984年,她的第一次婚姻解体了,大女儿判给了自己,儿子跟了丈夫。屋漏偏逢连雨天。就在她心情低落的时候,她的工作也是一变再变,她由一名公务员变成了通化市林业化工厂卫生所的卫生员。婚姻的不幸、工作的频繁调动,使她身心俱疲,短短几年,她憔悴了许多。
  1991年8月,张晓冬再次成家。丈夫是当地很有声望的牙科专家、一家医院院长,4个孩子全是大学生。张晓冬非常珍惜这次新生活,每天乐此不疲地忙着家务活儿。她还忙里偷闲,悄悄地钻研起修牙补牙技术。天资聪慧的她很快学到了一手精湛的牙科技术。然而,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丈夫经常因为一些小事与张晓冬斤斤计较,尤其是每年张晓冬的儿子来看望母亲时,丈夫都要与她吵架。这也是张晓冬最难熬的时候,她一面要小心翼翼地安抚丈夫,一面又要瞒着儿子,以免伤害了儿子幼小的心灵。而这一切,都没有逃脱掉12岁的女儿汪梦那双大眼睛。家庭的不幸,让这个原本单纯的少女心中承载了与年龄不相称的沉重。
  1992年暑假的一次争吵后,汪梦哭着对母亲说:“妈,你太不容易了,现在女儿长大了,也能照顾自己了,以后你就多管管弟弟吧!”见女儿这么懂事,张晓冬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抱着女儿痛哭起来。她抚摸着女儿的头说:“女儿乖了,妈妈就是再苦再累也值呀!”从此,张晓冬放松了对女儿的教育。
  渐渐地,张晓冬发现女儿变得爱打扮了,学习成绩也直线下滑。张晓冬经过调查,却大吃一惊,女儿整天跟一帮小流氓混在一起。原本以为已经懂事的女儿竟然这样,张晓冬顿时怒火中烧,揪住女儿的头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女儿痛打一顿。
  这种简单粗暴的教育方法不但没有阻止女儿堕落的脚步,反而加剧了女儿的叛逆,汪梦开始夜不归宿。女儿的猝然堕落让张晓冬万念俱灰,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女儿每次出走回来,她都暴打一顿,皮鞭、鞋底、木条儿,能用的都用上了,打得汪梦身上常常是旧伤没好又添新伤……为了看住女儿,1993年8月,张晓冬竟狠心地将女儿用铁链锁在家中,要求女儿每天工工整整写完30页大楷。经过一个月的磨练,张晓冬发现女儿变得文静了,而且每天的30页大楷从头至尾每一笔划都不差,她以为女儿已收回了心,就不再用铁链锁着了。结果,女儿再次出走。
  一个月后,汪梦打来电话,想要回家取过冬的衣服。此时,如果张晓冬把女儿接回来好好做做工作,女儿也许就不会越陷越深,可当时,她对女儿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竟绝情地说:“以后你别回来了,这不是你的家,我也没有你这个不争气的女儿……”那时,心里充满挫败感的她真不想要这个女儿了。而就是这一句话竟将女儿推向了深渊。
  又两个月过去了,女儿音信皆无,张晓冬不禁有些害怕了,便日思夜想起女儿,可又不知女儿在哪儿,她在祈企盼中熬过了一天又一天……
  1994年12月12日,张晓冬终于等到女儿的消息。那是怎么一个让人心碎的消息啊!那一天,漫天飞舞着雪花,北风夹着雪花无情地吹打着东北大地。突然,一群穿着制服、戴大沿帽的警察出现在张晓冬面前,告知她15岁的女儿已被警方刑拘。
  原来,汪梦参与了一个有37名成员组成的流氓敲诈、抢劫犯罪团伙,而且她是主犯之一。汪梦在他人的利用下,在白山市火车站诱骗过往旅客至出租屋后,团伙中的男成员冲进屋实施敲诈抢劫,这个犯罪团伙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共敲诈、抢劫数十起。
  听到这个消息后,张晓冬却异常地镇静,对警察说:“你们为社会除掉了一群害群之马,看着处理吧……”此时,张晓冬多么痛恨女儿的不争气,她觉得,也许法律的惩处是改造这个堕女儿的唯一途径。
  一个月后,张晓冬去拘留所看望了女儿。只见女儿脸色惨白,目光呆滞,蓬头垢面的,早已没有了往日的聪明伶俐劲儿。此时,张晓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雨滂沱地呼唤着女儿的名字,可在她面前的女儿却无动于衷,没掉一滴眼泪。
  由于汪梦卷入的这个犯罪团伙人员多,案情复杂,一直到1996年6月才开庭审理此案。回想起宣判的那天,仿佛历历在目。那天上午,公判大厅内座无虚席,37名犯罪嫌疑人“一”字排开面向法官。法官巡视了一圈后,开始审判:×××死刑,×××死刑,当到第三个汪梦时,法官顿了顿,这却让台下的张晓冬悬着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被告人汪梦被判无期徒刑……”这个宣判犹如晴天霹雳击得张晓冬五脏六腑都要裂了,她身体摇晃几下便栽倒在座位上……
  她一遍遍地自责着:“如果不是自己的粗暴管教,女儿能出走吗?如果在女儿打来电话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不是绝情的说不要她了,女儿会犯重罪吗……是自己把女儿推向了深渊,是自己断送了女儿的大好前程。女儿是我的希望,没有女儿我还活得啥意思?”张晓冬后悔莫及,恨不得以死来减轻自己的罪责。当这个念头一出现时,她马上意识到“不行,我不能死,我把女儿推到了深渊,我就要把她从深渊中拉回来,为了女儿我要活下去。”
  
  迟到的爱,苦妈妈风雨十载为女赎罪
  1996年10月,张晓冬再次离婚了。
  她毅然辞去公职,辗转在大连落下脚。她租了金州区某卫生所的一间小屋,办起了牙科诊所。两个月后,她攒下了一点钱,准备去看女儿了。经过十四、五个小时的颠簸,于第二天早上到达长春火车站时,她的腿由于始终一个姿势肿了很高,她踉踉跄跄地走下火车。在火车站里,借着杯开水吃了点馒头后,就又乘上大客车赶往长春南郊。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她静静地坐在会见室里,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通向监区的小铁门。“吱……”小铁门缓缓开启,身着囚服、面无血色、骨瘦如材的女儿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走来。张晓冬一下站起来,隔着铁栏杆大声呼喊着女儿的名字。汪梦浑身震了一下,但随即便没了反应。张晓冬用颤抖的手不停地在女儿的身上抚摩着,眼里噙着泪花,一遍遍地询问女儿的生活情况,并向女儿忏悔。这一切都没打动女儿那颗死寂的心,她始终面无表情。分手时,汪攀冷冰冰地甩出一句话:“妈妈,你以后不要来了。”那一刻,张晓冬如万箭穿心。
  走在长春的大街上,张晓冬心绪难平,女儿那句绝情话始终萦绕在耳边。她发誓,要用后半生的精力去拯救自己的女儿,一定让她早日获得新生。
  她从监狱方面了解到,女儿由于被判无期,精神压力很大,夜夜渧哭,几乎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心。为让女儿树立信心,她决定增加探视的频率。那段时间,她非常辛苦,每天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拼命搛钱。为了节省钱,她舍不得住旅店,困了就在候车室睡一会儿,饿了就拿出随身带的馒头啃几口。然而,这些苦和累没有压垮她,她坚信,只要有女儿在,再大的苦也能挺得过去!由于她不能经常去探望女儿,就每星期给女儿写一封信,鼓励女儿战胜自己,开始重新生活。她的信刚开始总是厚厚的、沉甸甸的,渐渐地变得薄了,最后,只有寥寥的几行字,张晓冬已将心中的话说干了。
  随着母亲一次次的亲情探视和一封封满含激励的书信,汪梦那颗僵死的心渐渐地复苏了,鼓起了生活的勇气,开始接受妈妈,并积极进行改造。
  1999年,汪梦由于改造积极,得到了第一次改判,由无期徒刑改为有期徒刑18年,汪梦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看到女儿找回了生活的勇气,张晓冬非常高兴,再去探视女儿时,她给女儿带了高中课本和王羲之的一些书法书,让女儿多学些文化知识,掌握科学本领。汪梦很要强,不管白天工作怎么累,晚上都要坚持学习。在改造期间,她把自己的一些感想写成诗寄给母亲,后来,这些诗又刊登在《监狱小报》上:
  “啊,梦/昨夜做了一个梦/说你捧着我泪水斑驳的脸/深情地对我说/别认为生命是一朵白云/驱散了/云海依然潇洒飘逸/别认为/生命是一棵大树/枯黄了树要照样充满生机/活着并且劳动/为了别人也为了自己/希望使心灵不见崎岖/这梦是多么神奇/醒来我又极力追寻梦中的你/噢/原来我忘了对你说/放心吧/我不会沉沦痛苦/因为我已有了苏醒的欢欣。”
  她的这些感人肺腑的诗一见报,立即引起了狱友们的共鸣和狱警的青睐,监狱最后推选她为监狱小报编辑,负责小报的编发工作。汪梦充分抓住了这次机会,很快,她的名字在狱中已是人人皆知了。
  然而,张晓冬并没有停止改造女儿的步伐。在一次给患者补牙时,她结识了大连外国语学院的一位老教授,从老教授那儿了解到现在大连学日语人员十分走俏。张晓冬为了让女儿出狱后能成为社会有用之人,她开始虚心地向老教授请教学起日语。然后,她将老教授教的每一句日语的发音标上汉字寄给女儿,女儿按照信上标的汉字一句句地学习。后来,张晓冬买来录音机,录上每个单词的发音寄给女儿。就这样,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汪梦的日语水平已达到了初级。
  汪梦天生长着一副好嗓子,刚入狱时,狱中的新岸艺术团就相中了她,但因为她刑期长,怕她借外出演出之机逃跑,所以没敢要。
  2001年8月,新岸艺术团见她思想稳定,改造极好,就将她调到艺术团。这时,经济条件已渐渐好起来的张晓冬开始给女儿买乐谱书、电子琴等。很快,她成为艺术团的台柱子,到各监狱和监狱外进行演出。
  这年12月,张晓冬第一次观看了女儿的演出,那是新岸艺术团在长春市和平大戏院进行普法教育演出。当大幕徐徐拉开时,一身黄纱裙的女儿缓缓走出,显得楚楚动人。当她唱到那首狱中广为流行的《忏悔》歌曲时,突然泪流满面地跪在舞台上喊着妈妈的名字,张晓冬也失声痛哭。当观众知道她的身份后,立即涌过来把她围个水泄不通,听她讲述了她和女儿的故事。观众们时而默默听讲,时而掌声雷鸣,时而泪如雨下,时而义愤填膺,最后,观众们鼓励张晓冬为女儿申诉。
  其实,这些年来,张晓冬一直想过要为女儿申诉,毕竟女儿当年才15岁,一个15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主犯?她是不懂事受人利用了呀。但是上访的路又是何等艰辛和漫长呀!
  对张晓冬来说,2004年12月31日是她一生都难忘掉的日子。当时,她正在剧场观看女儿的演出,一名妇女突然走到她身边,把接通了的手机放在张晓冬耳边说:“快说,快说,这个就是能帮助你的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张晓冬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只听一个低沉的男中音问:“谁呀?”“你不认识。”“不认识给我打什么电话。”“对不起呀,我只想对你说声谢谢!”“你是谁?”“我是汪梦的妈妈。”“好,你在那等着吧!”
  随后,一位与张晓冬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子驱车起来,听完张晓冬的泣诉,他眼睛湿润地说:“没想到,为了女儿你付出那么多辛苦!”他是一名资深律师,熬夜帮张晓冬写了一份申诉状,从此,她开始了漫长的申诉之路。
  那段时候,是张晓冬最难熬的日子,她拿着申诉状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找,不知吃了多少闭门羹,忍受了多少白眼和讥讽。一次,当她把申诉状送往某法院,法院工作人员以接待人员外出办案为由连续三天拒绝接待她,可张晓冬始终不肯放弃,每天凌晨6点就准时等候在法院门外。一直等到第五天,法院办案人员被她的真诚感动了,接待了她。象这样的事情,她遇到的太多了,但是,为了女儿的将来,她豁出去了,所有的苦都挺过去了。
  渐渐地,张晓冬为女不懈申诉的事传遍了整个长春市,吉林省一位主要领导了解情况后,责令有关部门尽快办理此案。长春市的许多群众也以各种形式支持、帮助她,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相关部门马不停蹄地办理此案。
  时光飞逝,转眼间到了2006年4月10日,张晓冬终于迎来了迟到的春天。当法官告诉她女儿有希望再次改判时,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通”一声给法官跪下。法官忙把她扶起来,动情地说:“你这个母亲太伟大了……”
  4月15日,法院为汪梦第二次改判,汪梦将于2006年6月9日出狱。
  为让女儿脱胎换骨,一尘不染地开始新生活,张晓冬给女儿从里到外换了一套衣服。汪梦出狱那天,张晓冬带着儿子、儿媳、孙子和前夫早早等候在监狱门口。当女儿穿着红鞋、白色连衣裙、扎着蓝色围巾、披着晚霞一样的红色披巾迈出监狱大门时,张晓冬一把把女儿抱在怀里,一家人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情惊一座城,重刑女孩成签约歌手
  在监狱中生活了10年的汪梦终于走出了监狱,重新获得了自由,但是张晓冬在高兴、激动之余,心情仍很沉重。与外面社会隔绝10年之久的女儿能否被这个社会所接受?她能否正确对待自己的过去,不受外界不良思想的侵蚀而茁壮地成长……张晓冬越想越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沉重,她发誓要将女儿打造成为一名有用之才。
  回到大连两星期后,张晓冬发现女儿对长春市仍魂牵梦绕,难以忘怀,便带着女儿再次回到长春,去答谢那么多给过她帮助、支持和关爱的好心人。在长春市和平大戏院,徐经理向汪梦诚挚地发出邀请:“要想到和平大戏院来唱歌,我们随时欢迎你。”张晓冬却很犹豫,她怕女儿重蹈覆辙,到那时,自己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徐经理明白她的心思后,对她说:“大姐,我们深知汪梦的身事,如果她愿意在长春发展,就让她来吧,我们会对她负责的,你尽可放心。”张晓冬见徐经理这么诚恳,便答应了。
  2006年10月,汪梦如愿以偿地成了长春市和平大戏院的一名签约歌手,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
  然而,张晓冬并没有就此罢手,为了增强女儿自制力,使女儿尽快融入社会,她又开始了两地奔波生活。她在长春市为女儿租了一套房子,置办了炊具和家具,让女儿自己做饭烧菜,她每月从大连赶来陪女儿住上一星期,用母爱孜孜不倦地温暖着女儿。刚开始,女儿到和平大剧院演出时,张晓冬每次都要亲自送女儿,在过马路时,面对川流不息的车辆,她怕女儿马上适应不过来,每次都是紧紧拽着女儿的手,象对待刚刚懂事的孩子一样。在演出时,女儿在剧场内演出,她就在外面等着,直到女儿演出结束才和女儿一起回家。为了更好地照顾女儿,她在长春市又开了一家牙科诊所,每月都要在长春诊所出诊十天八天。
  长春市和平大剧院的徐经理夫妇对汪梦更是关爱有佳。大戏院的艺人们说话、换衣服随便,自从汪梦来了后,徐经理考虑到她在女监时周围全是女人,突然进入到正常人群中不适应,徐经理就给艺人们开了个会,要求平时跟汪梦交谈开玩笑要注意一些,要多关心爱护她,多给些温暖,不要随意说脏话,不许歧视她。徐经理还特意为汪梦单独安排了一个更衣室。
  为了让她尽快接触社会,了解社会,徐经理还鼓励她到“东方之珠”、“巾帼大厦”等大剧场演出。汪梦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她拼命地唱歌,用那甜美的歌声来回报社会。她在长春市“巾帼大厦”一口气唱了3个月、90场,创下了一个歌手在一个剧场唱歌最多的记录。汪梦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很快就成为长春市娱乐圈小有名气的歌手,尤其是当人们知道她的身世后,长春各大新闻媒体竟相报道。一夜间,张晓冬及其女儿的真情故事传遍了长春市的大街小巷,许多好心人慕名而来,想看看这位英雄的母亲及其可爱的女儿。张晓冬并没有被这暂时的胜利冲昏头脑,她深知,女儿只是迈出了第一步,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从此,她更加悉心照料女儿。
  2008年8月,大连市某区电视台举办了歌手大奖赛,张晓冬为女儿报了名。在比赛中,汪梦以一曲《越来越好》惊动了所有评委和观众,评委一致打出全场最高分。在颁奖时,汪梦却意外地得知自己只得了个民族唱法第三名,她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坚决不上台领奖。张晓冬也非常气愤,但她毕竟经历了那么多风雨,深知事事艰辛。她没有放弃,鼓励女儿道:“不要想那么多,我们有机会上台展示自己就已经挺好了。再说,群众的眼睛是亮的,咱们还有很多机会,下次再来比比……”最后,汪梦在妈妈的劝说下,擦干眼泪走上颁奖台,欣然地领奖。
  随着汪梦的名气越来越大,2008年末,北京一家著名唱片公司主动找到汪梦,要为她进行全方位包装。不知怎的,汪梦却始终忘不了母亲和长春,时时刻刻都在想着那个生她养她的地方。一个月后,她再也控制不住思乡之情,跑回了长春。
  2009年初,张晓冬从女儿的长远考虑,决定让她出国进行深造,她为女儿办了出国的各种手续,又给女儿请了一名日语教员,专门辅导日语。
  7月14日,在大连市周水子机场,张晓冬和儿子、儿媳及她的未来老伴恋恋不舍地把女儿送上了飞往日本的航班,随着飞机渐渐的远去,张晓冬那颗心也飘洋过海到了……
  责任编辑/胡荼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