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作品网络版 > 2011年第3期:散文专刊(上) > 正文
【作家方阵】(杨文丰散文):冬虫夏草——自然笔记
点击数:1603    更新时间:2011-4-6 11:08:03    

 

  

杨文丰,教授,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西北大学中国散文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南京气象学院农业气象学专业理学士。千禧年以来致力于多卷本散文《自然笔记》的创作,倡行“形神和谐,启智启美”的散文美学观,力求散文的自然美、科学美和哲理美风格。   

散文被编入上海高中《语文》、全国职中《语文》和《大学语文》等教材。 

曾获第四届全国冰心散文奖、第五届全国优秀科普作品奖和多种全国文学刊物奖。 

杨文丰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616066945

 

 

 

     这世界,难道就不存在冬虫夏草式的人吗?……

                                           ——手记

 

 

                           1

不是什么幼虫,都能成为冬虫夏草菌的寄生体。小虫活动的天空是如此高阔,土地是如此辽远,小虫更是如此之多,何以冬虫夏草菌偏要选择蝙蝠蛾幼虫的身体为寄生体呢?选菜青虫就不行吗?当然其形象不怎么高雅,但毕竟还是虫,还能够化蝶,翩翩然上下,亦虚亦实,恍兮惚兮,饶有诗意的。蝙蝠蛾幼虫作为冬虫夏草菌的“培养体”,难道是被宠幸? 被选美?是命运的安排吗?

也不是任何真菌都能生长在蝙蝠蛾幼虫的身体里。

我们比较熟悉的真菌如蘑菇、霉菌,还有酵母菌等,誰也不会想到要深入如此逼仄、窄小的“虫体环境”。冬虫夏草菌寄生入蝙蝠蛾幼虫体内,也不一定是出于什么冤家路窄。我想,一开始,可能也只是一种偶然事件,只是这种偶然多了,才逐渐养成一种习惯,最后形成如此特定的自然选择。这种自然选择,与民间的男人是茶壶,女人是茶杯之说,《诗经》里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情理,该是相似的。

寒冬是萌生冬虫夏草的季节。雪野洁白,四野寂静。千山鸟飞绝。野渡雪自白。这样的日子,蝙蝠蛾幼虫只能躲藏在寒冷的泥土里,体质已下降,最终,抵抗不了让冬虫夏草菌强行钻入自己的玉体,吸取体内的营养,在体内萌发菌丝体。经过隆冬到初夏漫长的日子,可怜的幼虫终于被吃得只剩下一袭皮,皮中全是密密实实的菌丝体(菌核)。入盛夏,菌核茁壮成长,不久,便从“虫”嘴巴那头伸长出一根中间肥,两头略尖,表面上生着一些小球体,里面隐藏着不少冬虫夏草后代(子囊孢子)的棒子。这棒子窜出泥土以后,怎么看都像夏天的草叶。

也不是任何地方都能生长冬虫夏草。

江南烟雨,天潮潮地湿湿,不适合冬虫夏草的生长。岭南天气,风热温湿,也不适合冬虫夏草的生长。根据科学考察,冬虫夏草只适合生长在我国四川、西藏、云南、贵州、青海、甘肃一带森林中潮湿的地方。想来,这真使经济至上的尘世短了不少冬虫夏草的产量。

 

                               2

 

冬虫夏草是幸运的吗?已无法看见白云回望合,无法像蝴蝶一样舞入菜花无处寻了,陷入如此的境况,能是虫的幸运吗?虫啊,要怪就只怪自己的命运了吧!你何以要躲藏在冬的泥土里呢?何以要鬼使神差遇上什么菌呢?何以不固守好自己最后的防线,让人家钻入自己的玉体呢?……更何以年年岁岁、一代又一代总要被重复吃掉呢?

成为冬虫夏草绝不是菌的美德,而是菌的鸠占雀巢,菌的侵略行径,菌的霸权主义。是冬天开始的弱肉强食,冬天里的强奸作为,生物界的罪恶逻辑。是菌将自己的幸福生活乃至未来建筑在他人的死亡之上。谁能想象得出虫的死亡过程有多痛苦?

 

                               3

冬虫夏草是虫与草的流血“整合”,是虫的死亡式异化。我想,这种异化的过程,该不但是慢慢的,更是悄悄的过程,是绿血在流淌的过程。这种异化,无疑可以上溯到农业文明出现以前,甚至上溯到人类还没有出现之前。是伟大的冬虫夏草将一种菌的习惯、行为,乃至思想,让虫壳包裹了,包装了,甚至连名字也“去真菌化”了。

世上不是有“披着羊皮的狼”吗?我以为冬虫夏草不折不扣就是披着虫皮

的“狼”。友人从西藏归来,带给我一小包冬虫夏草,说是世界上最好的冬虫夏草,因为是从生态环境最好的西藏出产的。我想,迄今为止人类的所谓生态学观念,本质上仍然是人类中心主义的。对于蝙蝠蛾幼虫来说,即便生活的是西藏那样的土地,生态环境也未必还能说就是好。

冬虫夏草使菌的身价得了道升了天。冬虫夏草入药,性温,味甘,极具补肺益肾功能。煲一锅鸡汤,投四、五条冬虫夏草即可。优质的冬虫夏草,药店已售万余元一斤。

在地球村,新的冬虫夏草,依然在产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