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作品 > 2010年12上半月刊 > 正文
私家侦探引出侵犯
点击数:959    更新时间:2011-5-10 11:47:06    

201068,北京东方亨特商务调查中心等5家调查公司的9名“私家侦探”,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审。而3名来自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网通三大电信企业的员工,成为泄露个人信息的源头。他们分别被指控犯有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这三项罪名在20092月公布的刑法修正案中正式设立。而这3个电信“内鬼”是新罪名出台后,国内揪出的首批通信运营商的内部员工。

 

私家侦探受审,揪出信息源头

据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张荣浩于20047月至2007年先后在北京市西城区、朝阳区、海淀区注册成立了北京东方亨特商务调查中心等4家调查公司;被告人张荣浩的哥哥张荣涛于20065月成立了北京都市猎鹰商务调查有限公司。这5家调查公司以北京东方亨特调查中心为核心,相互资源共享,利用非法获取的信息从事讨债和婚姻调查等活动,盈利超过80余万元。

凭一个手机号码,私家侦探就可轻易获取调查对象的个人信息和通话记录,他们为何如此神通广大?根据各种线索,警方摸查此案时,最终揪出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源头,电信企业“内鬼”首次暴露出来。3名来自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网通的员工进入警方的视线之内。

这些“内鬼”正是出卖个人信息的源头。经过层层转卖,大量公民个人信息被当作商品,在各种交易平台上卖来卖去,信息的主人则为此承担着不可预期的风险。在张荣浩涉嫌犯罪案中,最极端的一个案例是,一名婚外恋的受害人,因手机通话记录和信息被泄露,遭张荣浩公司的私家侦探定位,最终被仇家杀害于出租房里,酿成惊天血案。

无论是中国移动、中国联通还是中国网通,均有严禁对外泄露客户个人信息的内部规定。而此案中的3名电信企业员工,不但能偷改手机用户客服密码来掌握私人信息,甚至还能提供手机定位服务。

 

移动座席维护张宁:

为帮朋友偷改手机密码

28岁的被告人张宁是中国移动北京公司客户服务中心亦庄区域中心的中级座席维护,负责对公司接线所用电脑的维修及日常维护工作。张宁帮助无业人员林涛修改过100多个全球通手机号的客服密码,并提供了几十名机主的个人信息。

在侵犯个人信息的层层环节中,林涛只是一个掮客,他将这些个人信息出售,并经层层转手,最后落入私家侦探手中。林涛与张宁是2004年相识的。林涛2005年中专毕业后在中国移动北京分公司客服中心干了2个月话务员,后来因赚钱少,辞职后靠在网上卖软件为生。

张宁作为坐席维护,修改用户客服密码已经超出自己的权限。但这难不住林涛,他向张宁提供了一个具有权限的用户名和密码,该用户的持有人是中国移动公主坟营业厅的一个工作人员。张宁通过内部系统对用户客服密码进行修改时,并不需要事先知道原密码,只需要在后台修改之后,用户的原密码即作废。应林涛要求,张宁将偷改后的客服密码,全部设置为6个“0”。有了密码便可以随意查询目标机主的通话记录等相关信息。

对于帮助林涛修改密码的动机,张宁称:“我知道林涛在通过这个挣钱,但碍于朋友面子,我从来没管他要过钱。因为修改次数越来越多,而且变成长期性的,我就开始觉得不对。也担心他干违法的事,但拉不下面子推辞。”

经调查,张宁修改密码后的信息经由林涛转给一名叫李磊的男子,再转卖到张荣涛手中,之后在调查公司之间流转。

26岁的李磊和林涛一样,曾在中国移动北京分公司工作过,因为利用工作之便,用客户积分回馈换手机倒卖,被公司辞退。20073月,李磊因为一个朋友欠钱,就去找私人侦探帮忙讨债,就此与调查公司建立起了联系。李磊知道通过修改密码可调取通话清单,这个移动公司的漏洞成为他赚钱的不传之秘。

而根据李磊的供述,他通过林涛给张宁用的用户名,是在中国移动公主坟营业厅的终端机上充值时,在发票上看到的一个操作员号,又恰好得到这个操作员的密码而获得。

 

联通中层唐纳宇:

利益驱使调取通话清单

1970213出生于贵州省安顺市的唐纳宇,从1995年开始在联通公司工作,被捕之前的职务是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网络运行维护部监控中心主任。他的主要工作是负责移动网络监控和维护,以及特别通讯的技术支持。根据唐纳宇的职责范围,他可以对某个通话的话单进行查询,了解故障发生的地点、时间、通话占用的中继电路等信息,从而对故障问题进行定位,查找其原因。也就是说,唐纳宇可以锁定任何一部手机的所在位置。

20086月,唐纳宇的老同事卢哲新问他能否调取手机用户的详细通话单,并提出每调取一次,向唐纳宇付费100200元左右。唐纳宇爽快地同意了。此后唐纳宇通过公司的话费分析系统调取通话单,随后通过邮箱发送给卢哲新。

唐纳宇所能调取的信息非常详细,包括通话开始时间、结束时间、通话时长、主叫号码、被叫号码、语音或短信的业务类型,甚至包括通话机主的所在位置都一清二楚。但唐纳宇留了一手,他担心这些通话单落到用户本人手里,用户就此向公司投诉,所以他删除了通话结束时间、通话时长和通话位置三项容易暴露信息来源的信息。

20086月至8月间,唐纳宇利用单位内部系统,先后帮卢哲新提供了100余条联通用户的通话清单,共收取卢哲新2万余元。

而找唐纳宇购买通话清单的卢哲新,也只不过是一个二道贩子。55岁的卢哲新将从唐纳宇那里买来的信息转卖给了张荣浩他们。而在卢哲新找唐纳宇之初,唐纳宇刚开始特别为难,不想帮这个忙。后来卢哲新告诉他每笔会有一两百块钱的报酬,唐纳宇最终还是没能挡住金钱的诱惑。

 

网通员工吴晓晨:

从“内鬼”改行当上私人侦探

28岁的吴晓晨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爱好,就是梦想当一名侦探,所以他给自己起了个别名叫“高飞”。

吴晓晨第一份工作是中国网通北京市三区分公司广安门外分局商务客户代表,他的职责是维护与商务客户的关系,催交话费,发展业务。吴晓晨的权限范围,可以进入公司内部的互联网,查阅企业信息及本局商务客户的信息资料。

20054月,他负责在安装座机电话时与张荣浩结识,在得知张荣浩开了一家私家侦探公司,需要大量客户信息后,两人一拍即合。吴晓晨担任调查公司的编外私家侦探,张荣浩每月给吴晓晨2000元辛苦费。

吴晓晨的主要业务就是帮张荣浩查询网通座机号和名址。吴晓晨除了自己以装电话、查看登记簿为名,到营业厅获取他人电话号码、住址姓名和电话清单之外,还让网通营业厅的朋友刘宇帮忙查询,后来刘宇犯事被单位开除。几个月下来,吴晓晨共获利1万多元。

200810月,干侦探尝到甜头的吴晓晨干脆在朝阳区开了一家义正信捷商务调查有限公司,开始自立门户当上了私人侦探,这家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主要做婚姻调查。与此同时,吴晓晨以每单100元的价格向张荣浩的哥哥张荣涛出售通话清单,还转手从张荣涛那儿以每单8001000元的价格,购进中国移动的通话记录,然后再加价50100元转卖。而吴晓晨从张荣涛那里倒手过来的中国移动通话记录,正是张荣涛从张宁、林涛、李磊那里买来的。

另外,吴晓晨也从卢哲新那买过联通的信息,加价后转手倒卖。就这样,吴晓晨从一个网通的员工最终变成了私家侦探,而他惟一目的就是赚钱,而且不择手段。

 

内鬼频出,凸显电信企业监管漏洞

那么,这3个内鬼是如何与私家侦探联系上的呢。这其中最直接的联系方式之一是QQ联盟。包括“中国调查公司”、“私家侦探联盟”、“248信息资源”等20多个群。这些群里的成员由全国各地的私家侦探组成,这些人掌握着各种信息资源,通过QQ群建立联系,互买信息,互相获利,成为个人信息传播的集散地。此外,本案还暴露出网络广告的监管不力,比如调查公司在网上招聘电信、公安人员为其提供信息,成为电信、公安等相关人员违法犯罪的诱因和联络途径。

而最应该引起重视的,是公民信息泄露的渠道,正凸显了电信行业的监管漏洞。

据了解,各大电信运营商在和员工签订合同时,都会签署相关协议,严禁员工对外泄露客户个人信息。如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机房管理规定:“未经公司和部门同意,严禁修改任何用户数据。不得私自查询与用户相关的信息,严禁向任何人提供任何与用户相关的信息,。”

中国移动北京公司客户信息保密管理实施细则也规定:“维护或使用各相关系统的人员因工作需要而获得的客户信息,未经许可不得告知他人,更不能作为商业用途使用。”

中国网通员工均与网通公司签订《保密与技术成果归属协议书》,其中明确规定,乙方必须严格报保守甲方商业秘密,并在工作中严格遵守甲方制定的各种保密规章、制度,履行与其工作岗位相应的保密职责。

虽然签署了协议,但电信公司显然没有严格有效的具体措施加强监管,也没有充分重视对员工的教育。这就出现了营业大厅和维护室的电脑,随时都可以被用来调取信息的疏漏。此外,电信行业在对用户信息保密方面的设置也不甚完善,比如对客户的信息,修改密码即可调取电话清单,非常容易为泄露信息提供便利条件。因此,电信企业亟需尽快弥补管理漏洞,加强监管和教育力度,堵塞泄露信息的源头。

                       责任编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