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作品网络版 > 2012年第9期 > 正文
【散文走廊】 牛犊子:《童年忆趣系列之捡花石》
点击数:1020    更新时间:2012-10-12 17:11:14    

童年忆趣系列之捡花石

牛犊子

     学校放假了。

     父亲说:上山去捡花石吧,捡点学费也好呀。我含着饭,嗯了一下。

天刚刚亮,母亲叫醒我:早点吃饭上山!

      早饭后,我挎上刀篓,刀篓里面放上一袋米和菜,扛上4磅锤(一磅大约0.9),望我们那里最高山悬塘出发。悬塘,顾名思义,高悬的山塘(我们那里把在山里面的水塘都叫山塘,)大概在海拔1000多米处的高山上,有一个大大的池塘嵌在山肩,所以得名叫悬塘,池塘里有泥鳅,黄鳝,塘鲺,还有乌龟。现在悬塘大部分已经干涸,成了一个枯塘了。我家的山寮和乡亲们的山寮集中搭建在塘边地势略高、平整的地方。

这时太阳还没出来,东边的云儿,全都红红的,天也蓝,空气清新,好像不是很透明,似乎有些灰色,没有雾。路上遇上捡粪的老人,路边菜园勤劳的婶婶婆婆们在挑水淋菜,水勺和木桶的碰撞声在早晨非常清晰。

      穿过李屋,绕过谢屋,(我家在苏屋),过了一些小拱桥,前面是一条蜿蜒的山路,通往大山深处。林子渐渐密了,树木渐渐高了,路边小溪的流水声越来越清晰了,山风也凉了。

      走着走着,遇上了不少小伙伴,和我一样,也是给大人赶上山来的。有伴了,我们大声说话,说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鸟儿见到我们都慌慌张张的钻入茂密的树木中,松鼠却是不是很怕人,在高高的树丫,眼珠滴溜溜的瞅着我们。山越来越陡,路大概只有30——40公分宽了,而且全是用锄头挖出来的步级,成字状向大山高处延伸。都出汗了,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大家都在喘气。 

      这样大概走了一个多钟,眼前突然一亮,悬塘到了,我们兴高采烈的奔下塘,各自往各家的山寮,打开锁开门,放下刀篓,躺床上小憩后,又挎起刀篓,去里山寮不远的钨矿洞口前的乱石堆乱泥堆里捡那些矿石了。那些含矿不多的石头,我叫花石,一般采矿的嫌少,麻烦,丢弃了,再有就是采矿的没看到的矿石。有时是这样的,外面看一块矿石,只有一点点矿,当用磅锤敲开后,里面却有一大片钨矿,我们叫它石包矿。一般有钨矿的石头也有铁矿,铁矿和钨矿区别是,钨矿有光泽,断面平整,用磅锤敲,钨矿软,铁矿硬。钨矿密度大,比铁矿重多了。还有钨矿是不上磁铁的。不过有一种铁矿也很光亮,我们叫它穿山甲,意思像穿山甲一样一片一片,这种铁矿很容易被误认为是钨矿。

      哎呦,一不小心,磅锤砸到我的左手拇指头了,钻心的痛,赶紧捂住,血从我的右手指间冒出来,我跑回山寮,涂上万花油,(万花油我们早就准备好的,因为经常会受伤。),用烂布包好,然后坐在床上发呆。

看看太阳已经老高老高,不如煮饭吃了,反正将近中午了。于是我生火做饭。

午饭真好吃,吃的饱饱的。是这样的,从家里带来的米菜,在山上都变得好吃很多,不知为什么,连老菜带上山都变得那么好吃。或许你不信,呵呵,如果你不信,有机会我带你去体验下,肯定你会信的。

      吃完饭,小睡了一觉。天突然下了一场雨。天气凉了很多。我最喜欢听下雨声,下雨了人就不可能再出去干活,雨打在山寮上,沙沙响,在这旷野中,真有诗意。我们这山寮,其实墙是用竹片围起来的,屋顶是用杉木皮盖的,山寮后还有一些大树,树叶遮盖住了一半山寮屋顶,太有原始之风,非常有意思。

     下午雨停后又出去捡花石,下过雨,石头表面的灰尘给淋干净了,我们找花石容易得多了。忙了一个下午,由这个洞口走到那个洞口,由西面的山捡到东面的山,看看成绩也不错,拇指又痛,天色渐渐暗了。我们各自都回山寮煮晚饭,准备在山上过夜了。

渐渐大山模糊了,只看得到粗犷的轮廓,星星也出来了,没有月亮,抬头往山尖上望,好像山顶上的松树就要插到星星了。不远处山寮一个大叔的半导体收音机响起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开始广播了。甜美稚气的声音,接着是一段优美的喇叭独奏旋律。我们在山寮前的平地生起了篝火,篝火把大家的脸一闪一闪的映的红红的。有人提议打牌下麻将下象棋下军棋,于是我们就一堆一堆的厮杀起来了,最有趣的是下象棋,遇上喜欢悔棋的主,真的拿他没办法,争得口水飞脸,脸红耳赤。 

      静默肃立的大山里,只听到我们的喊声争吵声和笑声,远处有黄猄的叫声,也有夜鸟的啼鸣,传得很远很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