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作品网络版 > 2012年第9期 > 正文
【采风专栏】沉 酲:《玉城喜迎贵宾来》
点击数:1375    更新时间:2012-10-15 17:20:51    

玉城喜迎贵宾来

 

玉城沸腾了。2012710日,终于等来了来自贵州、湖南湘潭、广西北流、云浮、梅州、湛江等全国各地的网络作家。我有备而行,想好了一见面就是索要他们的名片,先将人认清楚。经过一番努力,我手头上已有了周西篱、水军、王万兵、健子、龚福清、梁颖、麦智明、阡陌、陆露等九名作家的电话和电子联络方式。短短的三天快乐相聚,通过玉城相识、结伴而行、镇隆留影和玉津盛会等,结下了深厚的友情。这种友情是扎根在共同爱好和一致追求的沃土上的,无疑是天长地久的。

玉城相识

    初次与这些知名的网络作家见面,彼此间都像久违的老朋友一样,相谈甚欢。很久前就听信宜市作家协会主席向梅芳说过,想请全国各地的知名作家来玉城相聚。让他们感受一下信宜的青山秀水,介绍其文学创作经验。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这种愿望一直未能实现。每天打开广东省文学风论坛浏览,水军、王万兵和健子等知名作家的名字就能跃然于电脑的显示屏上,但一直未能亲眼目睹他们的风采。这次终于能够如愿以偿,圆了信宜本地作家的梦,利用非常有限的时间,争分夺秒向这些知名作家学习,借鉴他们的文学创作经验。

    通过交谈得知他们中有的作家已经创作出了许多优秀作品,其中有不少作品达到了国内同行的先进水平。有的作家正在构思和创作四部三十万字以上的长篇小说。还有的作家已被信宜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所感动,灵感来了:诗句像山泉一样喷薄而出;散文像涓涓细流一样不断涌现。网络作家所拥有的我却没有。我不得不面对现实:在文学的殿堂里,我正处在幼儿园阶段,而他们都已大学毕业,并学有所成,正阔步走在金光大道上。许多时候,由于年龄原因,我也想过放弃文学。但是,心有不甘。李尔重(湖北省原副省长),年逾古稀之后,尚且成功地创作出了《新战争与和平》,洋洋洒洒几百万字;著名作家王蒙已七十八岁,仍坚持笔耕不辍,佳作连绵;上海某名牌大学的耋耄老教授,尚且在一年之内写出了四部长篇巨著。我国,年过古稀的老人,在文学创作上仍在奋斗不息的大有人在。我将以他们为楷模。

我记得给孙辈们赠送的条幅是:“有志不在年高”,鼓励他们勤奋学习,不断进取;最近,我也给自己写了一条幅:“有志不惧年高”自勉。看来爷孙两辈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刻苦努力,不言放弃!

结伴而行

    信宜市作家协会的主要成员与来自各地的网络作家结伴而行,到大雾岭自然保护区观光。大雾岭自然保护区位于广东省信宜市南部的大成镇,总面积3534公顷,境内海拔1500米以上的山峰有29座,其中主要山峰大田顶1704米和大雾岭顶1423米。正如广东省作家协会原党组副书记吴赤锋所描写的:“这里是树木的海洋,鸟兽的天堂。莽莽苍苍的林海枝连着枝,叶叠着叶,层层叠叠的绿色占据了每一寸山岭,不留一丝间隙。”这里是粤西天然森林植被保存得最为完好的地区和天然氧吧。

    汽车沿着九曲十八弯的山间公路盘旋而上,一些原来晕车的作家突然间神清气爽,头也不晕了,浑身来劲了。原来司机已经悄悄地关闭了车上的空调,将汽车置于大雾岭的“天然”空调中。这里的空气清新,负离子含量高。吸入这样新鲜的空气让人通体舒畅。气温适宜,20度左右,不再感觉到闷热。大自然总是将最好的、最美的东西赐给了人类。我此时已情不自禁地低声吟诵:“云在山中飘,人在雾里走;车行公路上,心随风儿醉。”

汽车开到了公路的尽头,这里是大雾岭的山顶。作家们站在山顶上,远眺群山,滔滔林海,绿浪滚滚;山间瀑布,飞流直下;水库天湖,银光闪闪。向梅芳主席天真得如同孩童一般,大声朗颂着:“一览众山小;无限风光在险峰。”面对如此良辰美景,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合影,队伍集合好后,“长枪、短炮”齐上,十几个闪光灯对着合影队伍,定格摄下了这美好的瞬间。

镇隆留影

我们一行人来到镇隆镇。镇隆作为古县城,迄今已有1370多年的历史。走在古城的大街小巷中,古色古香的建筑物俯拾可见。镇隆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它位于广东省西南部,信宜古城址就在该镇八坊村。早在明代时,这里就是交通要道,也是与邻省、邻县经济、文化交流的重地。镇隆乃信宜人出境去南洋的桥头堡。这里有大洪国王宫、文明门(又称红楼)、起凤书院、八角楼等文化遗址。一些年轻的作家像过大年、过大节一样,欢呼雀跃,这里摸摸,那里看看。遇到一些有特色的地方,譬如古城墙、旧窗棂、大理石柱,他们不忘留影纪念。造型各异,或独影,或合影。由记者作家王庆珍导演,《作品》网络版编辑部主任、靓女陆露所展示的造型,成了众多闪光灯的聚焦点,拍摄下来的身段、形象、音容、笑貌,简直就是一个影视明星的范儿,太美了。若干年后,我们再来欣赏和回顾这些相片时,一定会想起“那些天,我们在一起采风的日子。”

玉津盛会

    七八十个作家同行在玉津大酒店参加了四年一次的文学盛会。他们在聆听当地领导的希望、晓音主席的感言、吴赤锋总顾问的肺腑之言和叮嘱。在敬慕资助这次盛会的私企代表,在敬慕同他们一起行走在文学路上的老前辈。

    他们中的少数佼佼者受到了鼓励,得到“文学精品奖”。这些受奖者有的领到了一百元奖金,有的领到了数百元的奖金,但是多数人只能是面带笑容、内心激动;目光中流露出对受奖者羡慕的神色,心里却在“打鼓”:“怎么还没有读到我的名字?”

    四年啊!人生中的漫长岁月,一边要拼命做好本职工作,弄钱养家糊口,一边利用休息时间搞创作。然而,他们中的多数人的作品,哪怕用去了毕生精力,直至生命终止,也得不到机会发表。这样,就只能是既得不到任何报酬,又只能是默默无闻。他们完全凭借着内心的指引,凭借着对文学的爱好和执着,孤寂地、艰难地在文学的崎岖的路上跋涉。他们书写着当地的山山水水,书写着当地的风土人情,书写着人生感慨……

    他们也许会想:用去了四年的时间,甚至是一辈子的时间,得到了一百元的回报,或者数百元的回报,或者零回报。即使是这样,也不是所有的地方的文学爱好者,有幸得到公家人的支持、有钱人的资助,让他们有机会参加文学盛会、得到奖励。

我怀着感恩的心,谨以此文对支持这次文学盛会的公家人、对资助此次文学活动的瑞苑人和从远道赶来与会的同行鞠躬、致敬和感谢!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