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作品网络版 > 2012年第9期 > 正文
【采风专栏】王万兵:《游信宜云开山记》
点击数:1610    更新时间:2012-10-15 17:22:30    

  

游信宜云开山记

王万兵

    我们采风的车队,从所住的信宜玉津酒店出发,比原计划推迟了一些时间。40多人的采风队伍,分乘两辆车。我们还是坐省作协的车,只是我们车上多了媒体记者和电视台的人,当然加上梅芳和陈浩信宜作协的朋友,信宜市委的车就坐信宜领导和信宜作协的作家。

    我们省作协的车跟在信宜市委车后面,陈浩做我们的导游。虽然他不是专业的导游,但他比专职导游更加专业。他的介绍,给我加深了信宜文化山水文化印象!

    采风车队驶出市区,陈浩在介绍车刚好经过的桥,他说现在我们看到的桥,以及桥下的江水,是两条江汇合到一起的,我明白了信宜有好山好水,一定会出好人才,因为风水先生如是说。风水文化在我家乡贵州大山里,也是特定的地方文化之一,在信宜山水文化里面,跟信宜人民生活息息相关。

    寒烟美女诗人这时说,他们昨晚赏信宜夜景来过这里,我这时才知道,昨晚他们临时组织了私人赏信宜夜景的活动!

    我们的采风车跟在信宜市委车后面,车队走出市区后,路面明显窄了好多,路面也没有市区那么良好!

    不过,车队走出市区,路两旁的风景让我们美不胜收,真是一步一景,梅芳不断提醒我们看窗外。加上陈浩精彩的介绍,特别是他用自己方式介绍信宜山水文化,都获得西篱等老师掌声不断,他为我们不但加深了信宜山水文化的认识,同时也让我们版主陈浩深厚文学元素让我们网络作家刮目相看!

    信宜的山水文化,离不开与信宜人民生活戚戚相关的风水先生,陈浩用独特的方式介绍某个风水大师,传说是信宜某座大山出去的,至于是什么原因和传说,我没有细问。当然,我相信陈浩以后的文学作品里面会有精彩呈现!陈浩昨晚给我说过他以后有信宜文化作品集出版,我们都期待再次相约信宜山水时,能品读到信宜陈浩的信宜山水文学作品!

    梅芳在提醒大家看那么山谷的溪沟有什么不同,我看见那些石头颜色很白很漂亮,陈浩介绍说那是大理石,经过溪水洗刷之后留下大自然的杰作,在其它地方是很少看到这样独特风景!

    真是一步一景,美不胜收,真有些嫌车开快了些。不过,信宜市委的车在前面带路,我们省作协的车不跟紧些会跟丢的!

    有好的风景和好的故事,采风车队爬山我们也感觉不到累。陈浩介绍信宜的山和水,七分山三分田地,所以信宜不适合发展其它经济,故很多人外出务工,早在旧中国,就有很多信宜人下南洋,如今信宜南洋后裔有四十多万信宜人。当然,珠三角也有不少信宜生意群部落和打工人群。

    我说我们家乡赤水也是一样的山和一样的水,但后来走了发展旅游经济,如今成了全国优秀旅游城市。靠山吃水靠水吃木,我们家乡就是吃水(赤水)发展起来的,就是靠那条文化之河发展起来的。当然,那条河还有国酒文化元素,英雄历史河元素,那些红色和绿色文化因素,就形成独特旅游优势,如今有了世界非物丹霞地貌品牌。家乡的旅游走上了飞速发展快车道!

    也许生活在旅游城市的家乡,见那些与我们生活戚戚相关的红石头,久了就没有了感情,但世界非物质遗产机构认证后,它成了旅游经济发展的突破点,那些水库成了绿色经济之外的政府收入,赤水境内的300多条河流形成四千多条瀑布,在外界游客眼里就是千瀑之市,而我们当时生活在那里,没有品尝出家乡之美,只为生计而累并没有心情去品尝家乡之醉。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就成了南下广东的农民工!这次信宜山水采风行,我把心带回信宜,带回梦中的故乡,但我在信宜的山水中找到故乡的影子。

    虽然我这些年来都为故乡的山水鼓与呼,同时也得到地方某些领导的认同,但我的心依然停留在我的商海人生路上,商海之战让我心疲惫不堪,真想停下脚步歇一歇,但市场经济瞬息万变,它如一列飞速前行的动车,我就是那名列车长,我能让我们公司的动车停下来吗?否则就有动车事件。

    当然,一名作家,故乡情结在文学作品里是应该有地标的!而我的文学作品里,也没有离开故乡赤水文化元素,哪怕那些赤水河鲁班民间传说文化元素!那些赤水河人物式的袍哥传奇。这些故乡情结在我文学作品里面扎根,或许也成为我生命中的血液,他们在我身体里面流淌。

    信宜的山水,有些地方有重庆山城的味道,有地方如九寨沟风味,更多的地方似我家乡赤水。虽然我在家乡只生活了19年,而我生活在广东20多年,但我更了解和更爱我故乡。也许,这次信宜山水文化采风之行,我把心情当作回故乡,我也许会跟信宜山水结缘,会为信宜旅游发展鼓与呼。因为赤水市旅游发展,跟信宜山水旅游十分相似。加上赤水旅游相关领导是我同学,所以我对家乡赤水旅游发展模式十分熟悉!

    采风车行走在去大雾岭云开山的路上,爬山的公路让我感觉到这一次采风是回家之行。盘旋上山的公路有时感觉到我们坐的过山车,我们看见公路旁有不少竹器厂,陈浩告诉我们,那些竹器是远走重洋渡海外的,就是这些竹器产品,养活海外信宜后裔几十万人。嘿嘿,真是一方水土养活一家人,信宜的竹子,我并不陌生,正如家乡赤水的竹子,家乡赤水是竹子之乡,中国十大竹子之乡,全国排行第二,看见公路两旁各式竹子,我感觉到回家之路十分亲切,也十分感人,这不是漂泊的心回家之旅吗?

    在外漂泊二十多年,疲惫的心早想回故乡,可回故乡之后,一切都改变,哪里才是故乡呢?也许,我们流浪的心只是想找心灵停靠的地方!

    采风车时而会停下来,跟运石头的车会车,公路有些窄,当然运大石头的车也比较大,一车石头就是十多吨的那种卡车。这时我也留意到公路边有开采出来的石头,我告诉儿子,那是未打磨的玉石,我儿子说那么大的玉石,信宜人民真富。其实,我认为信宜人民富的是这绿色山水宝库。

陈浩在车上介绍历史名人白崇禧与信宜的传说,我听来增加了见识,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虽然我们不是行路而是坐车,可陈浩为我们带来了坐车也能增长见识。

    白崇禧家人原来是生活在信宜的,后来因为一件大事发生,他家人才搬到广西去的,原来白崇禧的父母生活在信宜,因为他们是外迁过来的大户,信宜本土人不服他们,他们为什么那么富,并且还要占领信宜本地人的生活资源。

    生活有矛盾和战争,白崇禧的父母生活在信宜环境也不例外。

    有一次白崇禧的母亲去广西走亲戚回来,她在路上就听说了信宜一家姓白的大富人家全部被另一信宜本地人杀害,白崇禧的母亲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回到广西埋名隐姓生活下来,这时他母亲也怀上了白崇禧,白崇禧就是遗腹子。

    也许生活的磨练,让白崇禧更加想出人头地,这也许是信宜人有些相似的地方,特别是居住在大山里的人,他们生活信念里有山一样的精神脊梁,多么重的生活压力,他们依然生活得开朗和顽强!

    我家在娄山关大山脉下的赤水河畔,我了解大山之子十分想走出大山,特别想趟过赤水河,看看大山之外的风景,走出大山之人生活一样如大山一样伟岸,我相信信宜人的生活如我家乡父老乡亲,一样坚强!

    白崇禧后来成了名人,曾发过部队到信宜找亲人。信宜人的聪明给信宜本地人免除一场灾难。那些军人问去信宜某地方怎么走,那个放牛娃问那些军人去那个地方做什么。那些军人头头说:“他们是白崇禧的部队,想去拜访一下白崇禧父母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那个放牛娃就是杀害白崇禧一家人的家族。知道白崇禧派部队来报仇啦!

    陈浩如此说,我们如此地信,我相信信宜人的智慧,同时也相信信宜人的包容性,这个故事在民间不断上演,陈浩说,那个放牛娃的孙子,如今还活着,他一代一代把这个故事讲下去。因为他们告诉人们,风水是轮流转的,日月是可以轮回的,因果也会轮回。

    白崇禧与信宜的传说,伴采风车一路传奇。也带来信宜独特人文风俗文化,厚重的信宜人,更加让我敬佩!

    这时陈浩告诉我,那就是信宜电子,我从车窗随他一指看过去那不起眼的厂房,跟这山这水相比,它显然有些不相称。与它在商海的知名度更不相称,也许,我看到这些厂房,我不会买这个公司股票。可是,它的实力也得到市场认可,也得到很多大领导认可,故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信宜电子也是一样,我只是它的过客,一个不经意的过客!

    上山的路显得更静,也许是山静水更幽,路旁的龙眼,让儿子有些想流口水。特别是那些在龙眼树枝接近车窗口的龙眼,更让我儿子心神意乱。他们说这些龙眼还没有成熟,这时我儿子才收住流淌的口水。

    满山遍野的绿色,早也把我们陶醉在车里,我们在品尝大自然的恩赐!那种远离城市和工业污染的环境,我们真想永远留在信宜生活下来,这种想法,车上的人没有说出口,只是现实生活的残酷,说了出来也显无奈,并且与这种氛围不和谐!

    采风车路过路边的农家,那些欢快的狗、小鸡、小孩奔跑。一幅幅乡村画卷向车尾奔去,那些鸡成了信宜的品牌鸡在珠三角市场畅销,那么好的生态地方出品的鸡,怎么没有市场呢!

    我看着信宜这些醉人的山水,我再仔细想到我们集团的电镀项目事业部,我的思维忽然开朗,他们这些股东要求搬出电镀城,那是他们为电镀产品自寻死路,让他们去折腾吧。虽然他们这样做会让我们集团亏损数百万,但至少会给环境减少一些污染。因为电镀城处理污水设备是用国外的,技术也是先进的。这些设备和技术是我介绍引进的。一般电镀厂是用不起这套设备,只有大型电镀城才用这种设备,用这种方式分摊到各个电镀厂去,以减少污水处理的成本。不过,今年春节收购的那个电镀厂也进驻东莞电镀城,那个老乡煤气中毒死亡,他没有过完今年春节,他的电镀厂就瘫痪,他一死就成了商会把接管和收购这个四条生产线的电镀厂重任,落到我身上。

    我还在想污染的事,别人叫我关窗,他们说车外采石厂把空气污染了,这时我才闻到空气中有浓浓的石头味。这时车路过石头开采厂旁边。我第一次见那么规模的采石厂,那种巨型电锯,锯片也有2米大的直径圆片,真是吓人!

    梅芳说这个石厂早该关了,要他们出钱赞助文化事业都不愿其它朋友说,老板用钱是用在女人身上,一晚上用在女人身上好几万。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商人,但我明白老板每用一分钱,他都在换他认为值得的东西。同时,他用个钱也让女人致富,只是那些老板用钱的方式和用钱的地方,普通人认为不对而也!我有朋友说他中彩票如果中了几百万,他会包养20个女孩,让他们也享受他的财富,同时也让他们脱贫致富。我曾告诉那个朋友,我说那样你会没有命的。那个中彩票发财的不是家破人亡的,意外之财会带来杀身之祸。意外之财来得快去也快,一个人要经得起贫穷,更要经得起富有,富二代的悲剧,每天都在世间上重演。更重要的是人的一生对财富要淡定,平平常常人的心态才是真。一个企业,千万不要以政府压力赞助,否则,企业以为他们花钱买政府保护,那些企业污染的事他们责任心不强。企业的社会责任要融入老板和企业管理高层员内心深处,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企业产品有了社会责任性,那个企业就会有生命力,那个企业产品也具有很强的灵魂。当然,这样的企业社会责任性就强,无需别人去监督他们,企业都会很好去完成企业的社会责任。我是一个商人同时也是一个文人,我知道商道即人道,同时,也是儒商之道。没有从过商的人他们不一定都懂。

    采风车行走在山道上,早也关了空调,自然风吹着比空调更管用,芳香的泥土和草丛里的虫鸣,在为我们采风人员伴奏进行曲。云开山,我们这群特殊的客人来了,你作好拥抱这群特殊客人了吗?

    采风车开进了云开山自然保护区大门,这时我才明白,进这个保护区是要经过相关部门审核的,审核后才可以进保护区的。

    梅芳打电话自然保护区找导游,显然陈浩这个导游临时失业,也许他导游不了云开山自然保护区。

    自然保护区的领导,要梅芳安排下车去休息一下,喝茶,我们只能听他的安排。

    自然保护区的房子修得十分有味道,它跟这座山十分和谐,古式山庄式的建筑,没少招来这些文人合影,梅芳在催去办公室休息。这个办公楼分了好多科室。显然这个自然保护区十分重要,接待大厅有不少领导合影,也有不少自然保护区图片。当然也少了名人的字画,显然这个自然保护区来过不少名人!

    工作管理人员有条不紊地做接待工作,美味的云开山生产的茶,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也许美味中国应该为信宜云开山自然保护区加上这道菜。

    工作人员在忙着处理放云开山资料的视频。我们从视频资料里知道云开山来历,以及云开山保护区成立过程。更让我们惊奇的是信宜还有云开山这篇净土,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信宜过去和未来。

    云开山是大雾岭山脉的一个自然保护景区。我们离开自然保护区办事处,我们想要那云开山视频资料,因为有关手续没有批下来,相关资料不能外传,故恶魔表示十分遗憾。那个视频吧云开山介绍太美了,介绍得太传奇了。

    自然保护区派了工作人员为向导,他一上车就亮了工作证并作了介绍,同时也作了进保护区一些注意事项。

    车上这些文人,不时用相机或手机拍车外的风景或视频,他们被这一步一景的风景迷住了。

    后来。我从导游的介绍中,才知道云开山有传说,民间传说是大雾岭山脉下,很久很久以前来了一群妖怪,常常欺压山下的老百姓,一年四季都把山用雾罩起来,不让人和庄稼见阳光,这样庄稼就没了收成。很多人都迁搬走,有的离开了大雾山,有的远渡重洋成了如今信宜几十万信宜后裔的华侨。远走他乡的华侨梦中托梦给信宜的土地神,他知道土地神可以上天庭报玉帝,玉帝是有办法为大雾岭妖怪除去的!那个信宜的华侨托梦给土地神说,以前我们信宜人供奉你那么多香火,如今你不为信宜人民办实事,你以前行贿天庭某些神的丑事,他会跟外国的土地神,让他们去禀报玉帝。也许这个华侨的梦,让信宜的土地神反省了,信宜的土地神就把天上收了他们好处的神,他都报告了云开山发生的往事。玉帝也是一个懒人施政天庭的统治者,他就叫着个神跟进云开山这个事。

    天庭的那个神不想得罪信宜的那个土地神,他就化作一个老智者,生活在云开山山脚。一信宜人一同生活。不过,他不种田也不种地,他向信宜人民收购干柴,在房前作法事,他说要把云开山的雾烧开。 

    采风车路过的地方,有不少竹器蒸笼,这时我才明白信宜竹器蒸笼的来历,原来那位智者老人,是用道法架起蒸笼,欲蒸干云开山上的水雾!

    智者老人蒸那些蒸笼七七四十九天后,他双手合一念念“云开”这时太阳就出来了,那些水雾就被太阳驱散了。

    智者老人留下的竹器蒸笼,信宜老人民,就学着做竹器蒸笼目的是怕有云开山曾经有过的灾难,当然,后来那些竹器蒸笼便成了信宜人新经济产业,如今也走向海外。据说那些竹器蒸笼是云开山传说的见证。

    蜿蜒爬行的上山公路,我们坐在车上欣赏风景,别有一番韵味,树在往后退,路前的风景向我们涌来。我们在画中游,如果不是汽车轻微的发动机声音提醒我们,我们还以为是天上的神仙呢!

    我们坐的车是进口丰田旅游中巴车。那种车性能非常好,故我们很少听到发动机工作的噪音。

    汽车走在弯道上,我们很明显感觉是在爬山,有人问我儿子,问他见过这样的爬山山道没有,我儿子说:“那是山路十八湾”。朋友们说:“爬信宜云开山,一千道湾也有。”

    关于爬信宜云开山,我想到家乡的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如今迈步从头越”的雄伟壮观。娄山关后来我们不去了,遵义到茅台的高速路痛了,娄山关至少公路穿越山洞就行,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勤劳缩短了山与人的距离。

    爬信宜云开山,我回到四渡赤水之战的七里坎战役。七里坎那个地方,上山就是七里长的弯道,如今信宜云开山的爬山山道,似乎是七里坎山道复制过来的,我感觉到信宜山水让我十分亲切,我似乎回到魂牵梦绕的家乡,而这种感觉只有离乡多年的游子,才会品出故乡的厚重。

    高山上的蝉鸣声,更显得青山更加幽静,而只有高山上的这种蝉鸣声,才是高山或高原山上的独特证据,它的叫声是“懒懒懒......”它不知道谁在懒不做事。是我们这些游客么?

    山脚下的蝉鸣是“知了,知了”。也许它们知道我们来品味云开山的风景,有的蝉为我们鸣叫:“热死了,热死了”。也许蝉在为我们游客呻吟。

    我把蝉鸣声告诉儿子,儿子说那是公蝉用蝉鸣声呼唤它女朋友。母蝉是不会叫的。也许儿子说的对,他毕竟看过《昆虫记》如今是昆虫百科小全书啦!

    蝉鸣声让我记忆回到故乡,我的童年没有去捕蝉来做玩伴。但也没有少被父母挨骂,可蝉被捕到之后,用线拴住脚,蝉飞起来带来的快乐,那笑声充满家乡的山谷。如今孩童快乐,早被变形金刚玩具取代,我们上世纪七十年代儿童了。如今孩童的快乐,被那些商人市场化了。有商人说要赚钱,盯紧女人和小孩,他们的钱最容易赚,如今回想我的童年,那些商人的赚钱真理也不对!

    采风车走到半山腰,雾很重,我们的车在浓雾中穿行,这时太阳躲进云层里,跟我们这群人捉迷藏。浓雾让云开山更加神秘,它象一位神秘仙女,等待我们这群文人用诗句解开他心中的动人故事,时而感觉它像一位处子,它心中装下大地众多传奇。

    “车到山前必有,路上都是丰田车”。也许是我们爬信宜云开山的写照。弯路上看见没有路了,转一个弯又见了公路,而公路上如今只有我们一辆丰田车。信宜市委那辆车,早也到了山顶,因为我们在云开山保护区管理处休息。所以我们如今落后于他们,我们还在云开山路上爬行。

    云开山景区也是最近几年才开放出来的,1972年才把路挖开,最近的几年才把公路打成水泥路。有了路云开山才有开放价值,有了路才有更多珍贵游人。

    云开山顶有广东和广西两省卫星电视发射塔。因为有它们才为信宜发展云开山旅游打下了坚实基础。山区信宜的财政收入,要做好云开山的路,有些难度,我听了导游和介绍,我明白了云开山是搭上了两座卫星电视发射转播塔快车,信宜人民开发云开山景区也如此!

    山路弯弯,弯出信宜人的苦和甜,也弯出信宜人的爱和恋。爬山路道坐在车上像坐过山车。天公不太作美,好像要下雨,浓雾下的云开山给游人更多神秘。

    车终于到了山顶,前面没有去路,路的尽头是电视发射塔。我们只有下车。

    我们登上了云开山的大雾岭主峰,我们这些网络作家开始照相,那种高兴劲,我们永难忘,我们也难也用笔来描写。当然,信宜电视台在拍摄这一切记录,那些摄像记者拍纪录片有我们欢乐时刻。

    上山顶,我儿子王自成抗着采风大旗。我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是否预示着一代一代游客亲近云开山传承下去。

    我们在大雾岭合影,原采风计划是进电视发射塔参观,可在开大会期间,参观的事就免了,那需要省委有关领导批示去参观的!

    我们在电视发射塔旁边合影,那些风景再次引来40多个网络作家留影。这时也是1点过了,加上高山上的良好空气,采风成员肚子都饿了,信宜的作家们带来的馒头,成了我们的美食,我儿子背包里的包子。成了我们口中的美味。信宜的作家朋友给我儿子开玩笑,他们说我儿子,这里空气好,负离子含量高,你课可以用口袋或背包装一些下山去,回家用。我儿子说,我老家的空气也很好,樟木头第二故乡也是旅游城市,生态城的建设也让游人留连忘返呢!

    下山的路与来时路一样,也许很多人不走回头路,人生之路也如此,因为这样会错过很多风景,导游说我们可以走原始森林路,可以零距离体会云开山森林里的动植物。西篱老师走了几百米。她穿着旅游鞋,不方便走原始森林。她放弃走原始森林坐车下山。

    美女诗人雪妹妹卷起裙子,我们开玩笑说要脱了裙子过原始森林,以诗人独特方式与森林接触。她说想得美,我们是有距离与大自然接触。

    梅芳在前面带路,好多珍贵的花草与我们谋面。脚下踩着厚厚树枝和腐烂的树叶,软软的感觉倍感舒适。当然,下坡路容易摔倒。这不,摔倒的妹妹诗人,赢得一阵阵欢笑,那欢声笑语在树林里回荡。压倒一片让我没有了减肥有了优势,诗人美女如是说,这种话语让我们采风队伍永远难忘。

    女人都爱好花,男人更爱那些女人。男人是山,女人是水。男人的伟岸和女人水的温柔,在这支采风队伍里得到体现。男诗人与美女诗人携手共进,演绎了一段美好友谊,而给我们留下的是美好记忆。

    女作家拔那些美丽的花草,导游劝我们要爱护大自然给予我们的美,他把那些花草种回去,那种认真神态,让我瞬间感到他的伟大,肃穆起敬。他在就是很多大自然保护者之一。他说那些花草都有生命。有些花草是珍贵物种,只有云开山才有,破坏了是他的罪过。

    吴书记边走边拍美景,他可是摄影家。那些树和花草,还有那些石头,吴书记都没有放过照相创作作品!我们也跟着吴书记一起拍。

    只为欣赏吴书记拍摄美景,他从不同角度拍摄同一棵树,我们就跟他请教,这棵树如何创作摄影作品,如何渲染着个主题。宣扬一个什么信念。他耐心地回答我们,他说要看了片,然后看灵感去命题,命题可是一副摄影作品,画龙点睛之笔,吴书记拍摄那些美景认真专业精神。让我十分感动,也让我十分敬佩。他说在这片原始森林里,他找到了创作灵感,也找到了大山给予摄影家的厚爱。我明白吴书记的心情,我们只是默默跟在吴书记后面,享受吴书记的喜悦。

    儿子不时碰一下小树,树叶上的水滴落在行人队伍身上和脸上,凉凉的水引来阵阵欢笑。前面先头队伍的歌声,在山里回荡。是那些歌声告诉我们,他们没有走多远。歌声在为我们带路!

    一路上,我们除了看见那些珍贵树木花草,还看见珍贵的蘑菇,但我们不敢采,也不能采。它属于云开山的,也是云开山独有的。

    我们快到山脚。我们很幸运看到透明的蛇,它发着微光。它的造型像一个“8”字,静静地躺在大树旁的树枝上,任我们摄影。它似乎成了我们采风队的特殊模特。美女诗人们经过那条小蛇,吓得脚软和惊叫。我说不要吓跑了那条美女蛇。导游说那条小蛇好像冬眠了。否则咬了人,命就没有了。漂亮的蛇与女人一样有毒,我听说过香水有毒,但我没有体验过漂亮女人有毒,如今导游说漂亮的蛇有剧毒。于是我联想到美女蛇。以及美女蛇的民间故事。美女诗人说她就是美女蛇,她要穿越时空,成为男人追捧的美女!

    山脚下汽车队在等采风队伍,电视台和报社记者们也在等采风队伍。电视台的记者在抓拍走出原始森林的作家,那些美女作家在溪水旁洗她们美脚,凉爽的溪水。让游人沁人心脾,她们不想走,欲美容她们小脚!

    车队上的负责人知道走出原始森林作家们,消耗 不少体力,不断给他们零食增加能量,减少饥饿带来的痛苦。

    下山的路车走得真快!也许是我们饥饿了的原因,早些吃午饭是大家期盼的!也许司机也明白大家的期盼!

    下到山底,我们开始感觉耳鸣!并且有些痛苦。我儿子告诉我,那是高原反应,高原的大气压造成耳鸣,只有用手捏住鼻子,肚里努力向外吐气,重复几次就好了。这些采风作家如是做了,他们的痛苦减轻很多。称我儿子是小百科。我儿子说那1700多米海拔高山,跟山脚下的海拔不一样,海拔落差惩罚人类适应。

    桌上的美味,西篱老师没有怎么吃,她说她晕车难受。而我们不是晕车。桌上的美食成了我们的牺牲品。特别是这家农家了做的鸭美食,鱼美食更让我们喜爱,我发觉有生以来,可以算得上最美的饭菜了,也许,我们太饿了!只有饥饿才感觉美食之美,人生也是这样,也许随特殊饥饿,去吸收那些对人生有用的营养!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