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作品网络版 > 2013年第1期 > 正文
【校园苗圃】张文胜:《建筑物之上的农民工》(组诗)
点击数:852    更新时间:2013-4-3 18:22:01    

 

建筑物之上的农民工(组诗)

文 张文胜

   

一栋接着一栋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却似乎与他们无关。他们打坐在破烂的地面上,围成一个畸形的圆圈,抽着自制的烟卷,喝起度数较高的烧酒。在不用动工的夜晚,他们选择看月亮,拉拉家常,开起自嘲的玩笑,等夜深人静时,再暗自哭泣。

比起他们的家人,城市的建筑物只是一堆摆设,它们见证着城市人的幸福变成未知数,见证着农民工背井离乡的历史。

 

陈 伯

陈伯是一个水泥工

一双黄色的塑胶手套

他每用一次便要洗一次

不舍得花钱买新的

 

陈伯到了退休的年龄

大儿子却跟女人私奔了

妻子在家务农,满身疾病

小儿子今年高中毕业

刚拿到大学入学通知书

陈伯想到听话的小儿子

心里好像有一阵激流涌过

 

但陈伯还要按揭买房

小儿子的学费没了着落

小儿子说出去打工不上学

陈伯狠狠地抽了小儿子一顿

说拼死拼活也要供他上大学

 

于是陈伯死不肯退休

小儿子申请了助学贷款

陈伯决定和年轻农民工一样

夜晚和白天一样苦干

他想,再累也就那么几年

 

为了给小儿子寄生活费

陈伯继续背井离乡

从北方辗转到南方

堆砌城市的砖砖瓦瓦

让额头皱纹的条数记录他的年龄

 

电焊工

电焊工李大叔今年三十八

做电焊工一做就是二十年

在他的脑海里

城市是用电焊焊起来的

 

他说成年之前他喜欢放烟花

每次看到天上的星星

他就会想起残缺的童年

想起贫穷的父母

想起跟老板出走的女友

 

他说,在被学校开除的日子里

他一个人流浪到城市的建筑工地

让老乡介绍一份工作给他

一看到火星闪闪的电焊

李大叔内心是欣喜万分

于是要了一份电焊工的工作

 

李大叔喜欢看星星

包括夜晚和白天

于是他勤劳地焊电焊

他说火星会让他想起残缺的童年

每想一次内心便被针刺痛一次

他只能日夜不停地工作,用汗水

麻痹自己的疼痛,痛并快乐

在疲惫的夜晚可以睡在幸福的床上

麻痹世俗的纠纷,这就足够

手机游戏

中午没有午睡

只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

吃过午饭的钢筋工小王靠着墙壁

打开手机,点击反恐精英游戏

他渴望在游戏里报仇雪恨

 

两点钟左右的太阳

炙烤着不剩多少汗水的工地

炙烤着玩游戏发泄的小王

他多希望下一枪

就能命中拖欠工资的房地产老总

在虚拟世界进行一次强烈抗议

只为让劳累的身体和心灵

得到理所应当要有的午睡

 

但钢筋工还是被狙击手击毙了

只能怪他实在太累,状态不好

实在打不起一点儿精神

哈欠是一个接一个不停地打

打完之后又带着不服输的愤恨

继续让过度工作的身体和骨骼开工

超负荷地使出力气

想象用钢筋钳把老总剪成光头

 

《到饭馆里喝酒,顺便看看电视》

好不容易遇到老板醉酒撞车出事

工地里的农民工停下手头的事务

拍拍身上厚厚的水泥和尘土

用手抓抓蓬乱的头发

结队成群到工地附近的一家饭馆

点几盘花生米,买几瓶烧酒

好好庆祝一番

 

两年没有回老家河南的老张

叫服务员把电视开到电影台

他告诉工友,他的小女儿自小喜欢看电影

有一次看到一个关于农民工的影片

高层作业的一个小伙子从十六楼不幸摔死了

其他工友说老张酒喝多了

尽会乱说话,况且现在出事的

又不是咱们农民工,而是那该死的工地老板

一个经常恶语伤人的屠夫

 

老张说他没喝多,他只是想女儿了

他还说他担心孩子她妈跟别的男人有一腿

整整两年,足够一段出轨开始和结束

工友们听完后一片沉默,继续喝酒

 

服务员应其他客人要求,把电视开到《社会与法》

节目里正讲述着扫黄打黑的民警,打掉河南一个黄巢

这下老张心里更加没底了

孩子他妈总不会为了钱去坐台吧

老张脑子一片空白

像被工友们抓光了的花生米碟盘

灯光下,空荡荡的还散发着刺眼的多余的光

 

八月十五的月亮不圆不亮

中秋节的工地没有接到放假归家扫墓的通知

干着活却心不在焉的四川来的一个女工

一大早就开始低着头

好像连抬头的力量和勇气都没有了

 

她不害怕工地里随时可能会扎死人的钢筋

即使是从高空掉落的泥砖头

砸下来也不能吓着她

她此时唯一害怕的

恐怕是今年回不了娘家探亲

顺便扫墓,看看两岁大的女儿

 

她就这样无精打采低着头过了一天

在夜深人静时,她独自一人

才敢把低了一整天头抬起来

望向天空,寻找家乡那颗圆圆的月亮

她找来找去,找了将近两个小时

可圆圆的月亮就是迟迟没有出现

 

她只找到一颗黑色的圆圈

圆圈里有一张家婆笑不起来,紧巴巴的

皱缩的老脸,还有女儿哭得不肯入睡的场景

她最终还是低下了低了一整天的沉重的头

恐怕在这个节日里抬头,对她来说太奢侈了

就连最后的勇气就这样消失了

在中秋夜晚,埋葬在没有假期概念的工地里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