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作品网络版 > 2013年第1期 > 正文
【小说世界】雨街:《出售合约》
点击数:1000    更新时间:2013-4-3 18:43:52    

 

出售合约

 

文 雨街

 

1

“累了一天了,回家好好休息吧。”

悦耳的女声响彻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往常这个时刻是林晨晨最快乐的时刻,可是今天她忍不住诅咒起这独特的放学铃声:神经病,你以为这样的铃声比传统的铃声高明吗?你怎么知道我回家能好好休息?如果你拿着一份不及格的试卷,去面对一个超级唠叨的老妈,你还能好好休息吗?

夕阳把林晨晨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像一段忧伤的心事,把整个校园都笼罩出一片凄惨的寂静。林晨晨不想回家,她多希望自己是一只鸟,居无定所,快乐流浪。林晨晨可以想象出老妈会怎样唠叨,声泪俱下忆苦思甜,没有效果之后,会搬出九泉下的老爸,凄凄哀哀地说,你怎么对得起你的爸爸,他临死前还帮你补习数学,你的数学成绩是他最放心不下的。

林晨晨不喜欢听妈妈夸大其词,爸爸最放心不下的是,妈妈能不能快乐生活,自己能不能健康长大。很多时候,林晨晨想和妈妈说出这些话,但是担心会招来妈妈声嘶力竭的骨灰级唠叨,还是忍了。

家门口到了。林晨晨在门口踌躇了一会,还是鼓起勇气拿出了钥匙,忍吧忍吧,唠叨又不会死人。

厨房里飘出可乐鸡翅的香味,妈妈听到开门的声音,从厨房探出头来:“晨晨,茶几上有温开水,快喝了,盘子里是刚切的菠萝,别吃冰糕啊,饭一会就好。”林晨晨默默地喝水,吃菠萝,抑制吃冰糕的想法,乖乖等着吃饭——听话一点,等会也许不会很惨。

“数学测验怎样啊?”饭菜上桌,妈妈夹了一只鸡翅放在林晨晨碗里,关心地问。

“不太好。”林晨晨小声说。

“不太好是多不好呢?六七十分也凑合了,你的数学底子薄。”老妈的眼底掠过无尽的失望,还是尽力克制,努力给希望留一席之地。

“三十八分。”林晨晨的声音低低的,头也低低的。

家里突然就静下来。老妈仿佛凝固了的石灰,一动不动。

“妈妈,我会努力的,下次,下次我一定考好。”

“下次,还有下次?为了你数学成绩赶上去,我请最贵的家教,一个小时八十块钱,你呢?连家教工资都考不到?你还有良心吗?妈妈一个人带着你,照顾你吃照顾你穿,你要什么妈妈给你买什么,对你没别的要求,就是希望你有个好成绩,将来考个好大学,也对得起你九泉之下的爸爸,让他含笑九泉。可是你呢,你就考个三八的分数来应付妈妈,你这个分数是骂妈妈呢,还是骂你自己呢?我对你,简直是绝望,简直是无话可说!”

林晨晨突然也爆发了,她把一碗鸡翅扔在地上:“无话可说就什么都别说!我宁可吃窝窝头,也不愿听你的唠叨,活受罪!”

林晨晨摔门离开。

2

林晨晨不开心的时候,喜欢去一条小巷,小巷很古老,两边是成排的洋槐,花季时,小巷里飘满了甜甜的花香,林晨晨会采一枝槐花,去掉花心,花蒂,轻轻吮吸,嘴里就会泛出甜甜的香,所有的不快乐也随之消失了。

可是现在,不是花季,槐树葱绿的叶子,在风中招摇。林晨晨蹲在一棵槐树下,托着腮,流着泪想心事,其实,如果老妈不唠叨,她是一个很好的老妈,如果自己忍一忍,事情不会这么糟糕。

有个男人走过来,穿黑色的燕尾服,戴着一顶西部牛仔的帽子,林晨晨忍不住笑了,燕尾服,貌似只有李咏在执着地穿,并且成为一道独一无二的风景,没想到现实中有人效仿。

“小姑娘,一个人在这里,受妈妈的气了吧?”男人走过来,和林晨晨搭讪。

小巷里依旧很安静,长长的小路,只有林晨晨和男人两个人。林晨晨害怕起来,转身就跑,男人追上来:“小姑娘,不要害怕,我只是想和你做笔生意。”

林晨晨慌张地摇摇头:“我不懂做生意,你找错人了。”

男人诡秘地笑笑:“小姑娘,你有一样宝物,我收购了,可以赚钱的。”

“什么宝物?”林晨晨好奇,害怕,睁着大眼睛看着眼前怪怪的男人。

“就是你妈妈的唠叨。”男人低声说。

林晨晨张大了嘴巴:唠叨也能收购?

男人点点头:“小姑娘,我是一个有超能力的人,你别多想啊,我保证不会伤害你,我开了一个唠叨收购公司,就是专门收购唠叨,然后,从唠叨里提炼出一些成分,制成药物,专门治疗各种疑难杂症,比如说,爱无力症,恐惧孤独症……”

林晨晨不相信,这个男人一定是骗子,一定是,网上那些打着养生旗号的骗子多了。

“我不相信你。”林晨晨跑开了,她不敢再在小巷里停留,小巷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感觉有了杀机。

还是回家吧。林晨晨终于决定回家。

3

家里很安静,林晨晨扔在地上的饭菜,老妈已经打扫了,餐桌上放着一张纸条:晨晨,饭在微波炉里,你按一下加热按钮就好了,再生气也不要亏待了自己的肚子!有温暖的东西在林晨晨的胸膛里荡秋千。

林晨晨热了饭,坐下来吃,门锁响了,妈妈回来了。林晨晨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去面对妈妈,抬起头却大吃了一惊:那个燕尾服男人,跟在妈妈身后,对着她微微地笑。

妈妈走过来,摸摸林晨晨的额头:晨晨,你怎么了?表情怎么这么怪?

林晨晨说不出话来,用手指着妈妈后面:妈妈,你后面,你后面……

妈妈扭身看看,莫名其妙地摇摇头,我后边是门啊。燕尾服男人朝林晨晨摆摆手:“你妈妈看不到我的,也听不到我和你的对话,相信我,我真地有超能力,不信,我现在可以让你妈妈去睡觉。”男人话音刚落,妈妈就打了个呵欠,掩着嘴说,晨晨,我好困啊,可是,我还是想说,请你原谅,我努力改正唠……妈妈的“叨”字没有说出口,就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燕尾服男人得意地说,林晨晨,相信我了吧,我说过,我有超能力的,下边,我们可以谈论一下出售唠叨的事宜了吧?

林晨晨傻傻地看着燕尾服男人,他从包包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开机,点开一个文件夹,显示出一套FLASH动画。“这是什么?动画片吗?”林晨晨问。

男人摇摇头,解释说,这是我制作特效药的流程,我给你演示一下。画面上是几个精致的玻璃瓶,写着低等,高级,骨灰级的标签。“唠叨分为几个级别,级别越高,可以提炼的有效成分越多,比如骨灰级唠叨,从里边提取的成分,可以治愈冷酷病,忘情症,这是一般医学上解决不了的难题,骨灰级唠叨可以轻易治愈。”林晨晨看着几个小瓶,在屏幕上蹦来蹦去,一股股的烟雾从小瓶里钻出来,有淡蓝色的,有暖粉色的,有大红色的,男人指点着一一解释:“这就是提炼出来的有效成分,淡蓝色的是父亲的唠叨,暖粉色的是恋人的唠叨,大红色的是母亲的唠叨,大红色的最珍贵,就是这种骨灰级别。”

林晨晨恍然大悟:“你是说我老妈的唠叨,是最高级别的,对吗?”

“对,我可以开出一个你满意的价格,你得到了钱,还不再听老妈的唠叨,不是两全其美吗?”男人盯着林晨晨的眼睛,极力煽动林晨晨出售唠叨。

“可是,出售唠叨,会对我老妈的身体、精神造成伤害吗?”林晨晨有些动摇。

“当然不会,我保证,你妈妈还是以前那个健康的妈妈,我们可以签协议的,你签字后,我就可以拿走你妈妈的唠叨,并且付给你一万块钱。”

林晨晨点头答应了,反正出售的只是老妈的唠叨,老妈还是自己的好老妈,没有唠叨的老妈,该是多么好的老妈啊!想到这里的时候,林晨晨拿起笔,在男人的协议书上签上了林晨晨三个字。

4

燕尾服男人离开了,老妈睁开了眼睛,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机,边看边吃零食,瓜子皮吐了一地,薯片的包装盒随意地丢在茶几上,林晨晨有些吃惊:老妈的洁癖哪里去了呢?房间一尘不染,不,纤尘不染是她老人家的习惯啊。

“晨晨,倒水。”老妈喊她,林晨晨怔住:“倒水做什么?”

“我喝。”老妈回答,林晨晨倒水过来,递给老妈,老妈眼皮都没抬一下,淡淡说了声“谢谢”,喝完水,继续躺在沙发上看漫长的韩剧。

“妈妈,明天升旗,我的校服洗了吗?”

“洗了,没熨,你熨。”妈妈说话真是简练啊,两个字就是一句话。林晨晨熨着校服,电话响,妈妈喊她:“晨晨,电话。”林晨晨接电话,那边说打错了,林晨晨回来看到校服给电熨斗烫皱了,大叫起来,老妈慢腾腾走过来:“没坏,皱点,没事,凑合。”林晨晨忍无可忍,大吼大叫起来:“明天我是护旗手,穿皱巴巴的校服算怎么回事?老妈,你快想想办法吧!”

“办法,没有,困了,睡觉。”老妈说了这天的八个字,回了卧室,剩下林晨晨,和一件烫皱的校服,还有一地的狼籍。

林晨晨蹲在地上,抱着头,回忆关于老妈唠叨的故事,不知怎么的,没有了厌恶,居然有了点滴的怀念。

林晨晨穿着皱巴巴的校服,蔫蔫地站在台子上,打个敬礼也没精神,没有唠叨的老妈,怎么没有变成想象中那么可爱啊?

郁闷的林晨晨,不知道该怎样排解郁闷,下课时,她对几个好朋友说,今天我生日,请大家吃饭,都不要送礼,一个人送一个笑话就成了。

好朋友苏小纯说,晨晨,你不是上个月才过完生日吗?

林晨晨不耐烦地说,上个月是阳历生日,这个月是阴历生日,我高兴的话,天天过,谁也管不着。苏小纯撅着嘴巴不说话了,看在平日死党人不错的份上,就不计较她的过分了。

林晨晨还邀请了一个男生,班上的数学尖子,人不太帅,但个子很高,脑子很猛,这点着实让林晨晨欣赏。

林晨晨点了一桌子菜,把几个好朋友都吓住了,这得多少钱啊?林晨晨疯了吗?

林晨晨拿起一杯啤酒,咕咚咕咚喝下去,指着大家说,今天谁让我高兴,我就给谁一个红包。林晨晨这样闹的时候,她的老妈走过来了。

“晨晨,干嘛?”老妈拿过她的酒杯,平淡地问她。大家都认出是林晨晨的老妈,赶忙站起来,叫阿姨。林晨晨老妈点点头说,坐下,吃吧。又拍拍林晨晨的肩膀:“喝酒,伤身,自己,注意。”说完,转身就走了。

数学尖子郁闷地看着林晨晨老妈离去的背影,不怕死地说:“林晨晨,你妈妈这样,很不负责,虽然我不喜欢我老妈的琐碎唠叨,可是,你妈妈这样,也有点过分,哪里像当妈的?还有,她说话怎么两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啊,和机器人一样的。”

苏小纯拽了一下除了数学什么都不懂的书呆子,笑嘻嘻地用饮料换下了林晨晨的啤酒,拍着她的肩膀,哄小孩子一样说:“乖乖的,喝饮料我们一样开心的,橙汁,富含维生素C的。”林晨晨一把搂住她,呜呜地哭起来,哭够了,她说了一句让苏小纯崩溃的话:小纯,你真好,像我过去的妈妈!

苏小纯送林晨晨回家,林晨晨呜呜咽咽地哭个没完,她告诉了苏小纯出售老妈唠叨的事情,苏小纯也吓了一跳,真得有超人哦。苏小纯和林晨晨路过那个小巷,坐在巷口的青石板上,听巷子深处传来伤感的二胡声。

“世界上哪里有不唠叨的妈妈啊?唠叨还不是因为关心啊?我觉得,你出售了老妈的唠叨,也就出售了老妈的爱心,你说对不对呢?”苏小纯帮林晨晨分析。

林晨晨瞬间醒悟:是啊,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呢,原来我出售了老妈的爱心。不行,我得找那个男人要回来。

怎么找他,怎么要呢?苏小纯蹙着眉头说。

我有办法,那份合约,他留下了姓名和电话,超人也是人,他也用人间的东西,比如手机,电脑。林晨晨跳起来,拼命往家跑,她要找出那份合约,努力赎回被出售的唠叨。

5

林晨晨拨通了男人的电话,约他去小巷见面。很快,男人来到了小巷,他面色很平和,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赎回唠叨,是吗?”

林晨晨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很多顾客都这样的。可是,因为合约的存在,唠叨是无法赎回的,我是收购公司,不是典当行。”

“可是,你说过,出售唠叨不会影响我妈妈的身体和精神……”

“是啊,我说过。”男人快速地打断了林晨晨的话,“你妈妈身体好像更好了吧,少操一个人的心,可以节约很多精力能量的,至于精神,我觉得除了说话简短点,她很快乐啊。”

“是啊,我妈妈几乎不会说话了,两个字两个字地往外蹦,像个机器人,这叫健康吗?”林晨晨反驳男人。

“怎么会不健康呢?她只是对你的话少了,对别人,还是一如既往啊。我们合同上好像没有提到说话字数的问题吧?“林晨晨明显不是男人的对手,林晨晨难过地哭了,妈妈养了自己十几年,自己却出售了妈妈最珍贵的爱心唠叨。

林晨晨越想越伤心,干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男人有些慌张,他蹲下身子,耐心地说,林晨晨,不要哭了,一会有人路过,该说我欺负你了。

“你就是欺负我了,你这个大人欺负小孩,骗走了我妈妈的唠叨。你要是早告诉我,我妈妈的唠叨里有爱心成分,我绝对不会卖的。我爱妈妈,我只是讨厌她的唠叨,你凭什么骗走我妈妈的爱心呢?”

“如果还给你唠叨,你会怎么样?”男人问道。

林晨晨的哭声戛然而止,瞪着大眼睛,想了一会说:“我还是不喜欢,可是我不会再出售妈妈的唠叨,我会和她沟通,用我自己的方法,去除唠叨,留下爱心。”

“晨晨,你终于长大了。”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晨晨身后,男人开心地站起来:“小玲,我们成功了。晨晨终于会全面地看问题了。”

经过一刻钟的短路之后,林晨晨恢复了正常,哪里有超人,只是妈妈和这个男人合演的一出戏罢了。林晨晨顾不得生气了,唠叨依旧,母爱依旧,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事呢?

林晨晨的老妈,刘小玲同学,很认真地举手宣誓:留下母爱,戒除唠叨。

林晨晨笑了,转向超人男人:“谢谢你啊,叔叔。叔叔,你是做什么的,怎么想出这样一个点子?”

“他啊,可厉害了,师范大学计算机专业的讲师,家长学校的名誉校长,一般人可比不了。”林晨晨妈妈由衷地赞美,被赞美的超人脸没红,刘小玲同学的脸却超过了西天的云彩。超人很受用的样子,得意地朝妈妈眨眨眼。

林晨晨从眼神中看出了门道,坏坏地笑了,好日子来了,从此,家里会有一个家长学校的校长管着家长,自己这棵单亲的小苗苗,终于可以享受更全面的阳光雨露了。

  唠叨的是爱,是成长的阳光和雨露。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