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中心 > 作品网络版 > 2013年第1期 > 正文
【小说看台】重庆霜儿:《车厢里的律动》
点击数:863    更新时间:2013-4-3 18:45:19    

 

 

 

                  车厢里的律动

文 重庆霜儿

玉手纤纤,十指尖尖。点点红蔻在小巧精致的白色iPhone上轻盈的翩跹飞舞。

“老公,我在114公交上了,半个小时就到了!”她很优雅地靠着椅背,悠闲地晃荡着红色的高跟鞋。

“老婆,车上挤不?有没座位?”手机屏幕上指尖记忆的头像关切地跳动着。

“亲爱的放心吧,我坐在特殊座位上呢,没有人会挤到我。”她扭头看了看窗外,秋天的太阳软软地照在城市上空,空气中漂浮着厚厚的尘埃。整个城市都在扩建,一座座新楼和一排排在建工地从车窗外飘过,只有车窗内她头顶上方的“老弱病残孕座”几个红色的大字一成不变。

“老婆,我好想你!好想你现在就出现在我面前啊。”指尖记忆的头像顽皮地跳动着。

她心里偷偷地笑了,指尖记忆是她的网友,相识半个多月了,两人很聊得来,早就相约见面的,只是由于工作和时间上的错位,到今天才约到一起。

她的工作很清闲,老公经常在外出差,两岁的儿子由妈妈带着。她下班后通常就是逛逛街,会会友,上上网,时间过得悠闲而自在。她尤其喜欢上网,喜欢网上无拘无束自在放纵的生活,她讨厌现实的生活琐碎,更准确地说是对现实有种漠视。她在网上扮天使,扮魔鬼,她用不同的身份,和不同的异性结交,也时常趁老公出差的间隙跟不同网友见面。她喜欢享受男人们的追捧,喜欢那种让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感觉。

“请发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主动给老弱病残孕和带小孩的乘客让座。”车厢里响起机械而熟悉的广播声,汽车又过了一站。每次乘车,她都是尽情畅游在网络世界里,凭着这个声音判断到站的时间。

过了航天职大站,车上的人开始多起来,过道上陆续站了满了行人。

一位三十来岁的妇女牵着五六岁的小女孩挤上了车。妇女一手抓住座椅扶手一手紧握女儿的手,在过道上张望了一阵后把女儿扶到了她的面前,因为她的座位在第一排,有很大一块空地。

她挪了挪脚,斜瞄了眼女孩儿。小女孩儿的手紧紧地抓住前排的扶手,由于个子小,手举得太高,脸涨得通红。看到她抬起头,小女孩儿用清澈的眼睛巴巴地望着她。

“嘀嘀嘀……”QQ头像又欢快地跳起,她赶紧低下头,继续用十指优雅地点着屏幕。

“嘎”,汽车一个急刹车,她由于惯性向前倾了倾,手中的手机差点掉落在地,她很恼怒地皱了皱眉。

跟前的女孩哇地哭了起来,她的小手从扶手上滑落,身体失去了重心向旁边倒去,下巴一下子撞到座位的扶手上。女孩儿的妈妈忙伸出手紧紧地扶住孩子。

“妈妈,我要坐。”女孩子哭着对妈妈说。

妈妈再次环顾了下四周,轻声叹了口气,无奈而温柔地安慰着孩子:“宝贝,咱们再坚持一会儿,再过两站就到了。”

她点开“中国好声音吧”,看到有人在骂她支持的选手。她很生气,赶紧跟贴痛骂:你们这些古板的SB懂什么?人家生活作风关你们P事……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老妈的号码,心想,一定是老妈来罗嗦她去陪儿子过周末。她把手机挂了,并设为拒绝接听,她不想被老妈打扰。她低下头继续在论坛里闲逛,QQ里的好友Q着。

随着广播不断地重复,车厢里的人越来越多,过道上都挤得水泄不通。

一对七十来岁的老人被人潮挤得到了她的面前,用企求的眼神望着她。见她半天没反应,老婆婆用手紧抓住座椅扶手,挪到了她的脚头。这个老婆婆患有严重的哮喘,不时地喘气和咳嗽。她扭地头,身子紧紧地贴着车窗,感觉那唾沫星子都溅到她身上了。她很厌恶,坐公交车真烦,什么样的人都得挤在一个车厢里。等我有了私家车,我再也不挤这破公车了。

车厢里的温度高起来,她感到无比的燥热。她推开车窗,一股冷风扑来,吹得她的红色头发飞了起来。她赶紧关上窗,用手机的镜子照了照。出门刚粘上的假捷毛还弯弯的翘翘的,脸还是粉白粉白的,嘴唇上的唇彩还鲜嫩鲜嫩的。她很满意地关了镜子,她对自己的容貌充满了信心。她常常想,象她这样的姿色没被哪个星探相中,真是影视界的一大损失。她相信等下这个网友也会跟她差不多都忘了的那些网友一样,为她发狂的。真是便宜那小子了,要不是很久老公没有回来,自己也不会这样主动的,唉,反正闲着也是闲还不如弄点浪漫来打发时间。

她的心情好起来。并随意地发了个笑脸过去。

这时,那老婆婆的身子贴到她腿上了,她用力地晃了晃腿。要不是看在上了年纪的份上,她真想一脚踹过去。“额,你站好点嘛!都压到人家腿了!!

老婆婆歉意地说着:“对不起。”并向后退了退,旁边的人随着车的开行慢慢律动,又把她挤了过来。正在老婆婆手足无措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

“老人家,后面来坐吧。”从后面挤过来一位中年妇女,把老婆婆牵到了她后面的座位旁。

“儿子,起来让婆婆坐。”

一个中学生模样的的男孩气嘟嘟地站了起来:“干什么嘛,人家才坐下。”

“不用了不用了。”老婆婆一个劲地摇头。

“老人家你来坐。”中年妇女用力地把老婆婆按到座位上。

“谢谢!谢谢!”老人感激地不停点头。“还是有好心人照顾我们老年人。”

“没什么的,这是年轻人该做的事。”妇女一边说一边用手去抚摸男孩,她看到她儿子鼓着腮帮在生气。

而她的儿子却生气地甩开她的手,由于用力太猛,妇女的身子趔趄着碰到了座椅上。

“你怎么了嘛?难道给老人家让个座位不该吗?你们现在的学校没教育你们尊老爱幼吗?”

“那么多大人都坐着,凭什么要我让座位?”

“如果你们的爷爷奶奶在车上没人让位会怎么样?如果都像你们这样,那你们老了会怎么样?你们这些年轻人身强力壮,站一会儿有什么损失……这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你就是不能丢掉,这是起码做人的素质。”

妇女的责骂已经不是针对她儿子一个人了,她感觉那妇女的眼睛分明在冷冷地梭着她。

她感觉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她。她转过头看了看,领座的女孩儿正头戴耳麦,陶醉地闭着眼睛听歌,而对面的帅哥正歪着脖子在睡觉,晶莹的口水挂在嘴角。

她很生气,大家都是花钱坐车,凭什么年轻人就该让座?简直是神经病!TMD,她气恼地在手机屏幕上写着,并不知不觉点到了发送键。

“怎么了亲爱的?”指尖记忆的回应很快。

“真倒霉,遇到个神经病!”

“你没事吧?我的心肝,要不我找兄弟过来弄她帮你出气!”

被人宠着真好!她又感到了一阵开心,扑哧地笑了,发了个拥抱的表情过去。

这时,手机又响了,她一看,是老公的号码。

“老婆,你在哪里?赶快去324医院,宝宝出车祸了。”老公的声音很焦急。

“啊?怎,怎么会呢?妈妈看着他啊。”

“你还说,叫你把宝宝给我妈带,你嫌她没文化。现在好了,你妈过马路时高血压发作,宝宝跑出去被车撞了。”

“那,那不会有事吧?”

“宝宝,宝宝可能不行了。你妈也住进了医院。”老公的声音带着哭腔,“刚才一个好心人用你妈妈的电话打给你,你的电话老是打不通。”

她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身子有些软,拿手机的手轻轻地颤抖着,她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扶手。

“你跑到哪里去了?打你手机你为啥子不接,肇事的司机逃跑了,还是几个过路的老年人打120把儿子和妈送到了医院……”

儿子,她感到心绞痛起来,她无力的垂下手,捂住了疼痛的心口。虽然儿子从小跟着老人家过,跟她并不太亲热,但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啊。而且,医生说,由于之前堕胎次数太多身体损伤大,已经不能再生育了。

“老婆,你怎么了?怎么这么久不理我?你还有多久到啊……”

“嘀嘀嘀……”手机里的QQ头像一直不厌其烦地跳动着。她感到天眩地转,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姑娘,你没事吧?”站在面前的老大爷关切地低下头来,周围的人都好奇地看着她。

她想,还是快转车回去吧。汽车还没停稳,她就急急地站起来。

“姑娘,小心点!”老大爷看到她孱弱的样子,艰难地挪开身子,伸出一只手来扶她。

“不用了。”她甩开老大爷的手,无力地说,“你坐吧!”

“谢谢你!谢谢你!”老大爷连声道谢。

她踉跄着挤向车厢后门,她身后熟悉的广播声又响起:“请发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主动给老弱病残孕和带小孩的乘客让座!”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